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退位,習近平不致成「跛腳鴨」


中共19大落幕,出台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律委員會成員名單,王岐山不在其列,表明他正式退出中共最高權力階層。王的退位顯示「七上八下」規則強不可破,有些分析解讀不同於主流的「習集權成功,大獲全勝」,反而認為這是習集權遇阻、權力受限的標誌。之前,盛傳習有意挽留王岐山,並力圖說服或施壓各派接受。如今結果,標明習近平權力雖至高,左膀右臂卻被削,手腳被束縛,今後五年不得不「循規蹈矩」。習是否仍有機會絕地反擊,幹一番大事業?

綜合來看,「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在黨內說一不二,習權力和地位直追毛澤東。但海外有不同的分析流傳,認為19大妥協與博弈,習近平與元老們及其他勢力較量,勝負參半。負面包括:一,這是反習派「一個清君側成功、重申黨紀、成功給習近平套上籠頭;確保任何人今後都不能隨心所欲、為所欲為的大會;一個成功預防了戈巴契夫式人物冒頭,危害黨的根本利益的大會。」

這些話無非是指習、王反腐集權「逾越規矩、為所欲為」,暗指兩人有「葬送中共政權」意圖。習陣營人士則稱,今後五年最大危險,是習近平手中的利劍被雪藏,習對特權階層和軍方控制能力將減弱。特權階層在國內外繼續瘋狂掠奪的欲望和軍方自我膨脹,實現自己欲望,可能給「經濟浮腫」的黨國帶來意想不到的可怕災難。

分析認為,19大最關鍵一點,是黨內權貴階層展示實力,習近平不得不向「規矩」低頭。大會讓習近平明白只要行為「逾矩」,黨內「主流力量」分分鐘都能實施「廢立」。「為了黨的利益,大會的宣傳當然需要絢麗,但這一切都是黨內權貴階層的勝利,習近平的挫敗」。反腐已使習失去權貴階層的信任和支持。如今黨內上上下下對「反腐」又恨又怕。大家雖不敢公開打出反對習近平旗號,卻以「嚴守祖制」為訴求,逼王下台,以緩解反腐勢頭,束縛習的手腳。

這些分析認為,這次大會可謂「刀光劍影」,火藥味十足。儘管各代表團一致認為,反腐大業事關黨的生死、國家前途,必須堅定不移地繼續堅持,且要更上層樓,大力推進制度性反腐,集中力量解決反腐「最後一里路」問題。但如果把這段美妙動聽的頌歌翻譯過來,卻是今後反腐要按規章制度來,不能僅憑「聖意」而「隨心所欲」,反腐應集中全力向基層推進,解決和人民群眾生活最接近的基層腐敗問題。

頌歌的言外之意,是「今後請按規矩辦事,應刀口向下,不能再肆無忌憚地傷害諸位元老和廣大中高級幹部」。這些人是黨真正的柱石。這也是各位元老們耄耋之年帶病出席大會的動力,也是一片頌歌聲中真正的大會主旋律。

而認為習19大勝利的一面是:一、「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是里程碑,有了政統和法統基礎,以後辦起事來就方便多了,出師更有名。這使習近平成為繼毛澤東、鄧小平後,第三個姓名出現在黨章中的領導人。

二、新的政治局進入一大批「習家軍」,如丁薛祥、劉鶴、陳敏爾、蔡奇、陳希等人。他們有望主管中央各重要職能部門。常委裡親習者至少占半數,如汪洋、栗戰書、王滬寧和趙樂際,都算是習家軍。

三、吳勝利等大批中共軍委高層未入中委,只有張又俠、魏鳳和兩位卸任實職的18屆軍委委員,以及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在名單上。有消息稱,為汲取郭伯雄、徐才厚教訓,19大中央軍委可能增至四名副主席,不讓副主席坐大。同時,也可能不再設軍委委員,目的是加大分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樹立習近平「軍隊最高統帥」的絕對權威。

四、王岐山「功成」並不一定意味完全「身退」。習近平或可委以他其他重任。王雖卸去所有黨內職務,但也可在國家機構繼續承擔歷史使命,如出任國家副主席,負責外交事務。王的去向可在2018年全國兩會上分曉。

從大會結局看,人事安排基本上是按照老規矩和各派平衡決定。體制(制度化)力量仍主導權力存續。老人政治並未消失,元老在會議中起到「方向性」作用。但這未必意味習近平未來是「跛腳鴨」。作為黨國領導人,習仍有其他人沒有的利劍和暗器。一切已定之事,都在未定之中。鹿死誰手,拭目以待。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0月25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