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子遭逢「史上最大危機」,與中國何干?

由於中國對阿膠需求殷切,全球驢子遇上嚴重的危機。

在中國,驢肉也是廣受歡迎的食物。中國驢子數目遞減,加上驢子繁殖速度緩慢,供應商只能在其他地方進口驢子。

在非洲,驢子是重要的交通及農務工具──在貧窮的社群尤其重要。驢子危機為非洲帶來嚴重的影響。

驢子
津巴布韋有一個「先進」的驢子屠宰場會在十月開始營運

在不少地方,驢子的價格已在幾年間上升一倍。當盜賊偷取驢子後,很多家庭無法負擔再買一頭驢子。

「我醒來時,驢子不見了」

今年29歲的安東尼‧莫佩蒂‧萬亞瑪(Anthony Maupe Wanyama)來自肯尼亞,是一名送水員。他飼養的驢子叫卡洛斯,生活過得不賴。

「我在內陸買入土地、買了房、為孩子付學費及照顧我的家庭。」

安東尼說,其他人愛稱他卡洛斯──因為他的驢子對他生活十分重要。

安東尼憶述卡洛斯的時候,淚流滿面。「某天早晨,我醒來時發現卡洛斯不見了。我周圍找牠,最後發現牠死了,毛皮都被拿走了。」

安東尼現在只能租用另一隻驢子來幫忙送水。不過,他要給驢子主人一半收入。

安東尼和租用的驢子
安東尼的驢子被偷走後,只能租用其他的驢子

安東尼的卡車
安東尼原來的驢子叫卡洛斯,牠的名字還印在卡車上

「我現在不夠錢用。我沒有付房租,沒有付學費,而我的家人都依靠著我。」

他沒有錢再買另一隻驢子了。

驢皮貿易資料庫

倉庫裏的驢皮
倉庫裏的驢皮

根據保育團體驢子保護所(Donkey Sanctuary)的推算,貿易每年約涉及180萬張驢皮──但需求每年可高達1000萬張

中國政府數據顯示,中國驢子數目由1990年的1100萬下降至300萬

阿膠每公斤可賣388美元(300英鎊)

烏干達、坦桑尼亞、博茨瓦納、尼日爾、布吉納法索、馬里及塞內加爾都禁止出口驢子到中國

痛苦

阿膠產品
阿膠產品

肯尼亞開了三間屠宰場,令到驢子價格及需求大增。

每間屠宰場可屠宰150隻驢子。

在位於奈瓦沙的星光驢子出口屠宰場(Star Brilliant Donkey Export Abattoir),員工拉著一批驢子到鐵磅上──牠們的價錢以重量計算。

驢子屠宰場
驢子屠宰場

員工用栓槍射擊驢子的頭部,之後再處理驢肉及驢皮。

首席執行官約翰‧卡裏烏基(John Kariuki)說他是第一個在非洲得到合法證件去開立驢子屠宰場的人。

「以前沒有驢子的市場。人們會售出他們的牛羊去幫孩子付學費。」

「但現在人們較常出售驢子。」

「我們對中國人感到很開心。以前驢子沒有帶來甚麼,但現在很多人因驢子而受益。」

中國買家監察過程──他們會確認一切都依據程序凖備及包裝。

阿膠是由驢皮熬制的中藥品,中國人認為阿膠是補品。

阿膠產品

不過,驢子如何被對待遭受不少批評。

保育團體與來自南非的調查記者發現,等待被殺的驢子身處惡劣環境。

驢子保護所(Donkey Sanctuary)的邁克‧貝克(Mike Baker)說:「這是驢子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驢子保護所提倡,在有效規管前,驢子貿易需要停止。

「我們看到百萬計的驢子被帶走。牠們承受的痛苦是我前所未見的。」

驢子的骨頭
在去肉取皮後,驢骨堆積如山

「有些驢子活生生被餓死,令牠的皮更易剝下。有些則被大頭棒打死。」

貝格說,國際施壓令情況有所改變。

烏干達、坦桑尼亞、博茨瓦納、尼日爾、布吉納法索、馬里及塞內加爾禁止中國購入驢子產品。

「十多個政府已經採取行動去停止驢子貿易,因為他們知道貿易令他們的人民貧困,也對動物殘酷無比。」

驢皮在太陽下曬著
驢皮在太陽下曬著

非洲有大量驢子被宰殺──而巴西及秘魯等地也發生這樣的情況。

對安東尼和家人來說,生活變得艱難很多。而高昂的價格意味著,無數像安東尼的家庭,再也沒有能力購買另一隻驢子。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