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变化图到底想说明什么?

——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展览(“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Exhibition)

 

20171023pinkunrenk.jpg (599×450)

 
照片:展览的主题板(作者提供)
 

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举办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展览的英文名字是“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这和把电影《敦克尔克》中的家或者自由翻译成祖国一样,是偷换概念。外国人对更好的生活的理解是多方面的,更多的理解是个性的自由发展,它和人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没有直接的、必然的联系。展览中的最主要内容就是改革开放以来(1978年至2016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的减少,从7.7039亿减少到4335万人。这个数据真实吗?这张变化图到底想说明什么?

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 “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

2017年9月12日新华社发表题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展览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开幕》的新闻:“新华社日内瓦9月11日电: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共同主办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展览11日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万国宫开幕。来自俄罗斯、美国、欧盟、法国、南非、巴西、巴基斯坦、伊朗、古巴、希腊、菲律宾、泰国、缅甸、巴拿马、柬埔寨、老挝等70余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使节和外交官,国际移民组织总干事斯温等国际组织负责人,以及非政府组织负责人等800余人参加开幕式。”

哇塞!这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展览开幕式的人员多达800余人,场面一定十分壮观,外国人对中国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和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是十二万分感兴趣。

9月12日笔者有幸路过这个展览。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万国宫的主会议厅在一楼,咖啡厅在万国宫的地下室。从一楼通过一组楼梯,然后经过一个走道就可以到咖啡厅。中国的展览会的图片就挂在地下室走道的墙壁上,准备工作似乎十分仓促,展览会主题牌后的墙也没有修补完毕。展览会所在的空间十分狭窄,根本无法容纳有800余人参加的开幕式。如果参加开幕式有四、五十人,这个空间还可以装下。800余人在这个空间中举行开幕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举办展览只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没有报道中所说的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

如果把9月11日那天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所有去咖啡厅去喝咖啡、吃午饭的,必须路过这个展览会的人都算上,才可能会有800余人。

20171023pinkunrenkou(1).jpg (423×314)

照片: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万国宫的主会议厅

这个展览的中文题目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英文题目是“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中文直译应该是“为了人民更好的生活”,这里面既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没有中国人权事业进展的意思。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翻译成“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或者把“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翻译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都是在打“语言差”的战术。这和把电影《登克尔克》中的家或者自由翻译成祖国一样,是偷换概念。

“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可以是一个很轻松的话题,无论在生活哪一个方面得到一点点改善,都称得上更好的生活,比如住得大一点,吃得好一点,开的车现代化一点,是更好的生活,个性的自由和充分发展,也是更好的生活。“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可以是一个哲学问题,一个自古以来一直讨论的哲学问题。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中国人权事业进展则是一个明确定义、十分严肃的话题。好在那天去咖啡厅的800余位外国人,他们多数懂英文,把这个展览理解成“FOR A BETTER LIFE OF THE PEOPLE”的展览,他们不懂中文,因此也无法理解打语言差战术中的奥秘,也无法理解大外宣的真正意义。

二、住得大一点,吃得好一点,和人权事业进展没有关系

什么是基本人权?1948年12日10日由巴黎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对基本人权有明确定义,它和住得大一点,吃得好一点没有任何关系。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七条㈠规定:人人得有单独的财产所有权以及同他人合有的所有权。第十七条㈡规定:任何人的财产不得任意剥夺。

自从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以来,中国政府通过征地,剥夺农民土地所有权,然后再用高价向城市居民出让土地使用权,谋取暴利,使得五千多万农民得不到符合市场价格的赔偿,失去了基本生活条件,不得不走上访的道路;同时也使几亿城市居民成为百万或千万“负”翁。城市居民的房地产被强行拆迁,财产所有权得不到保护,赔偿十分不合理。被涉及的居民也不得不走上访的道路。最为典型的是三峡工程移民,无论他们原先是农民还是城镇居民,如今他们的现状是:无地种、无工做、无出路。失地农民和被拆迁居民的冤假错案,其总件数已经超过文化大革命遗留下来的冤假错案总数。当年,胡耀邦负责平反文化大革命遗留下来的冤假错案,一纸平反红头文件,让蒙冤者感动不已,基本没有经济赔偿或很少有经济赔偿。今后,不知道共产党内是否还能再出胡耀邦这样的官员,来主持平反冤假错案?不知道那时的中国政府在财政上是否有能力来支付这天文数字的经济赔偿?因为到那时,钱进美国,债留中国的真相已经大白天下,寅吃卯粮,国库空空。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㈠规定:人人在各国境内有权自由迁徙和居住。第十三条㈡规定: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

在当今世界,被流放人群中,中国人数最多。他们由于各种原因流落他乡,不能返回自己的国家,20多年已经没有回国的人很多,世界最长的已经是58年不能返回他的国家。从这点上来说,中国政府在人权事业没有任何进展。

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活得更好一点

那么住得大一点,吃得好一点,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总有关系了吧?

