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議員挖掘關於中國在南中國海活動的新情報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來訪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握手。 (2017年5月15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來訪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握手。(2017年5月15日)

詹寧斯

菲律賓反對黨一名議員由於公佈了一條機密信息而引發關注。這條信息稱中國正在侵犯兩國爭議水域的離岸小島,這對菲中兩國最近有所加強的外交關係構成威脅。

但是一些人認為他的爆料具有個人政治動機,其中包括削弱杜特爾特總統的企圖。

菲律賓國會議員蓋瑞·阿雷哈諾通過社交媒體傳播關於中國在南中國海活動的情報。這位2013年當選菲律賓國會議員的前海軍陸戰隊上尉說,中國今年7月底在菲律賓控制的水域的一處沙洲插上了中國國旗,今年9月中旬將一艘菲律賓巡邏船驅離同一水域的三處沙洲。

公之於眾

阿雷哈諾在臉書和推特上公佈了這一信息,提醒菲律賓人小心他們過去一年在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治下與中國結成的友誼。

這位國會議員在電話採訪中對美國之音表示,“菲律賓這屆政府乃至中國政府都在說,現在一切都已經正常,我們在相互交流”。

他說:“在西菲律賓海(也就是南中國海)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都沒有被公諸於眾,我不想政府只是悄然無聲,什麼都不做”。

杜特爾特總統和他的外交部長承認知道在鐵線礁出現中國國旗的消息,但是表示中國並沒有佔領這座島礁。這座島礁位於菲律賓控制的帕加薩島(Pagasa Island,也稱Thitu Island,中國稱中業島)不到22公里,這是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的組成部分。斯普拉特利群島大約100個島礁是南中國海的一部分。

在阿雷哈諾稱中國驅逐菲律賓巡邏船之後,菲律賓國防部長告訴該國媒體說,中國在斯普拉特利群島出現是“自然的”。

北京稱這片從中國南海岸一直延伸到婆羅洲的海域百分之90以上的部分屬於中國。北京通過讓海警船在有爭議水域巡邏並修建人工島礁,向東南亞其它四個南中國海聲索方發出警告。一些人工島礁可能部署了雷達系統和戰鬥機。

文萊、馬來西亞和越南以及菲律賓反對中國的很多海洋聲索。

阿雷哈諾10月4日指控中國船隻使用警笛驅散菲律賓巡邏船之後在臉書上說,“這是菲律賓必須要留意的事情。當這個國家和中國商談對話的時候,我們不應當放鬆警戒” 。

這個帖子截至星期三中午已經得到了540個點贊、346個分享以及50個留言。

自從國際仲裁法院去年裁定中國很多海洋聲索沒有法律基礎之後,北京政府試圖和其他國家友好相處。

杜特爾特2016年上台執政以後,擱置了菲律賓與中國的海洋爭端,使馬尼拉的外交政策多元化。2016年10月,中國承諾給菲律賓240億美元的援助和投資,菲律賓希望外界幫助其5年基礎設施發展計劃。

引發矚目

阿雷哈諾新的爆料已經招致來自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以及包括一位來自設在加州的蘭德公司南中國海議題研究員在內的海外學者的關注。

菲律賓大學海洋事務和海洋法研究所所長傑伊·巴通巴卡爾表示,“對於學術界來說,我們當然在關注,因為他的信息來源是可靠的。我懷疑在於他的情報來自沮喪的,對在斯普拉特利地區正在發生的事情感到擔憂的軍方人士”。

阿雷哈諾承認軍方的“朋友”,但是拒絕透露他的信息來源。他稱,他今年3月、4月和漁民進行了交談,以記錄他所稱的中國進行的“騷擾”。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海洋安全研究員科林·郭表示,引發對中國在南中國海活動的關注,會阻止中國心存僥倖。

科林·郭說:“我認為某種意義上說,他會扮演某種威懾的作用,因為如果你看以前的慣用手法,中國會一直打賭認為其它受害方會保持沉默,努力保持低姿態,不炒作這些事件,甚至不把事件公之於眾”。

中國不顧總體友好的關係,派遣船隻到達爭議水域,還激怒了諸如印尼和馬來西亞等一些國家。這些國家很少公開挑戰中國。

阿雷哈諾今年早些時候在得知總統知曉中國探測船2016年在菲律賓太平洋海岸外停泊駐留一事之後,曾經發出一份彈劾杜特爾特總統的提案。


他說,政府有些時候會扣下信息,“我們希望杜特爾特為我們的人民負起責任”。

別有用心的動機?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 阿雷哈諾和前反政府抗議者、參議員安東尼奧·特里利亞內斯一道,可能在通過社交媒體尋求關注,以期贏得未來的參議院選舉。阿雷哈諾表示,他沒有這樣的計劃。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