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上)


记得1938年德国“水晶之夜”前夕,突然,上万犹太人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被纳粹驱逐到波兰。由于共产党和纳粹同是侵犯人权的极权主义,他们也同样欺凌歧视人民。在中共十九大到来之前, 数以千计的访民被北京警方以地毯式大扫荡的方式抓捕驱逐,或被扔荒山野岭,或被软禁家中,或陷黑监狱。


福州访民曾聚会在省高院门外维权

大约二千万访民的存在,在中共所炫耀的“和谐社会”锦绣缎面上,撕开了一道重重的裂痕。中共一贯的做法是“不去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为对付访民“闹事”,他们掌握了十八般武艺,令无权无势的访民在国内抗争的空间式微。

但是,中国访民绝不是消极被动的苦难承受者,他们采取游击战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于是,一批勇敢坚毅的中国访民跨洋过海,跑到美利坚去讨公道了。在美国,他们上演了一幕幕拦截中共领导人车队喊冤的惊险剧目,震惊了世界。就如网络语所称的“屌丝逆袭”,即弱小者为维护自己权益所做的还击。

今年9月底,来自上海的企业家、旅居美国的访民袁建斌先生,在纽约召开记者会,介绍了“中国访民抱团取暖理事会”的工作: 他们理事会已在纽约起诉李克强,开放了推墙软件,并组织了上百访民拍摄小视频,在十九大期间向习近平喊话。

 


上海企业家袁建斌到美国维权

我们欣喜地看到,由袁建斌、胡福清和陈黛丽等人组织的的旅美访民团,正在异军突起。为解决自身所遭受的不公与迫害,他们的将维权运动推进到新阶段:从街头抗争走向与国际人权组织合作,从喊口号到以法律武器追究施害者。旅美访民们更上层楼的逆袭,正在在将中国维权案例推向世界,而他们自己,也正在成为中国公民运动的生力军。

(一),“最牛访民”习近平和当今访民绝境

据估计,当今中国大约有二千万访民,他们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在袁建斌组织的为全国访民发声的“百名访民十九大向习近平说心里话”的自拍视频中,我们看到,全国访民从干部、企业家到工人农民,各行各业各阶层的男女老少都有。作为中国公民,他们本应享有完整的公民权利。

视频一开始,辽宁丹东姜家文先生发言,他向习主席提出“勿忘初心”,说起习近平当年为父上访的事情。习近平在文革时期就成为少年访民。由于父亲习仲勋的缘故,他13岁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关进少管所。16岁时作为“黑帮子女”,习近平被发配至陕西乡下。他逃回北京上访,被公安局监禁半年之久。

在不讲人权、没有法治的社会,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访民。文革结束后,习近平的母亲齐心女士上访多次,终于在中央组织部找到胡耀邦先生,其父的冤案得以平反。但今日掌握了国家最高权力的习近平,却拒绝像胡耀邦一样为走投无路的访民解决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教授于建嵘,曾和他的团队对2000多名访民做过调查。他们发现,只有3人通过上访解决了问题,有60%以上的人因上访被当局关押过。这些数字说明,在中国遵照法律程序文明上访的访民,其反映的问题得到解决的机会微乎其微。

满腹冤情的访民,可以说是中国最贱的贱民。诗人徐琳写过一首《访民之歌》,悲伤地诉说上访者的苦难。“上访的路,布满险阻/ 吃不好,居无处/ 还被官家截堵/ 马家楼,久敬庄/ 黑暗的魔窟/ 受尽虐待和凌辱/ 日日夜夜生死难卜/ 上访的路,饱含凄楚/ 盼清官,来做主/ 却是官官相护/ 天安门,新华门/ 草民岂能入/ 信访局是骗人的局// 收了材料去寻租。”

这首歌词道出了当局对付访民的各种手段,例如“截堵”,即蛮横地把人拖上车拉走;“魔窟”指违法关押访民的黑监狱;“寻租”则是引入权力干预而获利的行为,例如各地官员为了制造“零上访”假象,向强行遣返该地访民的北京保安付钱。近年来“截访”成了“劫访”,访民遭受越发严厉的暴力打压,呼救无门,陷入绝望的境地。

目前在美国带头抱团取暖的袁建斌先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袁建斌曾是上海齐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同时拥有一家台湾合资企业。当他的企业准备美国上市时,当局勒令他让台湾股东退出,被他拒绝。之后袁建斌遭受一系列打压,失去了企业,被关押遭受酷刑与虐待,他本人差点被警察谋害,就连他那刚6个月的美籍女儿,也在中国被绑架失踪一周。

(二),弱者的武器:在美拦车告御状

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中国,上千万人背着各种冤案:被迫害、被下岗、被强拆、被致残致死、被经济掠夺等等。有将近百万的访民带著满腹期待,到北京上访求助,他们一度相信“上达天听”就能解决问题。在上访多次失败求告无门之际,他们拿起了“弱者的武器”,例如到北京鸣冤抗议,撒传单、放鞭炮、喊口号,甚至堵路、跳金水桥、裸奔或以死相拼。

作为弱势者的访民当然知道,组织起来才有力量。前几年,福州访民就曾组织一个“每周一聚”活动。参加“每周一聚”的人每周集合在省高院举牌喊冤。后来,聚会参加者陆续被抓,甚至从行政拘留升级到刑事拘留。上海的访民组织一度规模更大,曾有一千多人的抱团取暖,一齐去国务院信访办集体上访,其结局是,他们全被早已等候的车辆粗暴押送黑监狱。这一切表明,在党国的严厉打击下,“弱者的武器”在中国统统失效。

就在国内访民抗争的传统剧目逐渐凋零之际,逃到自由美国的访民重拾“弱者的武器”,展开一系列维权活动。他们开始在联合国前上访。后来转向针对来访的中国领导人进行拦车告御状活动,曾先后十几次拦截了包括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等国家领导人的车辆,造成很大的国际影响。
 
2015年9月习近平第一次访美,其车队就在国务院外被数位冲出围栏的访民成功拦截。我在瑞典一次又一次观看马永田和李焕君等人奋不顾身,用身体拦截车队的视频,真是激动不已。
 
 
习近平到华府,中国访民拦车鸣冤。

 

当自由世界的电视台权都转播中国访民在美国拦车的镜头,那是让我们扬眉吐气,令独裁者难堪不已的时刻。

一些研究民众抗争的学者将这一类抗争称为“表演性上访”。然而,这些远渡重洋而来的访民,却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表演”,例如,李焕君在拦车时被警察强力拘捕,受伤骨折。这种悲情抗争的方式,在世界上获得了轰动性效应,逼得一名负责习近平安全的官员不得不出来与访民交谈,接收了访民申冤材料,并和李焕君合影。

今年5月初,习近平访问美国佛州。袁建斌和众访民一起前去川普的海湖庄园,向习近平鸣冤请愿。佛州示威结束后,袁建斌在回酒店途中,遭到两名中方人员开车冲撞截停,直到他向美国警察报警,才转危为安。

这样惊险的具有戏剧性的华府上访,产生了巨大的新闻价值。但是,旅美访民们所追求的目标,他们所遭受的冤屈,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有些访民还遭受了当局的报复,他们在国内的家人被逮捕。这就需要袁建斌等有勇有谋的组织者,去寻找更为有效的抗争手段。(未完待续)

2017-10-15

茉莉,《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