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來港勢成絕唱

實在慶幸末代港督彭定康上月來港訪問時有跟他碰過頭,聽過他的演說。要是錯過了的話,只怕再難在我們的城市跟這位「老朋友」見面,只怕他的演說已變成絕唱!

這可不是杞人憂天或危言聳聽。讓大家知道這後果的是自以為「好打得」的特首林鄭月娥。上星期五她在電台回應節目主持人追問「肥彭」會否像保守黨人權事務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般被拒入境時,林鄭月娥左閃右避了好一會後終於毫不含糊的說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必須要依每個個案辦。

中央政府眼中的「千古罪人」

按羅哲斯的案例,「肥彭」這個千古罪人的「罪行」比羅哲斯嚴重得多,影響力及政治能量強得多,羅哲斯也被拒諸門外的話,肥彭怎可能倖免!

說肥彭的罪行嚴重得多絕沒有誇張。首先,肥彭是「老牌敵人」,九二年上任港督就搞三違反政改方案,令當年的中方官員等恨得牙癢癢,幾乎要咒他下地獄。肥彭任內又大幅放權及開放政府,加強民主風氣及民間社會力量,讓港人首次有一點點當家作主的感覺,這對北京領導人來說肯定罪不可恕。

英國下旗歸國後肥彭繼續在不同崗位關注香港事務及為香港發聲。雖然沒有直接批評一國兩制失效,但卻一再提出兩制被侵蝕的憂慮。此外,他每次來港都會跟老朋友、新朋友特別是推動民主發展的人見面如李柱銘、劉慧卿及學生領袖等,並且為他們及為爭取民主的市民打氣。

羅哲斯若果可以來港,做的事、見的人大概也差不多,引起的注意,在社會引發的迴響跟肥彭比卻只怕大有不如。若果北京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為了怕他來港活動引起爭議而把他遣返英國,肥彭下次再來肯定要食閉門羹。那上個月他的幾場活動及演講怎不是在港的絕唱呢?

可連肥彭、羅哲斯這樣對香港滿懷好意及關心的國際友人也容不下,也要拒諸門外,北京及特區政府還有臉說一國兩制無問題,還有臉說香港不是一個普通中國城市?

中國外交部就羅哲斯被拒入境的解釋就像過往的解釋一樣荒謬及無理,只是把責任推在羅哲斯身上,說他「心知肚明」之類。真正令人失望及不安的還是特首林鄭月娥的回應。她的主要解釋是,任何涉及外交的入境個案都由中央政府話事,她不會介入,甚至提出關注也不會。可另一方面她又說香港的入境事務管理權沒有交予北京,仍由香港掌管。

這樣的解釋既自相矛盾又虛偽,語言偽術之惡劣跟她的前任「狼英」同樣教人惡心。羅哲斯不是英國政府或保守黨代表,只是一個曾在香港居住、工作又關心香港的英國公民,出發前已把相關訊息轉達與中國外交人員。中央政府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把他入境香港視為外交事件,並以此介入香港出入境管理權限。要是這樣的個案也要由北京管理,香港的出入境管理權根本完全失去,入境處只是一個橡皮圖章。林鄭說出入境事務仍由香港處理更是睜眼說瞎話!

林鄭自揭一國兩制是假局

也許,北京及林鄭以為把關注香港問題的外國人拒諸門外是聰明的做法,可以減少爭議與麻煩。可這樣的想法不但錯,而且錯得厲害。一國兩制從來不只是北京跟香港的事,從來需要國際社會的認可與支持。因為只有國際社會信納香港不是內地另一個大城市,而是一個有高度自治及獨立法律體系的城市,他們才會願意給予香港特殊待遇,對香港的passport有不同對待,讓香港有本身的國際身份及空間,讓香港在多個國際組織有自主的位置與角色。

不讓羅哲斯來港或未來不讓肥彭來港,只會令國際社會明白一國兩制是個假局,香港跟上海、深圳一樣受中國政府全面支配控制,沒有高度自治權。各國怎肯再讓香港保有特殊國際地位呢?這不是對香港的重大傷害嗎?

而且,北京直接把手伸進香港的出入境事務,加強打壓香港青年世代,意圖斷絕他們跟國際友人的聯繫只會令香港問題更受國際關注,香港年青抗爭者的命運更受同情。羅哲斯已表明會組織關注香港團體,多個國家大學生也有聲援香港青年人的活動。不用過多久,北京、特區政府就會成為各方譴責的對象,香港的良心犯、政治犯則會成為國際焦點,令爭議益發激烈。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