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為何出席中國國慶酒會?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右)與中國駐日大使程永華

丁果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與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前黨魁前原誠司結盟問鼎政權,二人比首相安倍晉三更右,將過去侵略戰爭定義為「正義戰爭」,主張釣魚島是沖繩領土,將對北京構成更大挑戰。安倍為贏取選舉加分,親臨中國駐日使館參加十一國慶酒會。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趁著內閣支持率高漲和民進黨內鬥,突然解散國會舉行新一輪的大選,企圖抹去醜聞帶來的陰影,鞏固安倍政權長期執政的態勢。誰知,東京都知事(東京市長)小池百合子不買賬,竟然見招拆招,提前組織一個全新的政黨——希望之黨,來投入十月的眾議院大選。給小池錦上添花的是,剛剛在九月一日接替華裔蓮舫就任日本最大反對黨——民進黨的黨領前原誠司突然表態說,可以解散民進黨,將其併入希望之黨,來與自民—公明執政聯盟一拼高下,最終在日本形成兩黨輪流執政的機制,終結曾經被一度打破的自民黨一黨獨大。換句話說,安倍沒有想到,提前大選的如意算盤演變成他與小池百合子的「雌雄對決」。

小池百合子具有複雜的政黨背景,她從阿拉伯語翻譯和新聞主播的身份投入政壇,從在野黨起家,作為「美女刺客」,與自民黨多次較量,之後又加入自民黨,成為自民黨中最具前途的女性政客,在自民黨內閣和政黨三役高位上創下女性參政的多次第一,她是第一位女性國防大臣,也是挑戰過自民黨黨魁的第一位女性。

本來,小池與安倍關係緊密,但二零一六年,她執意出馬競選東京都知事,與安倍和自民黨高層鬧翻。小池一怒之下以獨立身份參選,卻獲得選民青睞,以四成以上的支持率一舉擊敗自民黨等聯合推舉的候選人增田寬也(前岩手縣知事),再創自己政治生涯的高峰,當選首位女性東京都知事。這個勝利,讓她與自民黨的關係降到冰點。

希望之塾培養政治精英

她在當選東京都知事後,效仿她稱為「台灣爸爸」的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建立李登輝學校),迅速建立一個被稱為「希望之塾」的政治講座,大力發掘政治人才。這個政治速成學校竟然有四千精英報名,最後她挑選二千九百多人入學培訓。靠著這個政治人才班底,小池在二零一七年的東京都議會選舉時,組建新黨——都民第一會,與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再度交手,結果仍然是壓倒性的大勝,贏得一百二十九席中的五十五席,成為第一大黨。令人震驚的是,在這次都議會選舉中,小池竟然把自民黨的執政夥伴公明黨拉到自己的陣營,並聯合了包括共產黨在內的在野黨,對自民黨進行了政治大圍剿,形成對安倍政權的最大威脅。

通過這一戰,小池白合子逐鹿中原的野心和能力一覽無餘。本來,媒體認為她將在二零二零年挑戰自民黨首相,誰知安倍提前解散眾議院,小池不甘錯過良機,立馬再組新黨,爭取與安倍一決高下。雖然是倉促組黨參選,但小池卻信心滿滿。這不但因為她已經有東京都兩戰兩勝的漂亮戰績打底(她推出的政治素人全數當選),同時也有法國總統馬克龍以一個新黨「共和國前進」贏得國民議會選舉的國際範例佐證,小池想要成為日本女版的「馬克龍」。

令日本朝野意想不到的是,安倍最大對手、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在新黨建立後即告分裂,黨領前原誠司放棄黨魁身份,以個人名義投入選舉,而民進黨眾議院眾候選人也將以個人身份加入希望之黨,民進黨參議員則留在民進黨內,維持原有政黨體制。可以預計,眾議院選舉之後,即使希望之黨落敗,它也將取代民進黨,成為日本最大在野黨。

