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壓之下 頌歌四起


習近平指不需外界溢美之詞,但中國的官員對他的十九大報告卻有讚冇彈。資料圖片

中共第十九屆黨代表大會通過了黨章修訂,收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二千多名黨代表在習近平眼前,聽到「不同意者請舉手」的唱呼聲,連小指頭都不敢動。習近平躊躇滿志,會後對記者說:「我們不要更多溢美之詞。」但是,第二天,《人民日報》等姓黨報刊就以頭版三分之一篇幅刊登習近平半身彩照,歌頌他「不斷開創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更加光明的前景」等等。習近平顯然認為這不是「溢美」。

舊中國君主之不喜阿諛,與習近平截然不同。宋太宗年間,參知政事張洎最善望風承旨,太宗初時不察,還「賜詩褒美」。有一次,張洎越次上奏,批評宰相呂端未盡言責,呂端揭發其奸說:「洎欲有言,不過揣摩陛下意耳,必無鯁切之理。」太宗開始留心,發覺張洎論事,果然是迎合他舊日所言,就把其奏議退還,冷冷加上一句:「卿所陳,朕不曉一句。」他把張洎貶為刑部侍郎,張洎「奉詔嗚咽」,不久病死(《宋史》卷二六七)。

清康熙年間,廷臣上奏,有「德邁二帝(堯、舜),功過三王(夏禹、商湯、周文王)」語。康熙帝說:「二帝三王,豈朕所能邁且過哉?」他傳旨群臣,此後不得再寫這類諛詞。他兒子雍正帝讀臣下奏折,見有揄揚過當者,也「無不丹書申儆」(《郎潛紀聞》卷五)。

現在,習近平口說不要溢美之詞,阿諛者却一一獲習近平大用。新疆黨書記陳全國下令家家戶戶懸掛習近平肖像,北京黨書記蔡奇歌頌習近平「不愧為英明領袖,不愧為新時代總設計師,不愧為中共一代核心」,天津黨書記李鴻忠推許習近平是「核心之核心,關鍵之關鍵,根本之根本」,浙江黨書記車俊歡呼習近平是「眾心所向,眾望所歸」,廣東黨書記李希盛譽習近平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精神北斗」等,都獲擢升為中央政治局委員。陝西前黨書記趙樂際為習近平父親興建豪華陵園,又把習近平開展仕途的梁家河村闢為「革命傳統教育基地」,現在更獲拜為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怪不得習近平才說「不要溢美之詞」,傳播界就響起一片「最高領袖」、「最高統帥」、「總設計師」的頌歌。

舊中國君主不要諛詞的時代,「言者無罪聞者戒,下流上通上下泰」。新中國習近平「不要溢美之詞」的時代,可沒有「下流上通上下泰」這回事。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楊曉渡說:「我們要保持反腐敗的高壓態勢。」而那「高壓態勢」當然不限於所謂腐敗黨員。這次中共黨代表大會期間,北京民權律師余文生發表公開信,痛言習近平治下,民權更削,法治更壞,於是被公安登門拘捕;胡佳、齊志勇等民權鼓吹者或被迫離京,或被二十四小時監視;北京超級市場一律嚴禁賣刀,各地郵政對京速遞服務也全部暫停。總之,「高壓態勢」取代了「下流上通」。這一定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