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後 中國外交部角色值得關注

中國外交部

曾敬涵 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

中國外交在19大之後的走向無疑是國際社會關注的重中之重。當年鄧小平留下的"韜光養晦,永不當頭"的外交大戰略已經在國內越發遭到質疑。不少人認為這已經不合時宜,中國現在的經濟體量大到無論中國如何"韜光養晦"都無法避開國際社會的關注,而且現今的世界經濟局勢和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時比起來對中國非常有利,繼續執行幾十年前留下的策略明顯過時。因此,對於不少人來說,在中國復興的大背景下,習時代執行"奮發有為"的外交大戰略更合時宜。

十九大後,中國的外交很可能進一步向"奮發有為"的新常態靠攏,這意味著中國會進一步調整外交基調,以更加積極主動的外交姿態處理國際事務 。在大部分西方學界和媒體看來,這意味著一個更加強硬的中國,但也意味著中國會進一步承擔國際責任,參與全球治理,這對於國際社會無疑是積極的,在美國全球領導力備受質疑的時代,世界樂意見到一個更加願意承擔責任的中國。比如在事關人類未來的全球變暖議題上,沒有中國的參與,就沒沒有全球氣候治理。

外交部的角色

在這個大環境下,一個強有力的外交部門對於崛起的中國非常有必要,外交部的弱勢一直備受詬病,外交部長和主管外交的國務委員都只是普通的中央委員,連政治局委員都不是,在國內政治地位排序在25位以後,從機構設置上來說就根本無法統籌協調中國的外交。相比之下,美國主管外交的國務卿政治地位在美國可以排前5 (如果總統意外死亡,是第四順位繼承人),英國外交大臣也是前3,內閣排序僅次於首相和財政大臣。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一直都在,但中國以前沒什麼實力,全球事務上可謂是不相關的局外人,但現在中國在全球事務上的地位舉足輕重,一舉一動都對國際局勢有影響,這樣的機構設置只會繼續給國際社會發送混亂的信號,導致對中國外交的誤解。之前處理南海問題時,外交部根本無法協調地方政府,軍區將領,開採石油能源的國企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和行動。

王毅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

這讓不懂中國政治的西方媒體和政界看不清究竟誰代表了政府的立場,亦或者是都代表了政府的立場,這也給一些提倡"中國威脅論"的人提供了機會,隨便引用幾句國內某些軍方將領(或者隸屬軍事學院的學者)的強硬發言,嫁接成中國官方立場,在國際舞台宣講- 白宮前任首席策略師班農也是在中文世界隨便找了幾句強硬觀點,就四處兜售他的中美經濟戰的觀點。缺乏內部協調只會給這種人提供更多的機會,增加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誤解。因此,十九大後能否建立一個更加強有力的外交部門值得關注。

類似地的問題在一帶一路中也很明顯,各個地方政府爭搶一帶一路政策紅利,一時間各大省份都是"帶" "路"中心,都是"橋頭堡",洛陽西安重慶都號稱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起點,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更是滿天飛,"茶起點"" 瓷起點"新提法也層出不窮,地方媒體極力造勢不說,各省市還資助鼓勵舉辦各種國際學術政策研討會在國際上發聲,導致一帶一路的國際傳播非常混亂,這讓本來就難以理解中國政治,難以理解"何為一帶" " 何為一路"的老外更加困惑。毋庸置疑,現在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感興趣是因為裏面的商機,但如果搞了半天還是只剩下錢,沒有任何附加產品那也沒什麼意義了,一陣風的東西來的快走的也快。十九大後,一帶一路一定會進一步推進,能否有所改變值得關注。

打通內政和外交?

亞投行的創立獲得了國際關注。
亞投行的創立獲得了國際關注。

以上一帶一路的問題也涉及到一個內政外交對立性的問題。英國華威大學的肖恩·布萊斯林(Shaun Breslin)教授在北京有一次很有趣的體驗,亞投行剛成立不久的時候他被邀請去北京參加中國政治經濟研討會,上午討論的是國際政治經濟,大家都在關注中國出資幾百億美元給亞投行,感覺中國復興國庫充盈讓世界各國政府無比汗顏,既然世界人民生活過得那麼慘,我們也該慷慨解囊,為國際社會多做貢獻。但下午同一個研討會討論國內政治經濟的時候,主導討論的議題是國內無比巨大的地方債務,各方都在憂心如果一旦處理不慎,債務問題會直接拖跨中國經濟導致比08年更嚴重的世界經濟危機,頓時大有國庫虧空,入不敷出之感,這種情況下不少人一定會問了國內經濟都那麼困難還在國際上撒錢真的合適麼?

筆者在出席國際學術智庫研討會的時候也有同感,外交論壇大家常常在討論中國崛起,重塑世界秩序以及國際社會如何適應中國時代,如何在中國的一帶一路中找機遇,感覺在黨的帶領下中國一片欣欣向榮,繁榮昌盛,內無憂外無患。然而討論國內政治的時候,焦點卻是經濟增速滑坡,官員腐敗,環境污染,加固的防火牆,房價泡沫帶來的各種政府合法性赤字問題,不禁讓人憂心中國的未來。同樣的,前段時間筆者和美國的中國專家沈大偉在倫敦交流時,他對這幾年中國內政發展非常不看好,卻給中國外交參與全球治理打高分。為什麼內政外交有如此對立性值得思考。

十九大後這種內政外交對立性會進一步加深還是縮小值得關注,最近國內學術界在討論"戰略透支"這個概念,不少人都在憂心中國政治經濟戰略是否有過度擴展的風險,這種反思其實是非常好的。如果特朗普的政策是"美國優先",從一定程度上來說鄧小平當年的"韜光養晦"也有"中國優先"的意思,如果國內政治經濟搞不好談何大國外交,民族復興,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韜光養晦"並非完全不合時宜,19大後的外交究竟怎麼走,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曾敬涵是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政治和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亞非和中東研究中心副主任,著有《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意識形態、合法性與凝聚力》一書。他同時還在推特@Jinghan_Zeng和微博@Dr曾敬涵上發表評論。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