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高鐵之爭懸念 馬新高鐵掀爭奪戰



林友順

吉隆坡至新加坡的高鐵,全長三百五十公里,即將展開招標,中國憑著成本低、技術強、與馬來西亞關係密切等優勢佔上風,主要競爭對手日本也加大力度爭奪這塊大餅。中日皆以國家力量爭奪馬新高鐵,中國多次高規格派團赴馬宣傳中國高鐵,展現勢在必得的決心;日本政府將之定義為「最優先」的基建出口項目,由JR東日本、住友商事、日立和三菱重工等組成聯合體準備競標。

連接馬來西亞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鐵項目花落誰家?中國還是日本?這不僅是經濟議題,也牽涉複雜的南海地緣政治。近年與中國關係日趨密切的馬來西亞政府,傾向由成本較低廉的中國建設馬新高鐵,而被視為在南海主權爭議上較傾向美國的新加坡,則另有盤算,並隨著時勢的變化而有所調整。因此,經濟、交通的高鐵,也是一條政治的高鐵。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月前訪問中國,兩國領導人除了討論雙邊關係、區域經濟及國際時局,銜接吉隆坡與新加坡的馬新高鐵也成為兩國談判桌上的議題。被中國媒體形容為「高鐵首席推銷員」的中國總理李克強在雙邊會談中不忘推銷中國高鐵,他指中國高鐵「技術先進、安全可靠、性價比高」,他也希望新方支持中國企業參與新馬高鐵項目。李顯龍則回應稱:新方願同中方開展「南向通道」建設,促進地區互聯互通;他也歡迎中國企業參與新馬鐵路項目。

為了對中國釋放善意及製造良好的訪華氛圍,李顯龍在訪華前接受中國媒體的訪問時更對中國高鐵技術諸多美言。李顯龍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馬新高鐵計劃將舉行國際招標。他說,對馬新來說,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很大的項目,而對中國來說,這可能不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因為中國在這一方面有很豐富的經驗,中國的高鐵網絡也有幾萬公里,科技很先進,運作的經驗也很豐富。他認為,中國針對這個項目肯定能夠做出一個很高品質的方案,馬新希望得到中國公司提出的方案,同時也會給予「客觀的、嚴肅的考慮」。李顯龍還特意提到了自己在中國兩次乘坐高鐵的經歷;他說:「我坐的距離不遠,從長沙到武漢,可能一個多小時就到了。後來從廣州到深圳,不到一個小時就到了,非常方便,很平穩,很舒服。」

馬新高鐵全長約三百五十公里,以大馬首都吉隆坡和新加坡為起點與終點,列車運行最高時速超過三百公里,預定二零二六年通車,屆時隆新之間的交通時間將從現有的五個小時縮短至九十分鐘;該項目總費用估計達六百億至六百五十億馬元(一美元兌四點二馬元)。自馬新宣布啓動新馬高鐵計劃以來,中國、日本、韓國和歐洲等國的企業都表明有意競標,馬新兩國將於今年底開始這項項目的招標過程。掌管高鐵承建計劃的大馬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前任主席賽哈密表示,當局已經邀請包括中國鐵路總公司在內的十四家企業,參與有關新隆高鐵工程的面談並提供相關建議。他說,馬新高鐵工程目前只剩下最後的競標階段,過後即可動工。他表示,中國已經表明參與馬新高鐵工程的強烈意願,並在他們提出的發展計劃中「展現熱情」。

歐洲鐵路聯盟預測,今後幾年以高鐵為中心的軌道交通市場將出現飛躍式增長,為具備高鐵等規定交通建設能力的國家和企業帶來巨大商機。對中國而言,馬新高鐵不僅僅是一般的基建工程,對中國高鐵走出去有重要的商業意義,它更是對東南亞擴大影響力的戰略工程,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一環。馬新高鐵是籌劃已久的泛亞鐵路的重要環節,在中國成功取得老撾及泰國的鐵路工程後,馬新高鐵工程更是「必須取下」的工程,泛亞鐵路一旦構築而成,中國西南大後任督兩脈猶如被打通,並將中國與東南亞緊緊銜接在一起,帶動中國西南方與東南亞的經濟發展與人民往來。而對日本來說,競推高鐵技術只是兩國爭奪亞洲行業優勢地位的縮影,發電、港口和道路基礎設施都是潛在競爭領域。日方認為贏得這些領域的項目將對中國的發展產生一定遏制作用,同時阻斷中國對東南亞的有形鏈結。為爭奪馬新高鐵項目,中國加強了政府經濟外交的力度,「日本以高度的危機感做出應對」。

