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李強登場廣受矚目


李強在中共十八屆七中全會當選

江迅

江蘇省委書記、「之江新軍」代表李強當選中央委員,他擁有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是十九大「入常」人選。去年省級高層調整,他由浙江省長調任江蘇省委書記,傳遞出的信號耐人尋味。

中共十九大前四天,即十月十四日,中共十八屆七中全會閉幕。全會遞補十一名候補中央委員成為中央委員,其實他們的任期只有十天,十八日開幕的中共十九大就會選舉產生新的中央委員。這十一人中,江蘇省委書記李強最為矚目。亞洲週刊八月二十七日一期刊登《政壇新星陳敏爾是習近平親信》,九月三日一期刊登《習家軍蔡奇入局十九大》,蔡奇、陳敏爾、李強三人正是「之江新軍」的三個代表人物。

很少有人注意到,李強的經歷與香港竟然還有點關聯。他出任浙江溫州市委書記、浙江省委秘書長期間,二零零三至二零零五年,他攻讀香港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工商管理專業,獲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二零一六年六月,李強由浙江省長調任江蘇省委書記,不久便將在浙江已形成慣例的三個月一次的縣委書記工作交流會複製到江蘇,舉辦縣委書記工作講壇。據浙江一位政府人員透露,李強在第一次講壇總結講話行將結束的時候,突然即席「約法四章」,引發輿論熱議,贏得讚許。

破除官場陋習

他說:第一,今後會議發言和書面報告,不要在開頭講「尊敬的某書記、尊敬的某省長」,李強幽默道,台上坐著十幾個人,有時候尊敬又不到位,也不太好啊;第二,省內開會不要對省領導講話言必稱「重要講話」,重要不重要,關鍵看落實;第三,會議發言不要一字不漏念稿子,但也不等於要求大家都去背稿子,關鍵是發言要結合工作實際,有感而發;第四,對省領導的批示,沒明確要求報結的,不要動不動做文字遊戲、文來文往,明確要求報結的,必須認真報結。

李強最後說:「今天省市縣三級幹部都在,我知道對以上問題大家心中也很糾結,我把這四件小事講白了,希望大家這麼執行。」李強對江蘇幹部很接地氣的「約法四章」事關文風、會風、作風,它將一個時期以來官場上的阿諛奉承、繁文縟節一一點破,對官場陋習「宣戰」,體現了李強求實務實的為官風格。在此前的一次省委全會上,李強曾向全省公務員下達號稱江蘇「史上最嚴禁酒令」:今後省內公務接待一律不喝酒,這要作為一條「高壓線」,嚴禁任何人打「擦邊球」。為政持重的李強重拳治吏,讓輿論驚呼「震撼江蘇政壇」。

一年多前的六月底、七月初,距離十九大召開尚有一年多時間,中國內地省級高層人事再次迎來密集調整期,成為展望十九大人事布局的重要觀察依據。在此波頻密的省級高官變動中,最大看點無疑是當時五十七歲的李強從浙江省委副書記、省長調往江蘇,出任省委書記。這是李強首次離開故土,跨省擔任省委書記,也是近六十年來蘇浙兩地第一次省級主管的任職交流,更是改革開放以來浙江省長首次異地提拔為省委書記,其傳遞出的多重信號耐人尋味。

李強生於溫州里安縣(現已撤縣改市),經浙江農業大學學習後,一九八二年從里安縣一名工人變成莘塍區委幹事,踏上仕途起點。一九八四年,二十五歲的李強擔任共青團里安縣委書記。一年後,李強調至浙江省民政廳,步步晉升,成為省民政廳副廳長,三十三歲的他是浙江省最年輕的廳級幹部之一。此後,李強先後以金華市委常委的身份兼任金華下轄的縣級市永康市委書記,任浙江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浙江省工商局長、溫州市委書記。他甫一上任,就創下溫州政壇兩項紀錄:一是時年四十二歲的李強,是溫州建市三十多年來上任年齡最小的一位市委書記;二是溫州建市後唯一的溫州本地人就任書記。

溫州是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的沿海城市,民營經濟是它最大特色。在充分調研後,李強意識到,步入新世紀後溫州到了必須創新的關鍵時刻:原先的先發優勢已不再明顯,發展軟環境越來越成為區域綜合競爭力的重要標誌,最讓李強感到危機的是,近年溫州已有近千家企業外遷,上千億資金「外逃」。造成溫州「產業空心化」的重要原因,是企業及群眾對溫州經濟發展軟環境的積怨:「最艱難的是用地,最麻煩的是審批,最頭痛的是檢查。」於是,李強痛下決心,掀起一場席捲溫州的特殊革命,他將之宣稱為「效能革命」。

