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的政治博弈空前激烈——讀吳國光和陳小平的對談



未普

筆者最近讀了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政治系教授吳國光和明鏡電視主持人陳小平博士的對談文字稿,題為“吳國光縱論中共十九大”(刊於新世紀網站),覺得非常精彩。陳小平問題問的精彩,吳國光答題答的精彩,兩萬餘字的文字稿,讀來絕無冗長之感,反而覺得相當過癮。

中英文世界分析十九大的文章已經車載鬥量,但是能像此文那樣對十九大的分析既深入淺出又鞭辟入裡的,委實不多。有趣的是,該文全文鮮見“博弈”二字,通篇談的卻全都是極具實證意義的政治博弈;其分析涉及多角色、多層次、動態多變,相當複雜。這特別要歸功於吳國光教授在大陸的高層智囊經歷與經驗,及其他在海外歷練多年的學術修養。此文可謂理解中共十九大的經典之作,非常值得一讀。

筆者近年跟蹤習近平執政的變動軌跡,也寫了幾篇有關十九大的文章,但一直心存狐疑,習近平權大勢大,如日中天,他是不是已經一言九鼎了?吳國光的分析告訴我們,十九大前,中共內部存在著空前激烈的政治博弈,而這些博弈並非零和博弈;儘管習近平改變了不少中共規則,但依然受制於各種成規和阻力,他非常想贏,想大贏,但這些成規和阻力使得他不大可能贏得大滿貫,因此有時他必須妥協讓步,但是對讓步的結果,習並不甘心,只要有機會,他會隨時翻盤;因此這些政治博弈的結果存在著極大的不確定性。

在這場政治游戲中,有幾個層面的players︰最高領導人包括離任的、常委、政治局和黨代會。習近平是游戲的核心,最主要的玩家,因而主導游戲規則的修改。他上台以來面臨的最大麻煩是,中共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已建立了一些在高層政治中規範權力分配的游戲規則,這些規則中有不少成了他的絆腳石,比如,中共的隔代指定接班人制度、最高領導人兩屆制、提拔幹部要逐級提拔等。

對這些成規,習已經改變了不少。特別是在權力分配和用人問題上,他的動作相當激烈。在軍中,他把幾名中將破格提拔到過去只有上將才能出任的位置上;在政府部門,他對四個直轄市中的一些領導人採取三級跳的方式一步到位。習近平用這些非常規的辦法提拔忠於他的人表明,他既有這樣的意志,更有相當的能力。

但是習近平並不總能得到他想要的。習希望在十九大上“習近平思想”能進黨章,據吳的判斷,習在八月份中共高層的內部討價還價的過程中,可能遇到了挫折;另外在是否確立下一屆接班人、如何組成下一屆常委會,習近平可能也遇到一些挫折。當他和黨內有影響力的老人包括前任和現任領導人,就十九大的高層權力分配做磋商的時候,他可能會得到一個妥協的產物。

習對妥協的結果可能並不滿意,於是會在十九大後進一步集權。吳國光認為,十九大以後,習會繼續利用反腐這一工具進一步清洗政敵、加速集權;共產黨統治階層內部的政局,很可能繼續風雨飄蕩甚至腥風血雨。

中共政局的不確定性因習打破中共成規而增加,十九大後會因習繼續打破中共成規,而進一步增加。在習近平按他的新規則搞游戲的時候,對那些按照過去二十幾年的老規則升官和致富的人,都有不確定性。這就使得中共精英集團內部的惶恐不安增加,中國政局的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因此而加劇。

吳國光幾次強調中國政局的不確定性在迅速升高。他說,“實際上整個權力再分配的過程,是一個高度動態、可能瞬息萬變的過程。”一個偶然事件有可能改變整個局勢,就像十八大前的三月十八號晚上,令計劃兒子的車禍一下把整個事情改變了。

至於習近平到底想要什麼?吳國光認為,習的邏輯“只能是從總書記到主席,從主席到總統,甚至很可能從總統到皇帝”。吳說,他不太寄望於一個政治人物在權力集中到非常大的時候,會搖身一變把權力下放給基層官員,甚至下放給老百姓,搞民主化、自由化。

筆者贊同這一分析邏輯,習近平在十九大進一步集權後,突然開放和開明的可能性極小。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