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如何審查你的思想?

能夠控制訊息傳播的話,就能控制人們的思想與行為。這正是中國的習近平政府所倚仗的管治之道。

在重要的政治會議召開前夕,更是如此。

五年一度的全國代表大會,今年將迎來第十九次,會議將於下周展開,總書記習近平治下的新一屆領導層即將揭曉。

審查者相當忙碌,一方面限制言論,另一邊廂又著力傳播特定訊息。他們監察著社交網絡上的關鍵字與表情包,一旦發現任何有反抗意味、或嘲諷國家領導人的內容,立即將其屏蔽,發表這些內容的網民則很可能被舉報給政府。

在即時通訊軟件「微信」中,包含「習近平」或其別名「小熊維尼」的訊息,無法發送至多人對話群組,關於習近平或前任國家領導人的表情包亦然。

Composite picture of Xi Jinping, Barack Obama and Winnie the Pooh characters
這張圖片,將習近平與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比作小熊維尼與跳跳虎,亦遭中國當局屏蔽

表面上,中國社交正逐步開放:一座又一座高度發展的新型城市,街上處處是荷裏活最新猛片的海報;電子貨幣的普及程度領先全球;打扮入時的年輕人騎著隨處可見的共享單車,遊走於先進現代的光景之中。

然而,自五年前習近平上任以來,公共言論空間的審查日益嚴苛,從政治思想到性生活,中國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均被嚴控。

奧運帶來自由?

BBC illustration for Chinese censorship piece

在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來到中國,會感到這裏是一個表達自由越來越開放的地方。

當時政府頒下新規,外國傳媒記者毋須得到地方政府批准,就可自由通行全國各地。

今天看來也許難以置信,但當時,谷歌搜索沒有被屏蔽。

中國本地傳媒的調查報道質量不斷進步,如《南方周末》或《財經》雜誌的報道,堪與國際傳媒比肩。

我還記得當年出席一個公開活動時,曾與一群記者一道,與一名外交部發言人表示種種憂慮,而那位發言人向我們重申,一切都會好起來。

「別擔心,」他笑著說道,並做出推動汽車換檔桿開車的手勢:「中國只有一個方向,那就是向前。」

今時今日,這個比喻或許已不太凖確。

「防火長城」

A Chinese lady walks as she types on her smartphone on the Great Wall in Mutianyu, near in Beijing on 23 April 2016.
中國有著名的萬里長城,也有「防火長城」,將政治不正確的網絡資訊拒諸門外

當年,很多人都相信「互聯網是不可能被控制的」——這似乎是全球性的新現實。

但中國政府卻成功找到了控制互聯網之道。中國並沒有與世界網絡接軌,而是建造出「防火長城」,在內構建出一個類近內聯網的封閉網絡。

中國民眾無法自由瀏覽國際特赦組織、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等網站,除非他們使用「虛擬私人網路」(VPN)來翻越防火長城。

隨著十九大臨近,當局針對VPN展開撲殺行動,例如要求蘋果公司將中國版應用軟件商店App Store內的VPN應用全數下架。

為了不被踢出中國這個龐大市場,蘋果公司順應了中國政府的要求。

多年以前,谷歌也面對著同一抉擇:配合中國政府審查搜索結果,或被踢出中國。谷歌沒有屈服,自此被中國政府屏蔽於防火長城之外。

監察「微信」

BBC illustration for Chinese censorship piece
「微信」在中國極為普及

中國最有效的監控工具,同時也是中國最多人使用的通訊方式。

在中國,幾乎所有會上網的人,都會使用即時通訊、群組通訊、圖片分享、地點搜索與電子支付等多項功能於一身的「微信」(WeChat)。

在政治敏感時期——譬如十九大臨近的現在——微信上很多字詞均會被屏蔽或引來監控。發送一些敏感度較高的字詞,甚至會引來國安人員登門造訪。

早前頒布的新規,也將群組通訊內出現任何敏感內容的責任,歸於群組發起人身上。可以想像,一個足球群組的管理員,現在會對群組成員醉後所發的訊息感到相當緊張。

讀者或許會質疑,一個由大型科技集團騰訊、而非中國政府營運的手機應用,怎麼可能有如此嚴密的監控。

但在中國監管機構「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改小組辦公室」(簡稱網信辦)的監管之下,營運網絡平台的民營企業,不但要實行內容管制,還必須將發表敏感內容的使用者上報給「有關部門」。

