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戰陰影再籠罩朝鮮半島

特朗普與金正恩都是賭徒性格,是「寶一對」,以往被視為小概率的核子戰爭,如今出現的機會大幅增加。金正恩以核武威脅韓國、日本,甚至美國的關島;特朗普要徹底打倒朝鮮讓其不能反擊,就只有用中子彈,「外科手術式」消滅金正恩王朝,但一旦失手,朝鮮半島將陷入難以想像的核戰火海。

也許是法文所說的「似曾相識」(Déjà vu)。今天的朝鮮半島形勢有點像五十年代的朝鮮半島,都被核戰的陰影籠罩。一九四五年美國在日本長崎與廣島所投下的原子彈,又會捲土重來。美國作家David Halberstam寫的《五十年代》(《The Fifties》),就寫出美國社會當時所恐懼的核子戰爭氛圍,深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戰火會在美國燃燒,而戰爭掩體的建立就成為一個時代的標誌。

無獨有偶,最近美國的掩體行業又出現蓬勃現象,大部份輸往日本。一些住家與工作單位紛紛設立核子掩體,就怕萬一核戰來臨,如何在浩劫中求生存。

這不再是天方夜譚,而是民間的智慧,認為核子戰爭時代,在特朗普與金正恩執政期間,都不再是小概率事件,而是必須未雨綢繆,迎接最不可能的事件成為可能。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對朝鮮半島發表看法,說朝鮮在過去二十五年都在愚弄美國,他相信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對付朝鮮。美國的軍事專家解讀,總統的言下之意,就是使用軍事手段,而一旦打響戰爭,最快而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使用小型核武。

這是全球軍事專家的最新估計,美國的核子打擊能力早已不再是普通的「大殺傷力武器」,而是發展到精準的中子彈,可以對特定的目標作出小範圍但非常致命的打擊。這是美國擁有的殺手鐧,既可以充分發揮核武的威力,但又不會出現像廣島與長崎的大規模核子輻射擴散。

從行為政治學的觀點來看,特朗普與金正恩可以說是天敵,也是「寶一對」。他們都是自信心特強,也都是賭徒性格,要玩一把大的。從籌碼來看,「金小胖」認為自己擁有核武,超越西方原先的估計,他對此沾沾自喜,認為可以和美國打梭哈,嚇唬美國;但特朗普不是等閒之輩,不會被金小胖的「核勒索」所嚇到,一定會想方設法來對付這個被白宮視為「流氓國家」的大流氓。

美國其實最害怕的不是朝鮮擁有的核武,而是朝鮮瞄準首爾的密集火砲,讓這個距離朝鮮國土才幾十公里的韓國首都陷入一片火海,遭受滅都之禍。但若美國先發制人,是否有能力先將這些瞄準首爾的火砲毀滅?

美國制勝之道,在於是否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癱瘓朝鮮的核武設施,並且施展「外科手術」,一舉割除金正恩這顆毒瘤。

朝鮮擁有核武,讓美國變得更有行動的正當性。美國不會被聯合國的限核條款所束縛,而是可以振振有詞地使用核子,推動一場小型精準的外科手術打擊行動。

軍事上的策劃,不可能沒有風險。特朗普的如意算盤就是一擊即中,將這心腹大患去掉,但金小胖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敢於大言不慚地挑釁美國,也是因為早已胸有成竹。他的戰爭計劃,可能就是打韓國與日本、乃至關島的美軍基地。這是「核敲詐」的一環,但成功的前提,就是他是否有核武的「第二度打擊」(Second Strike)的能力,而這也是朝鮮的短板,也是他被美國看扁的原因。

從美國軍事的觀點來看,金小胖的核子打擊力量仍然非常有限,它不可能打到美國本土,若打到關島,恰好給美國採取核子打擊的最佳藉口,趁此最佳時機,將金氏王朝滅掉,以免夜長夢多,終有一天,朝鮮的核武可以打到美國本土,就會悔之莫及。

這也是特朗普粗中有細的一面。他看似是黷武主義,一心求戰,但其實時間並不在美國這一邊,越拖下去,越對美國不利,反而當下操刀成一快,才可以避免尾大不掉的噩夢。這也是特朗普今年十一月訪華時的重點,若獲得北京的首肯,起碼保持中立,美國就很可能出手。

當然,朝鮮有可能從莫斯科獲得某些援助,依照當前俄國的國力與國家利益的考慮,也不會因為美國攻擊朝鮮而與美國打一場第三次世界大戰。華府也因此看穿了俄羅斯的底牌,可以對朝鮮施加最大的壓力。

美國的最佳算計就是將戰爭成本減到最小,不要出現失控,最後被戰爭的機器推著走,就好像五十年代的朝鮮戰爭,美國折損了五萬多名子弟兵,領軍的統帥麥克阿瑟有意動用原子彈轟炸中國東北,以重創志願軍的補給線,但杜魯門深怕俄羅斯因此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戰,最終導致麥帥被總統炒魷魚的悲劇。

對特朗普來說,如果他的核子外科手術打擊成功,他將會躍升為美國最受歡迎的總統,在歷史上寫下他的功勳偉業,但如果戰爭打得不順利,曠日持久,他不但無法在二零二零年的大選中連任,也會被釘在美國歷史的恥辱柱上,被萬民毒罵。

而對老百姓來說,朝鮮和韓國的人民都會首當其衝,再次進入他們祖輩所經歷的血海裏。朝鮮半島從此會陷入殘垣敗瓦中,國之不國。他們將是核子戰爭的最新受害者,但在特朗普與金正恩的對峙下,他們就是無助的、無奈的一群,眼看半個多世紀以來的繁華落盡,在歷史的瓦礫中,追悔今天政客無能與錯誤判斷。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