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其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十分混乱,而且对现阶段中国的发展,乃至未来中国的发展,都没有指导意义。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目标由十个具体的指标组成:

1: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3000美元(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根本标志);

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万元;

3、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8000元;

4、恩格尔系数低于40%;

5、城镇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0平方米;

6、城镇化率达到50%;

7、居民家庭计算机普及率20%;

8、大学入学率20%;

9、每千人医生数2.8人;

10、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率95%以上。

首先指标选用了两个不同的货币单位,美元和人民币。美元和人民币汇率在不断地变化中,1978年1美元换1.5771元人民币,1994年1美元换8.6187元人民币;2017年3月1美元换6.90元人民币,到9月11日1美元换6.50元人民币。用人民币和美元计算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结果完全不同。

比如从1980年到1990年,国内生产总值用人民币计算,从4587.6亿元增长到18872.9亿元,达到了十年翻两番的速度;改用美元计算从3061.7亿美元增长到3945.7亿美元,十年期间仅仅增长了28.87%,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2.57%。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用人民币计算,1980年468元,1990年1663元,十年期间增长了255%,速度非常之快;用美元计算,1980年312美元,1990年370美元,十年期间仅仅增长了18.59%,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1.72%,增长速度非常之慢。主要原因是人民币不断地贬值,所以用人民币计算,增长速度快,用美元计算,增长速度慢。

又比如从2000年到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用人民币计算,从100280.1亿元增长到413030.3亿元,又是十年翻了两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7942元增长到30876元,十年期间增长了288%。用美元计算,速度则更快,国内生产总值从12113.5亿美元增长到61013.4亿美元,2010年是2000年的五倍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959美元增长到4561美元,十年期间增长了376%。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根本标志,受到美元地位的影响,换句话说,中国是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美国有很大的说话权。

其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三个指标设置之间的矛盾。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指标设置中,确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3000美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万元,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8000元。

这三个指标设置之间是矛盾的。为了简化起见,按城镇化率50%计算,全国居民人均收入为13000元人民币。美元和人民币汇率变动的影响,前面已经讲过,不再重复。按1美元换6.50元人民币计算,居民人均收入为2000美元。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3000美元,居民人均收入为2000美元,居民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二。

居民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是一个分蛋糕的问题,而分配问题则是马克思主义的的核心问题。居民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真实地反映一个国家的发展程度和发展理念,就是为什么要发展。旅居美国的中国学者程晓农介绍说,这个数字在俄罗斯是百分之五十,日本和美国是将近百分之七十,发达国家是百分之七十左右,而百分之五十是发展中国家,像俄罗斯。中国显然大大低于这个水平。

中国目前居民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约为百分之四十左右。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指标设置中所隐含的居民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二,达到欧美和日本的水平,距离现实太远。

最后,2012年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已经没有任何现实意义,因为按照官方发表的数据,所有指标都已经达到,特别是作为根本标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3000美元的指标在十八大举行的四年前,即2008年就已经达到,当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473美元。2016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8113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8123美元(世界银行);2016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616元(国家统计局);2016年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12363元(国家统计局);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为40.8平方米,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为36.6平方米,农村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为45.8平方米(国家统计局);2016年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7.35%(国家统计局);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0.3%,中国居民上网人数已过半(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5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0%(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2015年底全国每千人医生人数为2.99人(医盟网);到1999年底,中国所有县级以上城市和县政府所在地的镇均建立起了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城镇居民得到最低生活保障;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中国恩格尔系数为30.1%,接近富足标准。明显低于低于40%的指标要求。

中国社会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贫富不均。而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十个具体的指标中,就缺乏衡量财产均匀程度的基尼系数。国际上通常把基尼系数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超过这条“警戒线”时,贫富两极的分化较为容易引起社会阶层的对立从而导致社会动荡。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62,超过了国际公认的0.4贫富差距警戒线。国内大多学者都质疑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由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指出,2012年中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在1%左右。

中国财产分配如此不公平,基尼系数高达0.73,其原因就是基本人权没有得到保障。中国政府不得不动用百分之十四的财政收入用于“维持社会稳定”。用于维稳的资金越多,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上,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越快,第三产业发展越快,而居民人均收入将远远落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贫富差距继续扩大,基尼系数继续上升,社会更加动荡不安,需要更多的维稳资金。由此进入一个恶性循环,不能自拔。

四、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变化图

在这个展览中,最吸引眼球的是一张图: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按照国际扶贫标准累计减少农村贫困人口逾7亿人(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was launched in 1978 China has liftet more than SEVEN hundred miiilion rural people out of povert.)。

20171023pinkunrenkou(2).jpg (605×454)

照片: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变化图

中国农村贫困人口

1978年:7.7039亿

1980年:7.6542亿

1985年:6.6101亿

1990年:6.5849亿

1995年:5.5463亿

2000年:4.6224亿

2005年:2.8662亿

2010年:1.6567亿

2015年:0.5575亿

2016年:0.4335亿

据说这张图是按照国际扶贫标准绘制的。不知道这里所说的国际扶贫标准是什么?是每人每天2美元?还是每人每天1.25美元?

