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史學者何方辭世官方羞提憲政但承認其敢於直面歷史

2017年10月8日,中共黨史學者何方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協和醫院舉行。 (網友提供圖片)
2017年10月8日,中共黨史學者何方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協和醫院舉行。(網友提供圖片)

葉兵

曾被當局指責為仇視毛澤東的資深中共黨史學者、原《炎黃春秋》雜誌編委何方10月3日突然逝世,終年95歲。何方先生遺體告別儀式10月8日在北京協和醫院舉行,當天官方首次公開承認何方生前在學術研究中敢於直面歷史,反思自我。也有評論認為,一批敢說真話的救黨派老人日漸凋零,他們曾經寄望於現任中共領導層推行憲政,但現在對於體制改革的議題可能已經無話可說。

何方突然逝世的消息近日在海外中文媒體獲得廣泛報導,但中國大陸除了官方媒體澎湃新聞網站刊登一則簡短消息外,其他媒體甚少關注。何方曾任原炎黃春秋雜誌編委。而這份以反思中共歷史錯誤、對當政者敢於批評建言的期刊去年7月被當局徹底調換編輯人員,並更改其法人代表。何方本人此前因其史學著述的觀點不同於當局而遭到通報批評,引發熱議。

據何方遺體告別儀式的一些參加者介紹,到場人數超過500,其中包括原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等老炎黃春秋編輯部人員和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胡德華以及網傳曾上書力促中共19大參加人選公佈財產的馬曉力等立場溫和包容的紅二代人士,以及眾多同情何方的自由派知識分子。

中國資深記者高瑜在告別儀式上送了花籃和輓聯,稱讚何方著書立說求實求真。她稍後發推說,工作人員奉命用墨筆塗掉紀念冊上杜導正的悼詞“喚起民眾,實現憲政!”,連杜導正的名字也塗掉了。

原中共中央委員、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跟帖表示,由此證實:民眾是不准喚起的,憲政是禁止實現的--這就是維穩,這就是初心。

有網評稱,原炎黃春秋編委丁東收集的友人悼念何方的數十篇挽辭上網後遭封殺。

據維基百科介紹,這位有近70黨齡的中共黨員歷經坎坷,幾起幾落,但晚年並未消沉,致力於中共黨史研究,寫出多部專著和多篇論文,對涉及毛澤東領袖地位的遵義會議和延安整風等問題剖析並提出獨到見解。

法學家賀衛方在悼文中寫道:何老年過七十仍筆耕不輟,以其豐富的歷練和學養洞察歷史,針砭時弊,對馬克思列寧學說,中共、蘇聯歷史以及中蘇關係史,對張聞天的功績地位等領域所做反思和研究均堪稱經典,啟迪後人。

何方早年曾擔任中共元老張聞天的秘書,晚年與曾擔任毛澤東秘書的百歲老人李銳和原炎黃春秋老社長杜導正等黨內自由派人士一起努力敦促中共實行政治民主化改革。1949年中共建政前,毛澤東領導的武裝革命曾將反獨裁、爭自由和實行憲政民主作為爭取民意的口號和承諾。

2016年五月,中紀委駐中國社會科學院紀檢組通報批評時年94高齡的何方長期以來主張民主社會主義、仇視毛澤東、搞歷史虛無主義。何方隨即去信自辯。此事發生後,曾引起輿論高度關注。據悉,至何方後事處理期間,當局對其受通報批評一事仍未作結論。

到場參加何方遺體告別儀式的中國現代史學者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表示,畢竟這位老人家還是中共黨員,反正遺體還是蓋著黨旗,雖然這個黨跟這些有理想有氣節的老黨員相互之間可能已經沒什麼感情了。

章立凡: 所謂中央巡視組拿他來當典型,說什麼仇視毛澤東什麼的。何方還寫過一份抗爭的自辯,駁斥他們這些說法。應該說他對中共的歷史錯誤作了比較系統的反思和研究,然後總結。我覺得這個從史學的角度來講是非常有價值的,因為很多也是他的經歷,也是第一手的。而且他也是比較客觀地來談這些事。所以我覺得給他扣歷史虛無主義的人自己才是歷史虛無主義。

這位在北京的歷史學者和時政評論人士指出,從過去五年的歷史來看,現在執政的中共沒有如何方等救黨派體制內人士期待的那樣對歷史進行認真反思,吸取歷史教訓,而是出現回歸毛澤東時代的傾向,很難看出會有長遠的未來。

章立凡:這些老人家內心可能還是愛這個執政黨的。還是希望這個執政黨能夠鳳凰涅槃。可是現在看,他們的這個希望可能得落空。

何方去世後,其原所在單位發出一份訃告,稱其為中共黨員、中國社科院日本所原所長、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副部級離休幹部,對其離世表示沉痛,但未提及其貢獻或過失。不過,該所在10月8日發布的悼詞點到為止地觸及了被認為敏感的問題。悼詞稱,何方同志在長期的國際問題和黨史研究中,敢於直面歷史,反思自我。悼詞讚揚何方治學嚴謹,務實求真,一貫重視科學的理論和方法,重視學術探討和爭論,認真研究現實問題,對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

中國社科院日本所悼詞承認何方生前敢於直面歷史反思自我,始終關注中共和國家前途命運。 該官方悼詞未提中紀委巡視組曾批評其仇視毛澤東,搞歷史虛無主義。 (網友提供圖片)
中國社科院日本所悼詞承認何方生前敢於直面歷史反思自我,始終關注中共和國家前途命運。該官方悼詞未提中紀委巡視組曾批評其仇視毛澤東,搞歷史虛無主義。(網友提供圖片)

美國之音週日致電社科院日本所負責辦理何方後事的治喪小組,一位姓武的先生表示,他未獲得接受媒體採訪的任務,隨即掛斷電話。治喪小組一位女士表示,何方的後事處理得很順利,她對這位長者去世感到悲傷。被問及何方遭受中紀委通報批評其仇視毛澤東和搞歷史虛無主義是否有新的說法時,這位女士表示,她是後來調到日本所的,不了解相關情況,建議記者聯繫高洪所長。記者多次致電高洪所長手機,但對方未接。

何方遺體在告別儀式結束後根據其遺願捐贈,供醫學研究。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