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何必逼黨員捱眼瞓


十九大期間,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被拍到昏昏欲睡。資料圖片

大鱷裸捐和中共十九大,觸動了筆者的神經線。先談索羅斯,日前他宣佈把身家的八成,注資在自己創辦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金額高達180億美元,是繼微軟創辦人蓋茨夫婦後,最大的慈善基金。老索專注在公民社會,英文媒體更形容老索的慈善基金為「人權基金」,很大程度上不為威權及極權政府所接受。

2015年尾,俄羅斯把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列入「不受歡迎」的海外非政府組織黑名單,到現在還未解除。獨裁者普京總統禁止相關基金會撥款資助俄羅斯民間團體,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去哪裏了?基金推動民主是大前提,而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目標已改寫為:The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work to build vibrant and tolerant democracies whose governments are accountable and open to the participation of all people,沒有那麼火爆,希望不致觸怒一些「強人」。這位87歲的金融大鱷出錢出力在全球極權之地推動民主社會的出現,在「印錢也瘋狂」的中國,老索慈善基金似乎已踩了中國的紅線。索羅斯過去關注中國的民主進程,他在上世紀曾經聘用了《革命之子》(Son of the Revolution)的作者梁恒作為他的中國特使,關注中國走向開放社會的步伐。中國官媒在2016年重炮譴責索羅斯唱衰人民幣,但當時沒有太多網絡打手和應,因內地股市還是不濟。索羅斯只是講出中國經濟逐漸放緩,英語有句Do not shoot the messenger,有它的箇中道理。

另一天空下,另一民主鬥士、國際影星李察基爾也為了人權及正義和中國共產黨對着幹。他為西藏達賴喇嘛發聲而失去很多「強國合資」電影的工作機會,但不阻他的巨星震懾力。共產黨並非樣樣東西可以用錢買到;有種態度,叫做堅持,李察基爾有這份特質!西藏是中國把人民洗腦的「記憶禁區」,以往藏人領袖被中共以開會名義誘捕兼扣押,往後中國軍隊血腥鎮壓西藏及佔領它的領土。中共十九大開會的數天,我認識的幾位逆權學者就在印度山區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開會,希望全世界正視西藏問題:吞併西藏是中國共產黨的惡行,真的假不了。

習核心的政策大力打貪,共產黨員人心惶惶,雖然習近平被《經濟學人》封為「最有權力的人士」,但我認識的共產黨半生熟之交更憂慮「習核心」的各種集權意識形態令更多黨員不安,不義之財透過不同渠道離開大陸。國際記者協會同盟(ICIJ)調查顯示,中國共產黨員走資其實未停止過。由毛澤東到習近平家族,「世界第一大黨」的利益集團在海外的資產超過3萬億美元,近乎美國GDP的五分一。權貴的親屬、妻兒、情人在美加澳紐買物業、股票,甚至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如果共產黨員最終理想的家園是美加澳紐,全國性大會,日後可透過Skype或Google Hangouts作視像會議便可,為何要逼黨員捱眼瞓?

錢志健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