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报》:中国梦充满矛盾与紧张关系

西班牙围绕加泰罗尼亚独立与否的政治危机、日本众议院提前选举的结果以及欧洲联盟围绕成员国内跨国劳工地位问题的讨论,是23日出版的法国各全国性大报凸出关注的三大主题。中共19大之际,《费加罗报》观点版发表署名专栏文章:“习近平:让中国再次成为最伟大的国家”。(Xi Jinping: "Make China the Greatest Again")

《费加罗报》专栏记者Nicolas Baverez这篇文章的标题借用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但作者显然认为,习近平不仅是想让中国再次伟大,而且是要再次成为最伟大的国家。文章写道:不出意料,中共19大为习近平加冕。在将一切反对力量削弱于无声、将一切民事权力与军事权力集于一身之后,习近平正成为自毛以后最有权力的中国领导人。不指定接班人使他在2022年以后继续执政成为可能。他埋葬了邓小平的遗产,确认了他启动的两项革命。对内,个人崇拜重新抬头,伴随着日显强硬的极权主义;对外,确立一个有征服心的全球性大国,而此时美国的领导地位正在民粹主义压力以及特朗普不负责任的混乱逻辑的压力下瓦解。作者就此指出,最近十年来中国地位的惊人上升更是得益于美国的削弱,而不是中国自己的现代化。在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年时,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的目标能否实现还很难说。习近平在其第一任期下完成的革命及进入强国时代的决心都留下不少严重的后遗症。在所有领域掌握政权伴随着沉重代价,利用反贪腐运动清除江泽民和胡锦涛的人马震撼了中国共产党,75万中共领导人受到惩治,3万5千6百人被司法追究,中央委员会205名成员中有10%的人被判刑入狱。增长至上的代价是15万5千家国营企业的重组被搁置,影子银行兴起使得地下金融已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80%,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从2007年的150%猛增到目前的260%。马克思主义理论回潮,对人权活动人士和律师越来越严厉的打压,对社交媒体的严格监控,这些都造成日渐严重的社会紧张关系。在南中国海一些有战略意义的岛屿上开发并部署军事设施显露出的扩张主义,以及一带一路所代表的新殖民主义,在亚洲和非洲引发不安和抵触,而发达国家则启动保护措施,应对诸如钢铁倾销类的不公平商业行为,防范中国在基础设施或高科技领域获得有战略意义的控制权。

文章指出,习近平与他的父亲不同。习仲勋曾在党内受到清洗,1962因为主张优先改革而不是优先夺权而险些送命。而习近平则是在开始中国模式现代化之前,先要坐稳权力。但在第二任期开始之际,习近平也面对巨大挑战。将一切权力集中于红色皇帝手中以及集权主义重新抬头都可能不利于国家的进一步改造。从经济、社会和环境角度看,中国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由工业和出口驱动的增长模式向靠内需和服务带动的模式转型十分缓慢。自2010年以来,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的只从35%增长到40%;2015年夏季的金融市场动荡后的复苏动力主要来自制造业的增长;冶金业并未减产,煤炭消耗持续攀升,靠贷款支撑的增长模式持续,使得债务有可能在2022年时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00%,滋养着金融和房地产泡沫。但尽管如此,习近平在经济改革、尤其是在至关重要的国企重组和贸易和金融开放等领域的改革面前仍然谨小慎微,在整顿纪律和政治控制方面却咄咄逼人。

文章继续写道,邓小平时代围绕集体领导和停止大规模清洗达成的共识被打破,这在党内引起不少意见。煽动民族主义已经不足以压制对经济和社会的把控引发的不满。扩张主义的代价沉重,也在亚洲引发军备竞赛,并将美国重新拉回亚太地区。文章的结论是: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不再掩饰其雄心,但中国梦却充满矛盾与紧张关系。

法广RFI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