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就是要實現全面管治


深圳福田站原本預留空間作一地兩檢,但最終方案卻未有採用。資料圖片

林鄭政權那麼大力地推西九一地兩檢方案,不必要地設下完成的死線,與當年23條立法很相似。從林鄭政權現在向外公佈的資料,無論從法律上、便捷上、經濟效益上,西九一地兩檢方案不存在必然要推行的理據,頂多只是眾多可行方案之一,其實因涉及的複雜法律爭拗,更可能是最差的方案。因此,林鄭政權以那麼不合乎比例的力度去推一地兩檢方案,真正的原因肯定不是一地兩檢本身,必是林鄭政權背後的老闆,也就是中共,另有所圖。林鄭政權現在只是陣前卒,竭力要完成老闆交下的政治任務。

相信中共也絕不在意香港高鐵的一地兩檢安排必須設在西九,因那對中共沒有任何直接的利益關係。現在泰山壓頂般推西九一地兩檢方案,不容香港有異議,背後必另有更重要的政治目的。深圳福田站原先是預留了地方供一地兩檢,但在雨傘運動期間突改變計劃,撤銷了福田一地兩檢安排,導致大面積的站內空間被浪費,可推算這是與中共修改了對港政策有關。

雨傘運動後,中共更下定了決心要實現「全面管治權」,以壓制香港的民主力量。從這幾年的事態發展,尤其是宣誓事件及第五次釋法,到習近平宣稱要「牢牢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中共要在香港實行威權統治已是昭然若揭。

過去中共可能也是隱晦地進行這計劃,現在是明刀明槍,向港人清楚展示這意圖。因此,現在力推西九一地兩檢方案,實是項莊舞劍,志不在甚麼使高鐵旅客更便利,實是以此彰顯中共威權下的「全面管治權」。

威權統治的基本招數就是透過操控法律的制訂及執行權力,在香港更加上任意解釋《基本法》的權力,可任意地扭曲法律條文或修改法律,為威權統治添上一層「合法」的外衣,促使人民無言接受由法律權威所確立的威權統治。

其實威權統治或「全面管轄權」最重要的一點,並不是威權政府怎樣操弄法律去達到甚麼政治目的,而是在於法律經威權政府舞弄一番之後,大部份人竟還是默然接受了。當大家都不發聲,這可證明大部份人或是被嚇怕了、或被收買了、或失去了抗爭意識,威權就成功建立起來了。

坦白說,一地兩檢不像23條立法,不會直接限制港人的言論自由;也不像國民教育,港人的思想自由不會被直接侵害;亦不像真普選,能為香港直接打開實現真正自治的大門;由一地兩檢所引發的威脅非常含糊,因而不為大部份港人所察覺。

林鄭配合破壞一國兩制

現在政府的方案,重點根本不是在香港地域中的西九設立「內地管轄區」實行內地法律,而是要在《基本法》中的第20條,在人大常委會授權下,由香港特區自己,在本是用來守護港人的高度自治圍牆上,打開一個大洞,讓中央可隨時進來。其不易讓人察覺的,是因圍牆雖被破開了大洞,但會即時設上門閘,讓高度自治的圍牆看來仍是堅固無隙。卻不知,此着真正目的並不是要在此時就要引清兵入關,而是能夠在眾目睽睽下,中共在林鄭政權配合下,公然破壞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但很多港人竟還以為這是為了香港利益而做。能這樣明目張膽地破壞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港人竟是無動於衷,當將來有更重要的政治需要時,就可故技重施,不用顧忌了。

明白了背後的威權意圖,反對西九一地兩檢方案的方向也可更清楚。或許在此役,以中共當前的強勢,及林鄭政權比梁振英政權更願意及更有技巧地去配合中共的威權,一地兩檢最終會被立法會通過的機會很大。但此役只是港人與威權抗爭的漫長戰爭中的一仗,重要是以戰養戰,以此喚醒更多港人,讓他們看見現在我們不再是爭真普選,實是在威權步步進逼下,怎樣堅定地守護香港的自主。我們要在每一仗,令威權即使能勝了,也要它付出沉重代價。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