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後 香港政治空間收窄

梁美儀

曾經期盼,換上新特首,香港社會政治氣氛可寬鬆一點點;但觀乎十九大後的形勢,大家還是「緊握扶手」好一點。

國家主席上周在中共十九大上發表報告,在有關香港的部分提及要「有機結合」中央對港澳的「全面管治權」與特區的「高度自治權」,而港澳特區須「保障和改善民生,有序推進民主,維護社會穩定,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憲制責任」。

到現在仍未能透徹了解如何「有機結合」中央的全面管治權和特區的高度自治權,但明言「有機」,即是說這兩權力是有生命的、會成長的、會演變的,兩者不再是各有城牆互不干涉,相反兩者會愈來愈長得密不可分、界線愈來愈分不清。久而久之,高度自治逐漸被快速生長的全面管治權遮蔽。

全面管治權和高度自治權 會愈趨密不可分

特首林鄭月娥雖然努力營造較寬鬆的政治氣氛,但現實卻是另一景象,甚至在政治上出現「寧左勿右」的路線。先是立法會建制派不理外間「乘人之危」的批評,矢志在6名民主派議員被DQ(取消資格)出缺的情况下,推動修改議事規則的程序,力求大幅削弱反對派的「抵抗」力量。

另一個讓人擔心的是,繼特首之後,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接受一電視節目訪問時,被問到將來香港就《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時會否具追溯力,她的回答是:「自己不敢說(國歌法)一定沒有追溯力,因為要看情况,有足夠理由就要有追溯力。」

有本港法律學者早前已反駁林太的說法,指在本港法制下「刑事罪及刑罰沒有追溯力」,但當現時連「一地兩檢」的安排也可被說成沒有違反《基本法》中除附件三規定外全國法律不在港實施的條文,將來本地就《國歌法》立法時,具有追溯力的條文已變得並非不可行。當全面管治權不斷有機生長,以前不可能的事、僭越過界的事,也有機會成真。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