張曉明唐突西施


張曉明回到北京出任港澳辦主任,表示不會在意他人的批評。資料圖片

九月下旬,中共駐港辦公室主任張曉明更進一竿,回京擔任港澳辦公室主任,還特別會見記者,談到港人對他的非議:「我自問處事無不正確,無不符合中央意旨,何必在乎他人毀譽。古人就說:『是非審於己,毀譽聽於人。』」中共幹部攀附中國先賢,是不知甚麼叫做唐突西施。

張曉明說的「古人」,應是乾隆年間封疆大臣陳宏謀,史稱「疆吏之賢者」。陳宏謀為政,「勞心焦思,不遑夙夜,而民感之」。他曾見廣西巡撫金鉷虛報開墾新田不下二十萬畝,增民賦稅,「民甚病之」,就上奏彈劾金鉷「欺公累民」,終令金鉷黜職。陳宏謀自言:「是非度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所謂「毀譽聽之於人」,是說聽憑別人議論,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為政而「民甚病之」則萬萬不可(《清史稿》卷三○七)。張曉明顯然曲解了古人意思。

中共不但做不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更連「不在乎他人毀譽」都做不到。就以張曉明轄下的香港來說,曾有銅鑼灣書店出版中共禁書,裁量中共人物,結果書店老闆李波被綁架北去,交中央專案組問罪,「毀譽聽人」云乎哉!

又本月五日,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發表《二○一七年中國報告書》,列舉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遭強行褫奪議席等事實,指出中共加強干預香港政治、司法事務,一國兩制恐將不保。當局馬上反唇相譏:「香港政府二十年來恪守《基本法》,一國兩制得以全盤實現,國際社會有目共睹,外國議會不應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他們連評論都當作「干預內政」,又何「毀譽聽人」之有。當然,與中共論理,了無意義。例如他們說「國際社會有目共睹一國兩制實現」,一句話就把美國議會、無國界記者等異議團體剔除於國際社會之外。

其實中國先賢為政,從來都主張「聽於人」,而不是「不在乎他人毀譽」。宋朝曾鞏《閬州張侯廟記》說得很清楚:「古之有為於天下者,盡己之智,而聽於人。」春秋齊桓公曾經問有國之道,國相管仲回答說:「下聽於人,察民所惡,以自為戒。」他提議成立嘖室(爭辯之室),供人論事:「人有非上之所過(非議君主過失者),謂之正士,納於嘖室。」而嘖室之議,必須執行:「有司執事者咸以厥事奉職而不忘。」桓公欣然同意說:「善!」所以桓公能夠九合諸侯,一匡天下,而獲孔子許為「正而不譎」(《管子.桓公問》)。

齊桓公的嘖室,和今天歐美的議會有點相似,却和中共的人民代表大會及政治協商會議截然不同。嘖室求直言,人大、政協却只求隨聲附和;舊中國政治家務求察民所惡所病,中共幹部却一見有人非上之所過,即拘捕判刑,謂之「陰謀顛覆國家政權」。「毀譽聽於人」,不等於「不復知人間有羞恥事」,只是張曉明不可能明白。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