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保密是外交“創造力”的一部分

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10月10日在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中心(CSIS)出席討論會(網絡截圖)
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10月10日在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中心(CSIS)出席討論會(網絡截圖)

葉林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說,美國的國家安全工作要在確保信息透明和尋求外交“創造力”之間尋求平衡。

基辛格:如果全盤透明,布什特使就不會訪華

基辛格10月10日在華盛頓智庫舉行的一場紀念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成立70週年的活動上說,具有創造力的決策有時需要獨闢蹊徑。

他說:“在傳統觀念中,透明自然被認為是可取的,保密被認為是壞事,分享信息被認為是好事。不過,如果你要問歷史是如何創造的,如果你在這個過程中採用官僚式的方法,讓很多人都知情,可能就什麼也做不成。”

基辛格對美中關係具有重要影響力,在出任國務卿前曾擔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他舉例說:“老布什總統在天安門事件之後派布倫特·斯考克羅夫特(時任國安顧問)訪問中國。如果要通過公開討論做出這一安排,會有沒完沒了的辯論。”

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美國立即宣布對中國實行製裁,並宣布暫停美中高層領導人互訪。但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特在1989年7月和12月作為總統特使兩次秘密訪華,向中國領導人傳達美國希望維繫兩國關係的意願。

基辛格說:“斯考克羅夫特去了中國,定出了一些原則,這些原則隨後才可以被人們討論,並成為政治進程的一部分。”

不過,這兩次秘密訪問被公之於眾後,白宮的這一決定在美國國內招致批評。批評者說,美國總統在“六四”過去不到兩個月就派特使秘訪北京,誤導了美國公眾。

批評美國對外戰略短視

基辛格認為,美國缺乏具有持續性的長期戰略。他暗示,美國外交政策的短視會給美國在處理美中關係時帶來問題。

他說:“美國和其他主要國家的一大區別是,美國從來沒有過直接威脅國家存亡的經歷……在美國歷史中的很長階段,我們能以觀察者的身份從事外交政策,所以我們傾向於把外交政策看成一系列可以解決的問題。但是,以中國為例,對於他們來說,外交政策是一個延續的過程,他們不認為你能解決一個問題,對他們來說,解決一個問題還會有下一個問題。這是美國總統和中國領導人會談時會出現的一個問題。”

基辛格還表示:“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持續存在危險的世界,部分原因是新的技術。在這樣的世界裡,我們的判斷不能只是為了解決眼前的問題,而是要著重於如何影響未來。這對美國來說是新的體驗,但我們缺乏在長時間裡持續做出這種判斷的、訓練有素的人才。”

基辛格:川普出訪亞洲有利和平與繁榮

基辛格在出席這場智庫活動前,受邀在白宮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川普表示,他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前就經常聽取基辛格在國際問題上的意見。

基辛格在會見之前對媒體說:“總統即將出訪亞洲,我認為這會對進步、和平與繁榮做出很大貢獻。”

預計川普將在今年11月訪問中國、日本和韓國。朝核問題將是川普就任總統以來的首次亞洲行的關注重點。

川普說,在這一問題上,美國在過去25年來一直都在走一條錯誤的道路。他說:“我們現在的道路是正確的,相信我。”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