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五張圖表透視中國家庭與財富

Title graphic

習近平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至今已有5年。在此期間,中國比從前更富有、更強大,但這些增長對老百姓和他們的家庭來說有著什麼意義?

在中國權力最強大的決策者聚首訂定未來5年走向,新一代領導層即將亮相之際,我們嘗試通過中國官方與主要外國統計數據,看看中國的家庭生活與整體社會都發生了哪些變化。

2015年,中國放棄了惡名昭著的「獨生子女政策」。當初制定這項政策旨在控制人口增長,但結果造成全國性別失衡。

因此,雖然生育更多小孩,擴大家庭規模的大門已經打開,但結婚與離婚率數字卻反映出跟發達國家沒有兩樣的情況:結婚比率下降,離婚的人則越來越多。

圖表:2013至2016年間中國結婚比率下跌16%;離婚比率上升16%

然而,這也許是一個具誤導性的先入為主。

上海紐約大學心理學助理教授李萱解釋說:「中國一直而且仍然擁有比美國和西歐國家低很多的離婚率。」

「中國大陸相比於其他鄰近地區來講,最終會結婚的人還是佔一個高很多的比率。因此說中國家庭(繼而社會與國家)正在崩潰,從統計數字上來講是站不住腳的。」

中國雖然在2015年取消了「獨生子女政策」,但它的影響還將持續許多年。這甚至引申出一個專門形容30歲以上未婚男性的名詞:剩男。

圖表:中國男多女少

2015年,一名40多歲的中國商人據報起訴上海的一家婚姻介紹所,指控對方收取他700萬元人民幣,卻沒能給他找到結婚對象。

牛津經濟研究院的經濟學家高路易(Louis Kuijs)解釋:「中國的一孩政策推進並放大了一場人口轉型。出生率下跌與人口老化都對勞動力構成下行壓力,繼而影響經濟增長。」

他估計說:「雖然一孩政策在2016年1月已經變成了二孩政策,但眼前的高出生率要等上20年才能反映在勞動力上。」

不過,生活質量的提升也在慢慢改變傳統的性別觀念,而這有望對性別平衡帶來正面影響。

新加坡國立大學家庭與人口研究中心的穆崢博士對BBC說:「性別不平衡問題已經在改變。」

「這是因為輔助生育政策放寬、人們的態度改變、女性在教育和職場的地位提升,以及社會保障系統日趨完善。」

但目前的形勢是,性別失衡確實讓男性難以覓得愛人。

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泡沫問題經常成為談論焦點,但這裏看看一個突出的焦點:在千禧世代(millennials)中,中國人的房產擁有率明顯的高,與歐洲國家和美國形成鮮明對比。

圖表:中國與外國千禧世代擁有房產比率

雖然以上來自匯豐銀行的數據主要涵蓋中國城市地區,但數據還是能反映出一個重點:父母都想方設法裝備兒子,好增加吸引女人成親的本錢。

匯豐銀行於今年4月發表這些數據時,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中心(SOAS China Institute)副主任劉捷玉博士曾對BBC指出:「傳統上,作為丈夫的會支撐一個家。許多愛情故事都是因為男方沒能提供新房,而無法發展關係最終成婚。」

那麼,當魅力、運氣與房產幫中國的男士「脫獨」了,家庭的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圖表:中國手機擁有量

在中國,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平均收入都在穩步增長。過去10年的食品相對開支顯著下跌,但花在保健、服裝與交通的開支卻在上升,通訊開支也一樣。手機擁有量飆升正好說明這一現象。

智能手機不只是另一樣通訊類開銷——以微信為例,這種通訊應用早就成為了許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達到沒有手機的生活幾乎就是無法想像的地步。

美國市場研究企業ABI Research的駐北京分析師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指出:「微信給設計成一個像生活工具包一樣的應用程序,可以說是數碼版的瑞士軍刀。」

他說,消費者早就擁抱微信,就是因它不但方便,還能滿足幾乎所有需要,例如繳交公共`事業帳單,在商店、出租車與自行車租借實現無現鈔付款,從銀行轉帳,還有必不可少的——通訊。

高收入意味著,人們將更多開支投放到子女教育上。近年來,家長把孩子送到海外接受教育的數字穩步增加,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會回國。

圖表:海外教育
商業情報分析公司IHS Markit的亞太區首席分析師拉傑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說:「這些學生當中大多數都會返回中國,2016年就有43.3萬人回去了。」

他說,這樣一群擁有國際學位與海外生活經驗的中國畢業生正在急速膨脹,中國下一代商家與政府領袖將因此變得「在思想上以及對其他文化的認知上非常國際化,而在大約10年後中國將會舉起世界最大經濟體的頭銜,這些人對中國將日益重要」。

而當一個歐洲或美國大學的學位有望提升您在就業市場的機會,這也許也會提升您找到另一半的機會。

資料搜集/撰稿:Andreas Illmer
製圖:Wesley Stephenson、 Mark Bryson 與 Sumi Senthinathan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