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法可依」到「有法不依」——解碼十九大(六)

「全面依法治國」是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治國理念的一項核心內容。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北京律師莫少平接受德國之聲采訪,談到了他對中國司法現狀的看法和對十九大的期許。

China Bürgerrechtler Mo Shaoping (Getty Images/AFP/P. Parks)

德國之聲:莫少平律師,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即,您作為北京的居民,感受到的氛圍是怎樣的?

莫少平:現在北京的氛圍,由於涉及到19大的召開,在包括民眾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所體現。無論是加強安檢,還是要求維穩等等,各方面都在圍繞十九大在開展工作。據說,超市裡賣菜刀都被要求下架。各方各面都在為十九大的召開讓路。

德國之聲:您應當已經經歷過多次黨代會了,本次十九大的氛圍和以前相比,有什麼不同嗎?

莫少平:我個人認為,本次十九大的氛圍和各方面的要求都比以往各屆黨的代表大會更為高調,各方面的工作做得也更全面吧!一切都圍繞十九大的召開,其他一切都要讓步。

德國之聲:無論是社群網站,還是外媒駐京記者所反饋的訊息都可以看出,這一次黨代會的安保措施比以往歷屆都要嚴格全面。您覺得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對當局來說,存在什麼具體威脅嗎?

莫少平:具體原因您應當去問官方。我只能說,安保措施的高調和對民生的影響是歷屆黨代會所不曾有過的。

China Deutschland Joachim Gauck spricht mit Menschenrechtsanwälten in der Botschaft in Peking (Mo Shaoping)
2016年,時任德國總統的高克訪華期間在北京會晤莫少平律師

德國之聲:2012年,習近平接管中國最高權力以來,他一直在強調依法治國。那您作為一名資深的法律人,您如何看待這些年中國在法治領域的變化?

莫少平:這些年出台了很多文件和規定。四中全會和五中全會都涉及到了司法體制的改革問題,也確實出台了一系列司法改革和推進法治的文件和規定,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司法實踐方面的現狀還是很令人遺憾的。整個中國在法治方面的主要矛盾,都並不在於所謂"無法可依",而是在於"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的問題。也就是說,相關的文件在司法實踐中落實起來的反差是非常之大的。有些規定很漂亮,有些措施甚至是超前的,是符合法治精神的,但令我感到遺憾的是,在司法實踐中的落實方面反差很大。文件是文件,規定是規定,但在執行過程中反差卻是非常之大。

並不是沒有好的規定,並不是沒有好的措施,但落實的情況我是非常不敢恭維。中國已經解決了"無法可依"的問題,現在的主要問題是"有法不依""執法不嚴"。

德國之聲:那您認為,出現"有法不依"這一問題的根源是什麼呢?

莫少平:說到根源,首先是因為,中國還沒有建立起對法治的敬畏。規定是規定,在現實中,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其次,我要強調的是,中國還沒有真正建立起立法獨立的原則,沒有實現司法獨立,這是一個很核心的問題。

Brics-Gipfel Präsident Xi Jinping (picture-alliance/dpa/AP Pool/M. Schiefelbein)
習近平多次強調要「全面推進依法治國」

德國之聲:十月十八日,中共十九大就要召開了。在中國法治建設方面,您對十九大有什麼具體的期望呢?

莫少平:我只能說,期望能夠建立起對法治的敬畏,能夠真正確立起司法獨立的原則,並在司法實踐中得到落實。但這只是我個人的期望,至於這種期望能否實現,就只能靜觀十九大以後的發展了。

德國之聲:十月十四日,新化社發表中共十八大七中全會公報稱,原司法部長吳愛英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十九大前夕的這一決定能否被解讀為法治建設過程中一個積極的訊號呢?

莫少平:吳愛英具體因為什麼原因被嚴厲處分,官方的報導很籠統,我無法評判。我只能從另一個角度去評價吳愛英:她擔任司法部長長達12年,對於中國的律師事務,她沒有起到好作用。很多打壓律師的事件,都發生在她任內。我認為,吳愛英在司法部長任上出台的那幾個規定,不僅無助於推動中國法治建設,特別是律師制度的改革,恰恰相反,是對律師合法執業權的限制和打壓。可以簡單地說,吳愛英根本對法治一竅不通,更不懂律師制度對國家是多麼重要。所以說,我個人認為,她在位的這12年,不僅對中國律師制度的改革沒有起到積極作用,反而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這是我對她的一貫評價,她在位時也是如此。

莫少平是中國著名維權律師、刑事辯護律師、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主任。1994年至今,曾在一系列受到廣泛關注的"敏感案件"中擔任辯護律師。

德國之聲中文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