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的元兇 一帶一路的毒藥


作者質疑西九一地兩檢方案會令中國擴大對香港自治事務的干預。設計圖片

上周三,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Benedict Rogers被拒入境一事,備受香港及國際社會關注。因過往發生同類事件時,特區政府只會以「不可透露」之類的藉口,來掩飾「食死貓」,但今次林鄭月娥卻罕有地說明:「畢竟喺《基本法》之下,外交係中央嘅事務。」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亦很有默契地回應:「允許誰入境及不允許誰入境,是中國的主權。」

中央由幕後走上台前,毋須特區政府啞子食黃連,林鄭月娥當然歡迎。但外交部今次如此高姿態,是否意味中共治港者是要令港人及國際社會明白及接受,特區要逐步落實國務院在2014年以七種語言發表的《白皮書》呢?

就今次事件,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也表明:「世界各地人士出入境(事宜),根據(《基本法》)第154條香港特區政府有權處理。另一方面,《基本法》第13條亦寫得很清楚,外交事務是由中央人民政府處理。就個別情況應該如何處理,要看具體情況而定。」所謂的「具體情況」,根本就是由中共治港者訂定的「不受歡迎人物」黑名單,而入境處則照單全收,亦即是他們企圖充份運用中央權力,來「名正言順」地干預特區事務。

再者,在法制方面,今年5月,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曾明言要「以強大的法律武器……去解決遇到的各種問題」,認為中央對特區「法定公職人員……負有監督責任」,並羅列出包括「中央政府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權」等中央權力範疇,表示要在港「制訂和細化有關規定」。今次事件再加上其講話,看來中共治港者是要落實《白皮書》提及的,中央政府對特區擁有「全面管治權」。更何況,《白皮書》亦聲稱「各級法院法官」履行職務時必須「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以及「接受中央政府……的監督」,以「體現國家主權的需要」。

去年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以解釋《基本法》第104條為名,實質是超出《基本法》所賦予的權力,大幅修訂了本港法例《宣誓及聲明條例》,增加多項針對公職人員宣誓時的要求,還聲稱具有追溯力,最終導致六位民主陣營的立法會議員先後被褫奪議員資格。

另外,特區政府正積極強推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因自知方案不符合《基本法》第18條的規定,而主動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授予特區更多權力,令政府可將特區的一部份(即高鐵西九龍總站內的「內地口岸區」)劃出香港版圖之外,抽起整套《基本法》,藉此在「一國一制」下推行一地兩檢。是否意味特區的法治,也會成為中共治港者「全面管治權」可干預的範疇呢?

動搖世界對香港司法制度信心

近日,保皇黨議員趁目前立法會有六個議席懸空,便把握保皇黨佔絕大多數的優勢,提出大幅修改《議事規則》,務求杜絕拉布,嚴重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

由此觀之,特區在行政、立法和司法方面所依法享有的權力,均受到嚴重衝擊,被中共治港者全方位地納入為「全面管治權」可操控的範疇。未來特區的重要決策,將由中共治港者下達指令,而特區就只是全面配合及執行。然而,長此下去,無論對特區以至國家的發展,均絕對是有弊無利。

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國家新發展戰略「一帶一路」,在發展跨國經濟帶方面,極需要香港司法制度的支援。因為在整個國家內,就只有香港實施普通法制度,並廣獲世界認同及信任,而且其他方面的法律配套設施如仲裁與法律服務亦完善,可處理國與國之間經濟合作所牽涉的糾紛。但若中共治港者真的落實「全面管治權」,在特區實行「一國一制」,那就會動搖相關國家參與「一帶一路」的信心,擔心特區的法官會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而作出偏袒國家的裁決。

這樣,對國家推行「一帶一路」絕對會帶來嚴重負面影響。故此,領導人一定要盡快撥亂反正,重回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訂定的一國兩制藍圖,才是最有利於特區與國家的發展。因此,「一地兩檢」是「一國一制」的元兇,「一國一制」絕對是「一帶一路」的毒藥。

李柱銘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