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票意味着政治死亡——前东德共产党选举作弊回观

在某些国家或地区,名义上不反对民主甚至还很追求民主,乃至于自称会发展更丰富的民主形式,但它们却是极力反对民主的最基本形式一人一票的。这相当于大家都喜欢读书,却不愿从认字开始一样。结果,读起来,书也就是成了天书、神书。每一位可称得上读书人的人也就不是知识分子了,而是大仙或巫师。

这要从苏联解体说起。苏联解体的原因有多种说法,比如特权盛行遭人民厌弃,再比如舆论失控而致使苏共形象全面灰化,等等。这里面有一个实质性问题被回避了,或者研究这方面问题的专家出现了短板。这个问题是东德之变,东德之变以柏林墙倒塌为标识。事情在一九八九年秋天。这时离苏联解体还有近两年的时间。

  东德的制度体系守不住了,苏联也就「离死不远了」。

  从冷战历史来看,西德本身一直在谋求与东德合并。在苏联的赫鲁晓夫时期,这个问题还是苏联与西德关系的一个症结。本来缓和有望,但赫鲁晓夫坚决不同意西德以向苏联提供贷款和先进工业技术为条件来与东德合并。这是因为苏联地缘战略有浓重的历史因素。素来俄罗斯与西欧的缓冲地带选在波兰,历史上也曾参与瓜分波兰,而将缓冲地再往西推一步就是在德国东部站住脚。

  东德虽然是苏联地缘政治的新缓冲带,但是它毕竟是从老德国那里分割出来的,有西方政治传统为基础。还有,它的正式国家名字里面有「民主」,就像今天的朝鲜(北韩)一样。既然历史性的政治基础如此,称为统一社会党的东德共产党就搞最基础的民主,一人一票地选举。在强势的德共控制下,作为执政党的它本身一直得票率很高,没下来百分之九十的时候。这是人类有选举政治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得票率达到百分之六十都是奇迹。但是,奇迹在东德继续发生,继续在「民主」下产生。毋庸讳言,这样高的得票率的选举是骗局。骗局在强权下可以维持,但是,强权被动摇的因素是在它的强势维持中不断积累的。到了一九八九年五月,问题变得不可收拾。大选的结果是「全国阵线」得票率是百分之九十八点八五,四舍五入,百分之九十九!

  「全国阵线」更是「民主」得了不得,至少形式上无可挑剔。它以德共(统一社会党)与联盟党为主,内里包含群众组织(像妇女联合会之类)和各种协会。这个名义上的执政联盟是什么,「地球人都知道」,东德老百姓更知道了!后三家,跟着老大混饭吃而已。百分之九十九的得票率激怒了东德百姓,知识分子的不满情绪弥漫于社会。抗议运动自然爆发,规模与行为上虽不致于颠覆德共,但也带来了「民主」的麻烦。不抗议的是多数,多数里面出现了少数,这些少数不跟德共玩了,掀起了逃亡浪潮。两厢比较,逃亡比抗议更让德共丢脸。因为德共国家还有「民主」一词在国号里,民主国家有抗议运动是正常的,没抗议运动才奇怪了。而逃亡呢,说明政权真地不得人心了,丢人都丢到国际上去了。具体的情况不须细说,看看德共最高层人物之一的京特·沙博夫斯基书里的一章就知道了——在《政治局:一个神话的结束》里,<崩溃>的副题是「从选举骗局到逃亡浪潮」。选举骗局破产最直接的党内结果是昂纳克下台,但是,这并没能挽救德共命运,最后也让苏联老大哥做了「死蹩子」。这好像玩扑克打百分,不该加分的时候加了,让对手一下子给毙掉,死局于此一张牌就定了。

   研究东德历史在今天仍然是比较政治学不可绕开的题目,尤其中国的学术个体户们应当为之。如果大家认可东德崩溃是苏联解体的最大诱因,那么,就能得出如此规范性判断——坚决反对一人一票的那些政治体系,不是怕自己得票率太低了,而是怕得票率太高了。得票率太高而不符合实际,是对公众的侮辱,知识分子也会不顾一切地闹事儿。既然逻辑如此,那么,为了自己还在台上,把票选(认字)一项否掉,让民主(读天书)成为全民神学是必选政治策略。一些人十分热衷于鼓吹越南的所谓民主改革,但是,越南也是绕开一人一票的,也怕东德现象再现。越南的国会可以对政府进行信任投票,玩得不错,然而,只要一个人不想被天书系统忽悠也有点脑子,一问就会发现问题大了:谁选了那些国会议员?

   一人一票确实是民主政治的最基本教义。否定一人一票的政治体系不是怕自己得票率太低,实在是怕太高了。这不是黏缠旧话,而是揭示如此逻辑:你想啊,要是一人一票,强势政党必然以政治动员的形式保票;既然动员保票,不是百分之一百,也下不来百分之九十,要做到传统民主国家的胜出者百分之五十多或百分之六十的极限,不好做,也就是模仿不像。不保吧,肯定是最低得票率,连百分之十都够呛,结果就是下台,被颠覆;保吧,就一家伙弄出百分之九十来乃至百分之一百来。假民主制度就像它不可能管好经济一样。在经济上是一收就死、一放就乱,在政治上也是这个熊样子。经济上可以试,因有政治强力兜底,可以纠偏;但是,政治上不敢,一乱了,就意味着下台,想收都没人给机会。干脆,堵死一人一票之路,简单又方便。

这要费一番口舌,这番口舌的内容包括:其一,否定一人一票不是否定民主本身,而更有利于发展高级的民主形式;其二,一人一票有弊病,因此西方民主不是灵丹妙药。这极大地丰富了天书的内容,更暗含一个前提:有弊病的就一定没用,我们用的药方没任何副作用,即便有也是暂时的。但这个暗含并不高明。从中国农村大集上卖老鼠药的摊主到城市里走街串巷兜售护身符的假僧人们,都靠这个逻辑谋生。

綦彦臣,《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