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滬寧克復的哪一邊? 


江澤民被拍攝到於十九大開幕禮上看手表打呵欠。資料圖片

中共召開十九大這段日子,有不少慶祝活動,連幼童、寵物、出家人等都參與了。還有不少人猜度十九大將出現的新舉措,如常委制主席制的存廢復活,以及三朝智囊王滬寧和趙樂際入常。其實,這些猜度無意義,有趣點是九十年前魯迅寫了一篇《慶祝滬寧克復的那一邊》,不但與王滬寧大名撞正,文中有些還可以借用一下啟發思維。

滬寧入常有幾個連帶意思,即依舊常委制,或者王岐山七上八下等,或者習皇帝力非凡。這些均是宮廷政治和叢林法則的重複,只要共產黨皇朝存在一天,成王敗寇,權鬥分贓,所以,誰勝誰敗,誰有好處,你要去慶祝哪一邊呢?

魯迅當年還對中國社會有寄望,所以他對政局博弈中的勝利者還是如他所言「我已經一個人私自高興過兩回了」,同時,提醒勝利一方不要因慶祝而「浮滑」。其實,近百年至今的中國,回首所見不少政治勢力派系勝負都不值得去慶祝和惋惜。但慶祝滬寧克復的「那一邊」還是不停地慶祝,也夠別出心裁,如菜刀等東西被克復。各種粉飾和讚美及表忠,令我想起聞一多的詩:「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漂滿了珍珠似的白沫/小珠笑一聲變成大珠/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那麽一溝絕望的死水/也就誇得上幾分鮮明/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歌聲……」

對獨裁新皇不抱幻想

聞一多走了很久,但《死水》詩魂不走,存活在整個大陸至今,死水的形象世界和當下大陸的現實世界從不分離。不信,從北京十九大的會場那個超級版法西斯權力中心的大舞台掃視一下,你還對一黨獨裁新皇稱帝抱有甚麽幻想,簡直如詩人所言「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普世價值、人類文明、民主人權、官財公示、新聞監督等等,即是中國最缺乏最需要的東西正是十九大要重拳消滅的東西,隨之而來的是可想而知了,在這滾滾濁流中,手無選票手無寸鐵的中國人只是無奈面對政治黑暗現實,「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他造出個甚麽世界」。

言歸正傳,中共十九大習近平「稱帝」已是公開的機密,習近平思想寫進黨章行將載入憲法也是機密的公開,用現代政治術語曰即是獨裁。獨裁者靠的是獨裁政治,獨裁政治的核心是權力絕對全權佔有,同理可證,獨裁者及其政治的死穴是對權力意內和意外的閃失,擺在習近平面前意內的失去是,如無其他政變和民變,延至2022年之秋他也要面對權力交接,有交接就有克復與被克復,所以,未來五年正是朝野血腥政治之時。

十九大主席台上還有位賴在歷史舞台不走的老戲子,從他呆若木雞坐足幾小時但不時看手錶,他已從克復那一邊轉換到被克復那一邊,他內心深處至少有不少後悔,後悔也無用,人治政治就是後悔政治,民主政治才是懺悔政治。習近平如果任性拒絕懺悔拒絕反思,對民主制度傲慢和偏見,就算能如願大幹三十年,到時若最好彩,也要不要像江澤民一樣穿尿褲發呆看鐘點,就有待演示了。

人治政治肯定有不少意外,每個獨裁者的結局一定要後悔,三朝智囊幫手推出「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思想,能救得他們一時救不得一世。魯迅當年說:「當盛大的慶典的這一天,我敢以這些雜亂無章的話獻給在廣州的革命民眾,我深望不至於因這幾句出軌的話而掃興,因為將來可以補救的日子還很多。倘使因此掃興了,那就是革命精神已經浮滑的證據。」同理,北京的革命民眾你們在慶祝滬寧克復的哪一邊?

易邦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