效能革命四項禁令

作為李強所力倡的改革新政,「效能革命」的主體對象為溫州市全體機關幹部,同時發出「四項禁令」:嚴禁有令不行,嚴禁辦事拖拉,嚴禁吃拿卡要,嚴禁態度刁蠻。「效能革命」革了衙門痼習,攪活一池春水。李氏新政開展後第一個月,溫州有八十名機關幹部因違反禁令而分別受到免職、撤職處分;第一年全市簡化辦事程式、縮短辦事時限的有一千五百八十二項;市行政審批中心窗口承諾件的辦結率從五成六提高到八成以上。

溫州人商行天下,如何將遍布世界的溫州人這一城市最寶貴、最獨特的資源開發利用好,是李強執掌溫州後經常思考的一個問題。二零零三年十月,他主導在溫州舉辦首屆世界溫州人大會,來自六十個國家和國內一百一十八個城市一千五百名溫州鄉賢回到家鄉,共謀溫州新發展。世界溫州人聯誼總會同時成立,使二百多萬在外的溫州人有了一個共同新家。在李強眼裏,開放是溫州人取得成就的寶貴要素。開放讓溫州人走出去,企業外遷,資金外流,寫下了溫州人的奇蹟;開放也要讓溫州人引進來,以期實現資金回流,項目回投,將「溫州人經濟」成為溫州新一輪發展的驅動器。世界溫州人大會的召開,令一大批在外創業成功的溫商帶著回歸項目返鄉投資。

習近平欽定李強任秘書長

二零零四年十月,擔任了兩年半溫州市委書記後,李強再一次返回省城,履新浙江省委秘書長,輔佐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處理省委的一些日常工作。省委秘書長俗稱省委書記的「大秘」,通常由省委書記欽定,由此可看出習近平對李強的厚愛。李強任職省委秘書長逾七年,是改革開放以來在浙江省委秘書長崗位上幹得時間最長的一位。自習近平二零零七年三月離開浙江調任上海市委書記後,李強輔佐的是從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崗位上調任浙江省委書記的趙洪祝。

自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起,李強開始厚積薄發,從省委副書記到浙江省代省長、省長,再到十八大順利入選中央候補委員。熟悉李強的都知道他作風穩重務實,為人低調謙和。但就是這樣一個在公眾眼裏是個好脾氣的人,甫一掌舵省府,就雷厲風行地對政府自身利益作出毫不留情的改革。李強說:「我到省政府工作後,抓的第一件大事,開的第一個大會就是審批制度改革,努力把浙江打造成為審批事項最少、辦事效率最高、投資環境最優的省份之一。」這項改革核心要義在於簡政放權,釐清政府權力清單。

推動建設特色小鎮

在經濟新常態下,如何實現經濟轉型升級?作為長期走在全國經濟發展前沿的浙江,亟需破解空間資源瓶頸的制約。在經過一番深入的調研和思考後,開具了一張非常獨特的「妙方」:建設特色小鎮。二零一四年起,由李強首倡的「特色小鎮」建設,成為他推動全省經濟轉型升級和統籌城鄉發展的主要抓手,被列入浙江《政府工作報告》的重要工作內容。省政府提出重點培育和規劃建設一百個特色小鎮。李強主導「造鎮計劃」,「小鎮經濟」風生水起,成為浙江走在全國前列的又一張新名片。特色小鎮建設也引起習近平最高智囊中財辦主任劉鶴的關注,劉鶴為此率隊專程前往浙江調研特色小鎮建設情況,給予高度肯定。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李強以浙江省長的身份主持了最後一次會議,即浙江省慶祝中共成立九十五週年大會。他會後趕赴杭州火車站,乘動車前往二百七十八公里之外的南京,出席當天下午在江蘇省政協禮堂舉行的全省領導幹部大會。會上,中組部副部長鄧聲明宣布中央決定:李強任江蘇省委書記。作任職發言時,李強談及浙江和江蘇的兩個典故。他說:「離開浙江前,我又到杭州西湖的蘇堤上走了一趟,這是蘇東坡在杭州知州任上為疏浚西湖修築的一條長堤,今天已經成為西湖十景之一。江蘇徐州有一座黃樓,也是當年蘇東坡任徐州知州時治理黃河決堤後修築的,今天已經成為徐州五大名樓之一。」李強接著袒露履新心聲:「我講這一堤一樓,主要是提醒自己,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從踏上江蘇這片熱土開始,我就是江蘇人了……」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