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有自信又何懼噓國歌



中共通過的「國歌法」,盛傳將於本月月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透過香港的本地立法去進行;近日中共不斷提升恐嚇的價碼,說要設立「追溯期」,把所有在此期間噓中共國歌的,都要拉要鎖。

香港人噓中共國歌的爭議,源自2015年世界盃外圍賽,香港隊對中共隊,在大家互相競爭的時候,兩隊卻要同播中共國歌,引起香港球迷不滿;很多「愛國人士」說︰香港屬於中國,因此香港必須播中國國歌,甚至歪理當真理,質疑為何香港隊不叫「中國香港隊」,這些由中共作出的荒謬事,竟成為了中國人的「常識」。

真相就是世界盃自古以來,都不一定由「主權國家」來參賽;時至今日英國仍然堅持傳統,派五隊球隊參賽──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北愛爾蘭,以及大家常忽略了的直布羅陀,五隊都是歐洲足協的會員,以此參加世界盃。蘇格蘭賽前播《蘇格蘭之花》(Flower of Scotland),威爾斯賽前播《父親的土地》(Hen Wlad Fy Nhadau),直布羅陀自1994年起播放自己的國歌(Gibraltar Anthem),只有北愛爾蘭播英國國歌《天佑女皇》,而北愛堅持播是新教徒堅拒與愛爾蘭統一,堅持自己是英國人所以故意保留英國國歌,亦為此在2016年歐洲國家盃時引起爭議,球迷質問萬一北愛對英格蘭時,歌曲又如何代表北愛爾蘭呢?

連細小而人口只有三萬四千人的直布羅陀,都可以擁有自己的隊歌,為何香港不可以?在1997年之前,香港在英國的地位,就一如直布羅陀,亦因此在97前,香港一如直布羅陀未改播歌之前,同為播《天佑女皇》;如果沒有主權移交,香港亦早可跟隨直布羅陀的腳步,改播一首能真正代表香港人的歌曲;然而這個自稱「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強國」,不但禁止香港人唱香港的歌曲,更強加「中國」二字於香港上,把「自古以來」會藉上的香港隊,在大陸所有傳媒報導之中,都生安白造,偏要歪曲成「中國香港」;在「中國人的世界」,永遠有一套自圓其說的「中國邏輯」,去對自己的暴行「搬龍門」;中國人不會叫「英國英格蘭隊、英國蘇格蘭隊、英國威爾斯隊、英國北愛爾蘭隊、英國直布羅陀隊」以至把97年的香港隊叫做「英國香港隊」,但97後卻偏要製造一隊「中國香港隊、中國澳門隊、中國中華台北隊」,這種以強冠「中國」二字來製造民族認同感的民族自卑心,實在荒謬得來又可笑,是自卑心去到谷底的表現,甚至為了阻止別人嘲笑,要立法把恥笑者捉去監禁。

反觀在英國,英格蘭人沒有強迫別人播英國國歌,甚至認為國歌不夠「英格蘭」,而要求改播其他歌曲;事實上在其他的國際比賽上,如在板球賽、袋棍球賽以至飛鏢比賽,英格蘭都播其他歌。這些客觀事實都說明,一個真正「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國家,才不會強迫別人愛國,更會對別人的噓聲一笑置之。今年六月十日的世界盃外圍賽蘇格蘭對英格蘭,蘇格蘭球迷在主場全場噓聲招呼英格蘭播英國國歌《天佑女皇》,被國際足協罰款4千英鎊,英國沒有為此要立《國歌法》,也沒有為此去刑事處罰球迷,這就是「現代足球」發明國與「古代足球」發明國最大的分野,更反映在兩國的足球水平之上──中國隊除了靠黑哨以及叫香港讓賽,結果仍然是世界盃出局。所謂十三億的「強國」就只會打壓人民,而不會踢好足球嗎?

自由亞洲電台(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