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習近平王朝人事布局的四個特點



習近平在十九大上政治權力的擴張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樹立習近平思想為黨和國家的指導思想,二是大規模、超常規地改組了政治高層。習近平思想本身並沒有什麼新意,真正的意義在於樹立習思想的過程和結果,它們體現了習近平對前兩代領導人政治地位的超越,也體現了現行大部分中共高層對他的臣服;而高層的人事改組則體現了習近平在政治權力安排上已經一言九鼎。可以說,中國政治舞台上的習近平體制已經建立,或者說習近平王朝已經開始。

與以往的高層布局相比,習近平王朝的人事安排有四個顯著特點。首先,習近平對各派政治勢力表現了強烈的不妥協立場。江澤民和胡錦濤在安排人事的時候都不得不接受前任和其他政治力量的制約。即使是權力極大的毛澤東和鄧小平等人,在高層人事安排上也都需要或多或少地體現某種政治妥協,例如毛澤東即便是在權力達到頂峰的文革中,也不得不接受一些他視為右傾的政治老人;鄧小平在政治局也安排了一些其他老人陣營中與自己觀點相左的人員。

習近平在人事安排上要“任性”得多,在新增的政治局委員中,一半以上是他同學、朋友以及過去的直接部屬,還有一些近年來不斷在公開場合向他表達個人忠誠的地方領導人。這些人帶有極強的政治投機色彩,這些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被視為人格低下和缺乏節操。尤其是,如此眾多高官競相使用諂媚的語言吹捧最高領導人,在文革以後的中國並不常見。在許多中國知識分子和民眾眼中,習近平的近臣不乏為人不齒的極品,可以比肩王朝時代的宦官和奸臣。

十九大人事安排的第二個特點是習近平重啟了最高層政治安排的非規則性。中國高層政治鬥爭以前經歷過兩個不同時期,一是毛鄧時期,二是江胡時期。毛澤東在文化革命中曾經以政治路線不同為名大規模地清洗高層領導人,鄧小平時代也曾經因為政治路線分歧先後廢黜了三位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從江胡時期起,中國政治最高層更迭的規則變得比較清晰,政治局成員基本上都是到達一定年齡後體面退休。習近平現在則完全改變了這些規則。

此次年齡尚未到線而出局的政治局和書記處成員有四個︰李源潮、劉奇葆、張春賢和楊晶。迄今為止習近平還沒有對他們提出有關政治路線或者個人腐敗方面的指責。這表明習近平採取了一套並不明朗的規則。除非這些規則更加公開透明,並且形成制度,實質上是以最高領導人的個人好惡為轉移的政治洗牌,這將造成高層人人自危,從而迫使潛在政治對手轉入地下。如此一來,中國高層政治鬥爭的陰謀化和常態化局面將表現得更加激烈、更具有不確定性。

十九大人事布局的第三個特點是斷然拒絕安排接班人。十九大之前,習近平突然撤換了入常熱門人選孫政才;在十九大上,習近平又拒絕了被視為接班人的胡春華入常。其實從經歷上看,胡春華並不亞於此次入常的栗戰書、汪洋、王滬寧、韓正、趙樂際等人。胡被拒入常的理由無外乎有兩個︰一是習近平不願意在下一屆黨代會上按現有規則退休;二是習近平不滿意胡春華作為接班人,狙擊胡春華是為了培養自己看中的人選,使其在未來與胡競爭中佔據有利地位。

十九大人事安排的第四個特點是,大量沒有受過正規大學教育的工農兵學員、專科生和沒有知識含量的“在職研究生”進入高層。從總體上看,經過正規本科訓練的大學畢業生的知識結構更加全面,而且他們中的許多人在入學前後也積累了豐富實踐經驗,理應成為現在政治高層的主體。習近平對他們的排斥和對非正規學歷的人員的偏重體現了他面對知識結構優秀的同輩們時不自信,他本人知識上的欠缺和嫉賢妒能的性格也會在治理現代大國中產生致命的局限。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丁健男发布59封邮政EMS特快专递给西长安街府右街乙、全国人大、国务院、中纪委、中组部、人社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信访局、国家公务员局、中央十五个巡视组、辽宁省纪检委、辽宁省组织部、辽宁省国税局、辽宁省信访局、辽宁省民心网,可是又有哪一个部门敢于依法办事呢!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