小池是女版安倍晉三

雖然說安倍的第二次執政面臨著最大的挑戰,安倍的傲慢和小池的謙虛形成強烈對比,但希望之黨的崛起未必是敲響了安倍右翼政權的喪鐘。理由很簡單,從政黨光譜來看,與其說小池百合子是女版的「馬克龍」,不如說她是女版的「安倍晉三」。

在修憲問題上,小池原來是激進的制憲派,她與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一樣,主張全面推倒「借來的東西」,即戰後實施的和平憲法,來制定新的日本憲法。後來,她追隨安倍晉三,搖身成為修憲派,她主張從經濟類條目開始修憲,最終取消和平憲法第九條;在對待戰爭歷史清算上,小池持右翼立場,她是日本最大右翼團體日本會議成員,將日本過去的侵略戰爭定義為「解放亞洲」的「正義戰爭」,要求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在釣魚島問題上,她一貫主張「尖閣列島」是日本沖繩領土;在台灣問題上,她是李登輝的追隨者,也是親台日華聯盟的成員,對台灣現任總統蔡英文頗多讚詞,稱她是「堅毅的女性」。當然,被稱為日本最有國際視野的政客,小池是美日同盟的堅定擁護者。只有在核電問題上,小池追隨前首相小泉純一郎,採取無核化立場。

對中國來說,更為棘手的是,屬於中青代政治人物的前原誠司與小池一樣屬於保守右翼,他曾經被稱為「民主黨之鷹」,多次鼓吹「中國軍事威脅論」,而在日美同盟優先的問題上,與小池百合子並無差異。由此可見,如果小池—前原聯手在大選中獲勝,新政府對中國的壓力和挑戰不會比安倍政權小。

安倍十分清楚,無論是修憲還是其他議題,他的右翼立場並不能賺到小池和前原的便宜,而小池與曾經擔任外相的前原在國際化視野上獲得比安倍更大的分數,因此,安倍必須在外交上呈現出更多的靈活性和務實性,才能贏得國民信任。這就可以解釋,為何安倍突然親自到中國大使館參加國慶招待會,期待改善與中國的關係,這是繼小泉純一郎之後,十幾年來日本首相參加中國國慶招待會的第一遭。

保保革新排除左翼勢力

戰後以來自民黨一黨獨大,雖然上世紀九十年代和新世紀分別有三次政黨輪替,但自民黨長期施政的態勢並沒有改變,這次小池借著安倍冒著「違憲」嫌疑解散國會之際,斷然組成新黨與其抗衡,給自民黨政權帶來重大衝擊。然而,仔細觀察,除了社會黨、自由民主黨、先驅新黨的村山內閣(一九九四至一九九六年)和羽田內閣有左翼成分之外,無論是新黨的細川內閣(一九九三至一九九四年)還是民主黨的鳩山、菅直人內閣,掌權的都是自民黨內分裂出來的人。

其實,無論是小泉純一郎還是安倍晉三,乃至小池百合子和前原誠司,他們的執政藍圖都是基於自民黨一黨獨大「終結者」小澤一郎的日本改造論,小澤當年出走自民黨,是因為他認為自民黨在長期執政的利益獲得中失去了遠大的政治理想和目標,因此組建新黨與自民黨分庭抗禮,其目的不是「消滅」自民黨,而是通過「保保革新」,把左翼勢力徹底排除出日本政壇,實現保守左翼和保守右翼輪流執政的兩黨機制,確保日本重新崛起,這就是為何前原誠司情願毀掉第一在野黨的地位與希望之黨合流。

安倍政權執政五年之久,讓民眾產生了「政治審美」疲勞,但小池百合子的崛起,在開啓日本女性首相崛起之路的同時,是否會成為另一個安倍式的「獨裁者」,也令人關注。小池仰慕英國「鐵娘子」撒切爾(戴卓爾)夫人和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她會像撒切爾一樣一戰功成,還是會步希拉里後塵飲恨而歸,各方拭目以待。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