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國強是損害香港法治的罪魁禍首


十一遊行的其中一個訴求是要求袁國強下台。資料圖片

一直以來,港人都為我們的法治感到自豪,因為香港是全球華人社會中司法制度最為完善的地方,亦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之一。然而,近日有兩個國際研究機構發表的報告均顯示,香港在司法體系的排名較去年下跌,菲沙研究更表示關注內地對香港的干預,可能最終導致香港失去以往的優勢,尤其擔心會對法治方面帶來影響。

就這些重量級的負面報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回應時強調:「從客觀事實來說,香港的司法獨立在過去一年,並沒有受到任何絲毫損傷。」至於針對「主觀觀感」,他會加強向本地人士和外國社會溝通。按袁司長的說法,似乎根本不認為特區的司法獨立有受損,而評級下降不過是溝通的問題。

顯然,袁司長欲將中共治港者和自己的責任徹底推卸。但眾所周知,正是北京衝擊法治的言行,加上袁司長等特區高官的奉迎,才會導致特區的司法獨立排名下跌。

2014年,國務院以七國語言發表的《白皮書》,表明中央政府對特區擁有「全面管治權」及「監督權力」,「各級法院法官」都必須「愛國愛港」、「對國家效忠」,而且履行職務時必須「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以及「接受中央政府……的監督」,以「體現國家主權的需要」。袁司長非但從來沒有指出《白皮書》的不是,更是反過來護航,稱《白皮書》「旨在有系統地闡述及總結『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區落實的情況」,並非干預特區的司法獨立或法治。

硬推一地兩檢 引入一國一制

此後,治港者更因應《白皮書》,作出不少衝擊司法獨立的言論,例如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今年5月指出要「以強大的法律武器……去解決遇到的各種問題」,認為中央對特區「法定公職人員……負有監督責任」,並提出要在港「制訂和細化」中央權力的法規,包括「基本法解釋權和修改權」。而袁司長則總是照單全收,毫無異議,因而使外界對特區的司法獨立早已產生懷疑。

何況,身為律政司司長,本應致力維持政治中立性,以捍衞法治精神及司法獨立為己任,但袁國強經常「不務正業」,多次牽涉入公職上的利益衝突,如在2013年,加入政改三人小組這項非其份內事的政治工作,全力協助推銷假普選,間接導致人大常委會在2014年作出8.31錯誤決定,因而引起雨傘運動。而這項政治工作,導致律政司其後起訴雨傘運動參與者時,均遭質疑是政治檢控或秋後算賬,就如近期牽涉三位年輕政治領袖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的案件,便傳出袁國強是推翻高層檢控人員的建議,堅持要申請覆核刑期,所以末代港督彭定康早前訪港時,也公開批評他此決定是出於政治考慮。

另外,據稱袁司長是為了硬推高鐵「一地兩檢」方案而短期留任。「一地兩檢」方案是在高鐵西九龍總站(即特區範圍內)引入「一國一制」,既徹底破壞特區的法治,也令一國兩制形同虛設。律政司司長理應全力反對,但他反而是主導硬銷。由此觀之,眾多「客觀事實」已擺在眼前,律政司的公信力一再被他嚴重損壞,試問外界對特區司法獨立的信心又豈會不受影響呢?

我們素來強調──公義不僅要做到,更要昭著地彰顯出來,使其有目共睹。(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manifestly be seen to be done.)可見特區的司法獨立排名下跌,袁司長絕對是罪魁禍首!

李柱銘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