因此,日本安倍內閣已將鐵道及其相關設備走向海外列為「經濟成長戰略」的重要支柱,期待通過參與海外鐵路建設及出口相關設備促進經濟增長。為此,日本被指積極展開「首腦推銷」,安倍在出訪或接待有關國家領導人時,不忘推介日本高鐵,並願意提供必要資金支持。日本國土交通大臣也多次出訪有關國家,大力推銷新幹線。為了更取信他國,日本也成立了官民一體的「海外交通與城市開發支持機構」,向海外宣傳新幹線、搜集和分析各種相關資訊、協調有關企業之間的關係。日本四大鐵路公司也聯合組建了「國家高鐵協會」,聯手促進日本高鐵和設備的出口業務。

中日領袖訪馬推銷高鐵

隨著馬新高鐵項目招標日期臨近,被視為馬新高鐵最有機會得標者的中國及日本也相繼加大工作力度,在兩國官員及領袖的互訪中,總是不忘提及高鐵之事,這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壓力。在與中國爭奪印尼高鐵項目失敗後,日本誓要爭回一口氣,馬新高鐵也被日本政府定義為「最優先」的基建出口項目,日本也成立重量級財團競標此項目,其聯合體主要包含JR東日本、住友商事、日立和三菱重工。

李顯龍在二零一六年訪問日本時,馬新高鐵是日本首相安倍與李顯龍會談的重點之一,安倍趁機向李顯龍推銷日本的新幹線技術。安倍表示,做為兩國加強合作的象徵,希望新加坡考慮馬新高鐵計劃採用日本的新幹線系統。李顯龍回覆稱,新加坡希望採用最優良的科技,不過馬新高鐵還需要與大馬方面協調,兩國都希望導入最優質的系統,會透過客觀、公開透明的方式選定合作對象;李顯龍也讚揚日本的新幹線安全紀錄良好又可靠。大馬副首相阿末扎希同年訪問日本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分別與他進行會談,談話中無一不推銷日方的新幹線技術;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接見扎希時更直接表明態度,他希望該計劃能採用日本的新幹線技術。

面對日本來勢洶洶的攻勢,中國並沒有坐等收成,同樣展開了大力度的外交與經濟行動。中國領導人除了向到訪的馬新領袖重複闡述對馬新高鐵計劃的高度興趣,也積極對政府與民間進行宣導工作。中國駐馬使節人員成功拉攏大馬華人組織支持它爭取馬新高鐵計劃,中國甚至邀請大馬相關單位訪問中鐵親自了解中國高鐵的先進技術。中國也向面對財困的大馬政府伸出援手,收購國營「一馬公司」多項資產,一度也拿下馬新高鐵總站的大馬城計劃。

為了擊敗日本取下馬新高鐵計劃,中國似有「不惜一切代價」的思維。中國企業跟隨新馬高鐵項目達三年之久。中方企業聯合體代表團去年先後訪問了大馬及新加坡,對高鐵項目進行實地考察,深入調研。中鐵國際董事長楊忠民曾表示,中資財團已經準備好進行新馬高鐵的建設。中資財團在設備和車輛供應、工程技術、運營,以及維護服務上有優勢,並且可以在企業層面為新馬高鐵提供投資和融資。參與投標馬新高鐵計劃的中國鐵路總公司(中鐵總)對取下該計劃似乎信心十足,他們自稱「馬新高鐵與已經到手的俄羅斯莫喀高鐵及中泰鐵路等合作項目正在有序推進」。

中日高鐵技術各有優缺點。日本向馬新政府大力推銷的是新幹線的安全紀錄及舒適感。日本新幹線自運營五十年來沒有發生過一起因列車衝撞或脫軌導致的死亡事故,全線所有列車年平均延誤時間不到一分鐘,車身搖晃微小。列車即便是遭遇大雨等惡劣天氣,依然能保持高速運行,此外還包括軌道抗震加固以及全球領先的防脫軌裝置等。大馬首相納吉就曾讚賞日本新幹線技術在安全性和可信賴性方面具有很強的競爭力。

