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高铁一地两检提案遭立会泛民突袭“出轨”


香港立法会
@网络图片


立法会泛民议员朱凯迪25日动用《议事规则》第54条第4款,成功突袭政府本来希望在当天讨论的一地两检无约束力草案,导致草案未能排上议程。

高铁一地两检被林郑月娥政府视为十万火急必须尽快通过的议案,以赶及在明年第三季通车。特首林郑为此还特别腰斩立法会已经在讨论、同样由政府提出的《2017年印花税修订条例草案》。尽管泛民议员反对政府任意调动议程,惟在建制派的护航下,中止待续获得通过,立法会于是订于今天25日开始讨论一地两检无约束力的草案。

 

泛民议员在会议一开始便力阻,在质询阶段不断要求点人数,如在场议员少于法定人数,主席只能宣布流会。泛民议员的目的是企图拖延时间,下午两时许完成6条口头质询后,进行二读《2017年银行业(修订)条例草案》。一般而言,在简介发言后便会中止待续,交付内务委员会处理,然后进行下一项议程。

 

这是朱凯廸议员则引用《议事规则》第54条第4款突袭,要求不将草案交付内务委员会。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暂停会议逾一小时后,批准朱凯廸的提议,不过梁君彦态度明显急燥,多次打断朱凯廸发言并两次警告,民主派议员群起抗议后情况稍有改善。

 

议事规则第54条第4款说明:除与拨款法案有关者外,在负责法案的议员就现即二读该法案的议案发言后,辩论须中止待续,而该法案须交付内务委员会处理,除非立法会就任何议员提出的一项可无经预告而动议的议案另有命令。

 

就凭这条议事规则,会议一直拖到晚上7时50分才结束,议员仍在就是否将《2017年银行业(修订)条例草案》交付内务委员会处理发言,未开始讨论高铁一地两检无约束力议案。会议全日点人数10次,共用了1小时54分钟。

 

朱凯廸于会后表示,政府及建制派趁民主派少了6名议员(人大释法后香港法院取消该6名民选议员资格),便乘人之危偷袭。他强调,政府及建制派必须撤回一地两检及议事规则修订,又重申今日是民主派的努力,自己只是其中一分子,民主派必然会用尽所有气力维护香港市民的利益。朱凯廸强调,反对所有破坏基本法及修改议事规则的议案。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莫乃光称,今日是民主派团结行出的一步,让市民看到不会让政府为所欲为。他感谢议员助理的努力,梁君彦暂停会议接近一小时,也无法拒绝朱凯廸的提案。人民力量陈志全则称,民主派只要团结,用尽议事规则的空间,一样有机会抵抗建制派。

 

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怡翔在会后指,正常程序下,会议只须用10至15分钟就可通过将法案交予内委会,但今日却用了4.5小时,认为议员只是在拖延,无助审议法案,对此表示遗憾。被问到是否被一地两检议案拖累,刘指在议程中“大家可以有自己的结论”,又表示只是根据程序提交法案,并没有后悔。

 

一地两检是指香港政府同意在高铁的西九龙总站内设有一个专门划给大陆边防人员使用的“特区”,乘客无论从大陆那一站上车,都不需要在中港边境下车接受检查,直接到了西九龙总站才接受大陆边防人员的验证和检查。政府声称这可以节省时间,使得高铁更有效率。

 

但泛民议员认为政府为了高铁时效而违反了基本法,甚至断送一国两制的香港拥有的管治权。香港民主党创办人之一、前基本法草委李柱铭指出,方案其中一大法律争议,是中央引用基本法20条授权一地两检,令人忧虑香港失土地利益。他批评港府等同租地的做法令人反感,担心将来若再发生占中,港府将租地予中央,让北京直接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根据香港网媒《众新闻》整理,“一地两检”自2007年首次出现至今,10年之间在香港立法会文件、大陆有关部门文件及媒体报道相关资料,发现一地两检在多次关键时间,均由北京拍板,期间香港政府多次隐瞒立法会,并且前言不对后语。

 

例如2009年年底时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在立法会上说:“我们相信,就算最终在开通的时候没有一地两检,也有其他折衷的方法,好像我刚才所说,由香港至广东省,其实不存在这个问题。”

 

但实际上,港澳办在2016年2月24日,已经将西九内地口岸设置布局方案,正式转交特区政府,政府却仍然将公众蒙在鼓里。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