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官全面進逼 港府無心守土

中國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昨日強調,香港特區政府有責任推行國民教育,更要求老師首先愛這個國家、認同這個國家。這是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提出要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後,京官第一次公開對香港自治事務發出「部長指示」。港府雖聲稱自行制訂教育政策,但又稱教育部是重要的合作夥伴,更討好地說國民教育一直在學校推行。面對京官在選舉、宣誓、入境、教育等方面的進逼,看不到港府有維護自治權力、為香港守土盡職的勇氣和能力,反而不時看到有人以媚共為榮,加速一國兩制的淪喪。

「以愛國者為主體」只是牌坊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早前入境香港時被拒,林鄭月娥給的理由是如果入境事務涉及外交,就是中央政府事務,輕易地把香港出入境事務轉化為外交事務,向中共交出出入境自治權。今次面對中國教育部對香港教育事務指手劃腳,林鄭又要給甚麼理由?愛國的招牌雖然堂而皇之,但不在《基本法》規定的中央權力範疇中;習近平全面管治的「聖旨」雖然可以覆蓋,但吃相真的要這麼難看、這麼猴急嗎?

從2014年國務院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把香港法官及司法人員納入治港者,要求他們愛國愛港,到8.31決定僭建普選特首的篩選機制以確保特首候選人愛國愛港,再到要求香港老師愛國愛港,這是舉世公認的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還是中共掌握香港全面管治權的實踐?習近平論及港人治港時還沒有放棄以「以愛國者為主體」的前提。既然是「以愛國者為主體」,起碼還容許治港者中間有些不是愛國者,那還有甚麼理由要為法官、為老師設定愛國的標準?除非,「以愛國者為主體」只是掩飾一國兩制淪喪的貞節牌坊。

中共權貴集團為了瓜分香港的政經利益,必然想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而面對執政合法性危機及權鬥白熾化危機更唯恐錯過瓜分機會,必然想加快全面管治香港的步伐。褫奪香港教育自治權,表面上看不到直接的政經利益,實際上是奴化香港、壓制青年學生守土言行的重要一環,早在梁振英、吳克儉年代已是劣迹斑斑。

「部長指示」為全面管治鋪路

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時,政圈就廣傳推行國民教育是梁振英上台的四大政治任務之一。吳克儉出任教育局長後,馬上秘密訪問北京,向中國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彙報香港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問題。2016年,吳克儉又鬼祟訪問北京,與陳寶生閉門會晤,然後得意洋洋地宣佈,教育局反港獨的立場得到教育部「全力認同和支持」。

吳克儉一再以向中國教育部部長彙報、請示為榮,還一度聲稱「鼓吹港獨思想」的教師或會被取消註冊教師資格,這不只是緊跟梁振英路線,也是緊跟中共的治港路線。因此,林鄭月娥接任特首後,罔顧教育界和社會輿論的反對,堅持委任撐國教的蔡若蓮為教育局副局長。這是不是為落實教育部的「部長指示」鋪路?而「部長指示」是不是為中央牢牢掌握香港教育全面管治權鋪路?

這正是香港的可悲。一個未經廣泛民意授權、由中共操縱小圈子選舉而產生的政府,有心媚共,無心守土。雖然《基本法》第154條規定香港有出入境管制權,但港府以外交為名拱手相讓。雖然《基本法》第136條規定香港有權「自行制訂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但港府又順從北京在教育官員、教育政策、教材師資問題上的訓示。一進一退之間,香港自治權還剩多少?還能維持多久?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