中國高鐵技術雖然比日本起步慢,不過有後來居上之勢,目前無論是從行駛里程和規模上看,還是在技術和可靠性方面,並不弱於日本。中國地域遼闊,各地區地理和氣候環境複雜。中國在這種不同地理環境下成功建設和運營龐大高鐵網絡,其運營總里程達到一點六萬公里,超過世界高鐵總里程一半以上,向世界表明了中國高鐵技術的成熟與安全。目前,中國高速列車保有量一千三百多列,世界最多;列車覆蓋時速兩百公里至三百八十公里各個速度等級,種類最全。但中國高鐵曾經發生意外事故而使其高超技術蒙上污點。

中國高鐵最大的優勢是造價費用、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比日本便宜。一般情況下,同一個項目,中國建設高鐵的國際報價為每公里零點三億美元,而日本則為每公里零點五億美元,差距很大。這項優勢使中國高鐵技術更受面對國庫不足的發展中國家的歡迎。不過,中國提供的融資配套並不理想,這使日本得以見縫插針,為有關國家提供更優惠的融資配套,彌補它在工程造價上的弱勢。日本就多次向泰國表示,可提供優惠的政府開發援助貸款助其進行鐵路建設並分享相關項目的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日本一家房地產公司也加入了日方聯合體,旨在進一步致力於開發馬新高鐵沿線地區。根據日本國內發展經歷,日方在這個領域佔相當優勢。

馬新政府對馬新高鐵應該由誰承建顯然有不同傾向。對大馬而言,由於大部分路線位於其境內且需承擔鉅額費用,政府更關注性價比更高、且在資金籌措方面更便利的中國方案,新加坡對在車輛和信號系統方面經驗豐富的日本企業抱有好感。一位日本駐新加坡外交官表示,大馬重視融資條件,也被視為更接近中國的立場。而新加坡和日本對基建的看法很相似,可以期待招標過程會十分透明。這名官員稱,日方會繼續跟新加坡商量,從而完善自己的方案。

中國承建大馬八成鐵路

大馬近八成的鐵路工程都交給中國負責,最近的例子是金馬士至新山的雙軌電動火車鐵道及東海岸鐵路計劃。大馬大部分的鐵路資源也依賴中國。中國是大馬主要的軌道車輛供應方,佔據大馬軌道車輛市場百分之八十的份額。這些車輛用於吉隆坡至巴東勿剎的電氣化雙軌線路,以及大馬輕軌交通等項目。這是好事,也是壞事。由於大馬把眾多基建計劃頒發給中國承建,而政府為了拯救面對經濟困境的一馬公司而出售許多資產,包括戰略資產給中國企業,這使大馬民間出現噪音,在野黨也以此攻擊執政黨,指責執政黨「典當」國家財產給中國,並將使大馬淪為中國的「經濟殖民地」。大馬政府顯然也感受到民間不滿的聲音,而在即將到來的大選前,執政黨更顯得小心翼翼。大馬首相納吉日前高調出訪美國會見總統特朗普,顯然也有意沖淡民眾指政府親中國的印象,消除草根基層的不滿。日本一位擔任馬新高鐵項目的外務省官員稱,馬方之前是「一邊倒」支持中方,目前情況出現了變化。

掌管高鐵建設的陸路交通委員會主席塞哈密已在數個月前退休,其職務由聯邦土地發展局前任主席依沙接任,這也意味著中日雙方必須重建人脈關係,這項人事變動對馬新高鐵計劃會有任何影響有待評估。大馬下屆大選將在什麼時候舉行也將影響馬新高鐵計劃的推行,由前任首相馬哈迪領導的在野黨聯盟來勢洶洶,致力號召人民「改朝換代」。一旦政局突變,許多重大的基建工程可能會被檢討。

中日在高鐵博弈上以國家實力為背景進行競爭,實屬罕見,夾在兩個大國博弈之間,馬新政府顯得小心翼翼。坊間也盛傳,為了皆大歡喜,馬新高鐵計劃可能由一方所壟斷,也可能根據不同領域頒發給不同國家組成的財團承包,猶如當年大馬雙軌火車計劃那樣。這將使中日等國各有所得,也使馬新能夠繼續遊走於中日之間。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