2008年,世界银行确定每人每天2美元的贫困标准,适用于发展中国家。而每人每天1.25美元则是极端贫困标准,适用于世界上15个最穷国家,如乌干达、坦桑尼亚和加纳等。

根据国务院发表的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称:“按照每人每年2300元(2010年不变价)的农村贫困标准计算,2016年农村贫困人口4335万人,比上年减少1240万人。”

2016年农村贫困人口4335万人,与图中的2016年:0.4335亿完全一致。

2016年的4335万人加上2015年至2016年间减少的1240万人农村贫困人口,2015年农村贫困人口5575万人,也与图中的2015年:0.5575亿完全一致。

可见2015年和2016年农村贫困人口的统计,并不是按照所谓的国际扶贫标准计算的,而是按照每人每年2300元人民币(2010年不变价)的中国农村贫困标准计算。每人每年2300元人民币相当于每人每天6.30元人民币。按照2015年和2016年的汇率计算,都没有超过每人每天1美元。按2015年和2016年中国大米价格一斤1.50元计算,每人每天6.30元可以买4.2斤大米。

如果真正按照每人每天2美元的标准计算,2016年中国农村贫困人数远远超过一亿人。

再看看1978年中国农村贫困人数7.7039亿这个数字。这个数据真实吗?1978年中国人口9.6259亿,其中农村人口7.9014亿。如果农村贫困人口高达7.7039亿,占农村人口97.5%!这个数据可信吗?计算农村贫困人口的标准是多少?是每人每天1美元?1978年1美元相当于1.5771元人民币,1978年每人每天1.58元可以买15.5斤大米。1978年每人每天1.58元,一个月就是47.4元,这已经高出当年城镇一个二级工的工资,和大学毕业生第一年工资差不多。

虽然说从1978年到2016年都用一个国际标准,比如说,每人每天1美元,但是1978年1美元的购买能力,特别是购买食物的能力,远远高于2016年的购买能力。

中国政府发表过很多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的数据:

按照1984年中国政府制定的标准,1978年全国贫困人口为2.5亿,到2007年减少到0.1479亿;

按照2008年中国政府制定的标准,2000年全国贫困人口为0.9422亿,到2010年减少到0.2688亿;

按照2010年中国政府制定的标准,2011年全国贫困人口为1.2亿,到2015年减少到0.5575亿。

人们根本不知道,哪个数据是真的?

如果1978年中国农村贫困人数为7.7039亿,那么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全国人口4.5亿,经过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29年后,农村贫困人数为7.7039亿!这不符合中国的国情。

笔者从1969年到北大荒插队落户,到1977年恢复高考离开北大荒。在农村,由于不让发展副业,农民缺少现金收入,但是生产队对每年分的粮食,也能保证每人每天一斤多粮食。还有自留地的蔬菜等收入,养猪养鸡鸭的收入,虽然远远达不到每人每天1美元的收入,但是生活要比2016年每人每天6.30元人民币好许多。1978年在大学里时听说江苏省许多地方的农村出了万元户,十分羡慕。按万元户一家五口人计算,平均每人每年收入2000元。按照每人每年2300元人民币的贫困标准计算,他们都是7.7039亿贫困人口中的一分子。这和当年的情况相符吗?

习近平说,不能用后三十年去否定前三十年。中国宣传机构并不遵照习近平的指示做。中国宣传机构的特点是歌颂当朝,不知不觉地把前朝骂得狗屁不是,从而也否定了执政党自己。

说实在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按照国际扶贫标准累计减少农村贫困人口逾7亿人,这是在赞扬和歌颂第五代领导人呢?还是在否定第五代领导人呢?

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7.7039亿减少到2016年的0.4335亿,在38年的时间中,农村贫困人口减少了7.2704亿,平均每年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913万人。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例举了五年的成绩,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减少了六千多万贫困人口,平均每年减少贫困人口1200万人。将习近平的主政时间的减贫困成绩和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主政时间的成绩相比,不是差很多吗?这不是这个展览要告诉外国朋友的真正信息吗?

 

王維洛,民主中國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哈哈!“爲了人民更好的生活”你信?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