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國國家隊隊醫:奧運選手全面使用興奮劑

一位中國國家隊前隊醫向德國媒體披露,上世紀80及90年代,中國奧運選手曾大規模使用興奮劑。據她稱,在得到官方支持的該計劃中,超過1萬名運動員服用了興奮劑以提高成績。

USA Los Angeles Olympiamannschaft China 1984 (Getty Images/AFP/)
1984年參加洛杉磯奧運會的中國體育代表團

原中國奧運體育代表團的隊醫薛蔭嫻稱,作為國家推動的興奮劑體系的一部份,數以萬計的中國運動員在1980到1990年代系統性地使用違禁藥物來提高成績。

在德國電視一台(ARD)週五播出的一段采訪中,薛蔭嫻表示,至少有一萬人參與了這種行為。她說:"(中國運動員在此期間獲得的)所有國際獎牌都應該被收回"。

這一指控與中國官方此前對興奮劑問題的表態形成反差,中國政府否認與運動員出現的興奮劑個案有任何關聯。薛蔭嫻所述也與在1984到1992年間擔任中國奧運體育代表團首席隊醫的陳章豪的說法相差甚遠。陳章豪2012年在接受《雪梨先驅晨報》采訪時說,在他擔任隊醫期間有大約50名運動員服用了興奮劑以提高成績。

誰不用就離隊

薛蔭嫻在1980年代是中國國家體操隊的醫務監督負責人。她表示,有關部門堅持讓所有項目的團隊使用興奮劑,包括足球、排球、籃球、乒乓球、羽毛球、游泳、體操、舉重等。"如果你拒絕用,就得離隊",她還補充說,青少年隊員也服用興奮劑,年齡最小的只有11歲。

China Peking olympisches Anti-Doping Labor (picture-alliance/dpa/G. Breloer)

她在接受《南德意志報》另一次采訪時表示:"只要不被抓住,你就是個好運動員。政府只想要金牌,並不在乎手段。"薛蔭嫻說,當後來她的一位同事告訴她年輕的男選手因服藥出現了可疑症狀時,問題的嚴重性才暴露出來。

據薛蔭嫻稱,由於她拒絕給一名體操運動員使用違禁藥物,1988年漢城奧運會期間她被解除了體操隊隊醫職務,但仍在其他體育機構從事醫務工作直至1998年退休。

他們想堵住我的嘴

現年79歲的薛蔭嫻2015年同兒子、兒媳一起離開中國,目前三人均在德國申請避難。出走的原因是她在2012年接受《雪梨先驅晨報》采訪、指責中國當局"肆無忌憚"濫用興奮劑行為後感覺受到打壓。

她對德國電視一台表示,在她出國前政府部門曾試圖恐嚇她不要開口說話。"有一次,8個人來到我家。他們想讓我保證不說出服用興奮劑的事。他們要求我放棄這個念頭。我說我不能這麼做。他們是想讓我保持沉默。"

電視一台和《南德意志報》向中國有關部門發出的求證詢問沒有得到回復。

在德國安全嗎?

據《南德意志報》報導,薛蔭嫻和兒子楊偉東4個月來一直在等待德國政府對他們的庇護申請作出回復。楊偉東稱,在他們剛到達時,在難民安置中心附近曾被一名"中國特工"尾隨監視。不久後,他們一家人被安排到另一處難民住所。在說到母親揭露國家支持的興奮劑丑聞的時候,楊偉東說:"政府害怕這些人說出真相。"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Alexander Pearson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