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滯後三大黑手



童清峰

台灣中研院院士王平、朱敬一與謝長泰指出,若不解決經濟的三隻黑手,包括法律、環境影響評估(環評)制度、對中國大陸過度保守,台灣將落入「中所得陷阱」,再陷入失落的十年。

台灣經濟情勢嚴峻,二零零八年金融海嘯後八年間,經濟成長率有三次在亞洲四小龍墊底,今年也不樂觀,IMF(國際貨幣基金)月前公布《全球經濟展望》(WEO)報告,預測台灣今年經濟成長率是百分之一點七,在四小龍內仍是敬陪末座。三位中央研究院院士指出,若不解決經濟的三隻黑手,包括法律、環境影響評估(環評)制度、對中國大陸過度保守,台灣將落入「中所得陷阱」,再陷入失落的十年。

中研院院士王平、朱敬一與謝長泰十月五日發表「台灣經濟競爭與成長策略政策建議」,針對台灣現有產業的附加價值、國際競爭力、產業安全與就業創造、政府組織效能、人才延攬,及新興產業等提出建言。

報告指出,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面臨不斷限縮的國際空間,只能靠經貿實力爭取國際舞台,然而台灣經濟面臨嚴峻挑戰,經濟成長率減速過快,近十年平均成長率已降至百分之三點八二,低於韓國、新加坡等其他亞洲國家,名目國民所得相對較低,薪資年成長率也驟降,只剩百分之一,勞工因此對台灣經濟成長完全無感。

不久前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亦指出,近年來台灣經濟成長動能減緩,低於很多亞洲國家,主要是國內投資長期不振所致。但王平等人進一步指出當前台灣經濟遭遇的三大障礙,首先是法律並非依附在產業專業上,因為過度繁瑣,成為產業、創新發展的阻礙。王平說,台灣的法律是缺乏彈性的民粹式法律,影響企業發展。他以個人資料保護法為例,美國也很重視保護個資,但亦給予企業有很大運用資料的空間,反觀台灣卻處處顯得綁手綁腳。事實上,繁瑣的法律背後往往是舊思維所造成的結果。

隨著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的普及化,電子商務的推動被認為是拯救台灣悶經濟的強心針,無奈台灣網路相關法令推動龜速,眼睜睜看著大陸的電子商務突飛猛進,在「第三方支付」帶動下引爆無窮商機,更牽動商業模式翻天覆地的轉變,兩相對照之下,更突顯出台灣政府對金融業管制的荒謬,以及法規無法與時俱進,幾乎扼殺了台灣的競爭力。

金融業一潭死水

國發會前主委、中研院院士管中閔指出,台灣金融業幾十年來像一潭死水,只有更緊縮,沒有新的變化,大陸金融雖然出很多問題,但也有很多新的想法,例如可以B2B(企業間交易)的直接借貸、小額支付等,全都可以透過手機完成。但在台灣小額借款還是要到錢莊去,甚至全世界都可以做的小額貸款,只有台灣不准,為什麼?「就是非常奇怪的管制心理」。

台灣在金融上幾乎沒有開發任何新產品,只有更多管制。「很多台灣可以做的事情,都跑到海外去了,否則你怎麼解釋我們一年可能有三百多億美元金融帳的淨流出(不是出,是扣掉別人進來的,我們還流出這麼多)」。管中閔說,這現象已經連續很多年了,表示政府沒有辦法把錢留在台灣投資,因為無法獲利。

為什麼無法獲利?他進一步解釋,民眾要存款一定是找獲利最高的銀行,但存銀行沒有利息,台灣法律規定這個商品不能做、那個商品不能賣,資金自然就流到海外其他管道。「台灣就像只擺了二十種商品的雜貨店,海外則是超市,什麼東西都有,你要風險高的、獲利高的,各種商品擺在那邊讓你挑。」他說,電子商務跟金融商機幾乎都是被自己限制住了,「綁死自己」。

其次是久遭詬病的環評制度問題。環評的目的原本在尋求經濟開發與環境保護的調和與平衡,但在台灣,環評幾乎走向了環保的極端,被批評是全球最嚴苛,甚至連前經濟部長李世光也坦承,環評問題會影響整體投資意願。

王平指出,台灣環評制度是全球唯一的非開發主管機關審查、環保機關否決審查制,現行環評審查每案平均三百天,還不包括撤案、補件,環評時間冗長,對企業投資構成相當大壓力。

台灣環評制度源自美國,原希望開發單位將環保納入考量,但引進台灣後,卻產生本土化的質變。一名政府官員指出,台灣環評的荒謬在於它原本應該只是政策落實後的補償或者如何降低對環境破壞的影響,但環評審查委員卻具有開發與否的最終「否決權」,甚至可以推翻決策。

過份環評扼殺發展

典型的例子是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第三、四期撤銷環評案的訴訟,中科三期在二零零六年通過環評後,並未能順利施工,反而展開了多年纏訟,之前都是國家科學委員會(科技部前身)勝訴,但後來碰到一個與環保人士一樣意識形態的法官,情勢因此逆轉。那位官員指出:「環保團體一直在賭,就是在賭這樣的法官,但對地主情何以堪?」他說,環團利用「環評法」提出公民訴訟,不斷提告,像在賭運氣,結果被他們賭贏,最高行政法院最後裁定中科三、四期停工,廠商之前的投資一夕間付諸流水。

國發會前主委陳添枝批評:「十幾年下來,環評制度已確定難以再運作下去了,其實企業界早就視它為最大的投資障礙,行政部門也知道它是個問題,但過去一直沒有人願意面對,才讓制度沿用至今。」

陳添枝直言:「政府要招商,但誰敢投資?政府說Yes,等到企業建完廠生產,卻被叫停工;這麼沒保障的事,哪個企業要冒風險?企業不投資,未來經濟成長就沒著落。」

不願具名的官員表示,台灣環評法是由一群理想性很高的學者所制定出來的,當初並未考慮現實的因素,現在環保當道,官方只要說要修法,就會引起社運人士抗議,所以不敢更動,形成另一種民粹,「台灣怎麼會進步?」

王平以台積電投資為例,雖然政府大力協助,三奈米新廠最後落腳南部科學園區的台南園區,但若是環評繁複、時程過長等不確定因素干擾,也可能影響後續的投資意願。行政院長賴清德也發現問題所在,日前承諾將提高環評效率。

自我製造紅色恐怖

阻礙台灣經濟發展的第三隻黑手│僵化的兩岸政策,等於是把自己逼到死胡同。王平指出,台灣時常陷入「紅色恐怖」,慣以政治思維來看待兩岸關係,忽略了經濟層面的考量。人才是台灣的優勢,真正好的產業不怕中國大陸競爭。他建議產業界可以著手軟硬體產業結合,採用跳蛙式策略,以更快速度來贏得競爭。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幾年前也有類似說法。他曾接受「名嘴」陳文茜電視專訪表示,台灣的市場太小,要發展技術、要培育人才,絕對需要以大陸市場為腹地;兩岸自由貿易開放,台灣本來走在比較前面,但台灣的政黨總是用政治思維看經濟議題,導致經濟議題常出現非理性思考及決定,政治應該是為經濟服務的,但台灣的情況剛好相反,反而成為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兩岸關係不佳已經影響企業布局。一名科技業老闆指出,蔡英文政府上台後,IC設計新成立的公司都在海外設公司,不在台灣,因為經濟部全面禁止陸資投資IC設計業,業者只好透過第三地或海外子公司,採迂迴繞道的模式轉進大陸。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