對中國民眾、以至身在海外的中國民眾而言,微信除了是通訊軟件,還是他們最主要的新聞資訊平台。只要管控微信上傳播的內容,就能有效地控制新聞傳播。

與此同時,試圖挑戰微信壟斷地位的其他競爭者,發展亦受到限制。譬如在國際上十分流行的通訊軟件Whatsapp,就因為無法被中國當局100%掌控,而在十九大臨近之時被「屏蔽」,沒有VPN的用戶無法使用。

目前還不清楚,針對Whatsapp的封鎖,只是因應十九大召集的暫時性措施,還是長期性的。

嚴控新聞傳媒

A man walks down the street as the CCTV Tower looms in the background in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in Beijing on 20 January 2017.
去年,習近平曾視察中央電視台總部

中國的報章及電視台均由中國共產黨全面掌控,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去年,習近平曾視察《人民日報》、新華社及中央電視台三大官媒的總部,並要記者對黨要絶對效忠,「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均要緊跟黨的領導。

這樣還不夠。為免一些記者仍然不聽話,今年十九大的報道又被加諸多項限制:所有關於十九大的專家學者訪問,必須獲得有關新聞機構的領導層、以及中共中央宣傳部的許可。

這樣的審查制度,範圍不只政治議題,其他範疇亦被波及。

現時,中國的網上書店必須加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評級體系,當中的評核標凖備包括「道德價值觀」。以富人、名人及明星秘聞為題材的人氣微信公眾號則被迫關停,因為這些話題被認為有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淨化電視劇

BBC illustration for Chinese censorship piece

不久之前,低成本網劇是開拓中國網上言論空間的一大渠道,中國也曾經出現以同志為題材的情景喜劇。

但現時視頻網站已被勒令停播海外節目,中國本地製作的網絡節目,則面對與電視節目一樣嚴格的內容審查。

在中國的電視上,連激情擁吻的場面也十分少見。

兩年前一部大型史劇《武媚娘傳奇》,因為女角戲服「忠於史實」地露出乳溝,被指過份暴露,被迫重新剪輯將大部份女角畫面轉為特寫,否則不准播映。

在習近平年代,像這樣由國家嚴控道德價值觀的案例,可謂屢見不鮮。

上個月,當局頒布新規,要求電視劇必須「豐富人民精神文化生活」,並鼓勵電視劇「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此前頒布的規定則要求,電視劇不可出現婚外情、賭博、毒品、同性戀等「不道德」行為。

在這部強大的政治宣傳機器中,一個高於所有的人物形像漸見鮮明。

「習近平個人崇拜」?

BBC illustration for Chinese censorship piece

中國當局的審查制度壓制異見,同時致力宣揚一種思想,引導民意相信當今中國所有良好發展,全都源於一人——習近平。

近日,一個宣傳中國政府近年成就的展覽在北京開幕。在偌大的展廳中,中國政府在科學、交通、軍事、經濟、體育、少數民族等多方面的成就展示,均有大幅習近平肖像置於居中位置。整個展覽中有數以百計的習近平肖像。

連日來,英文官媒《中國日報》每一日的頭版報道,均圍繞習近平的指示,對全國不同村、鎮、市帶來的正面影響。有中國民眾笑稱,這樣報道,與朝鮮媒體報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手法如出一轍。

中國政府官員發表講話時,往往也要多番強調自己推動的政策,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

一旦質疑「習核心」,整個國家的審查機器就會排山倒海地壓向你。然而,究竟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當中的界線卻始終模糊不清,當局從來沒有作出任何清晰界定。

如此一來,民眾自會瞻前顧後,而當局要出手打壓,便毋須交代任何確切理由。

不論是傳媒編輯、漫畫家、記者、影視導演、網上博客、電視笑匠、社交網站管理員在工作的時候,還是每一個中國平民在與家人朋友通訊、交流之時,無一不是小心翼翼,唯恐掉入「敏感」領域。

總結而言,中國的審查相當成功,而全世界不少國家,正以羨慕的眼光從旁觀摩著。

(BBC)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 BBC駐北京記者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