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趨主動 國際秩序多元化 學者:韜光養晦不再 國力提升重「有為」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今年5月在北京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前排中)與夫人彭麗媛(右二)接待與會的多國元首,包括肯尼亞總統肯雅塔(前排左起)、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俄羅斯總統普京。前排右一為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的兒子尼古拉。


去年10月習近平(前左)訪問柬埔寨,是他較少有訪問周邊小國的行程之一,圖為他和柬埔寨首相洪森(前右)出席金邊中國文化中心揭牌儀式。






2012年十八大以來,國際局勢變幻多端,中國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動作」亦更加進取。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全球治理觀、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中共元老鄧小平在1990年代初提出的外交方針「韜光養晦,有所作為」,有學者認為,前半句已名存實亡,只着重後半句,「這是中共高層研判自身國力增強,因而需要有新的外交政策和國際秩序」。

外交部黨委上月底在中央理論刊物《求是》上發表〈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開拓進取的五年〉一文,開篇就提到「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國外交開拓進取、攻堅克難,在世界亂象中維護我國發展的良好外部環境,在國際變局中提升我國國際地位和影響,成功走出一條與歷史上傳統大國不同的強國之路,開創了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新局面」。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牛軍對本報表示,過去5年外交工作的最大區別就是指導思想發生了明顯變化,從過去的「韜光養晦」變成「有所作為」甚至「奮發有為」,「發生這樣的變化,主要是因為研判中國綜合國力有很大提升,所以覺得過去的外交方針保守了」。

促增發展中國家話語權

除了「一帶一路」外,習近平在各種國際場合頻繁提到的就是「全球治理」和國際秩序的重建,要求增加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和參與度,發達國家應該顧及發展中國家的「包容性發展」,雖然他從未點名任何發達國家,但在西方傳媒尤其是美國看來,中國是在挑戰美國的世界領導者地位。牛軍認為,中國要從國際規則的負責任者變成規則的創造者,一是認為以前的規則不公平,或者是以前「雖然不公平但可以接受」,現在形勢變化了,規則不能將之反映,所以要改變,「這在金融領域比較明顯,例如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加入SDR籃子的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則有不同見解,他認為中國並不打算推翻原有的模式,因為在中國看來,原本「中心-邊緣」結構已經不再,新型全球治理應當是多中心、多元的,所以中國不是想取代美國的主導地位,只是在其中扮演橋樑紐帶作用。

不僅如此,中國還主動介入以往較少涉足的國際焦點議題,例如南蘇丹、阿富汗、伊朗核問題,甚至西亞北非難民問題、緬甸羅興亞人問題等,均有提供相關協助。

介入國際熱點 保障一帶一路

牛軍指,這是因為隨着「一帶一路」的發展不得不參與,但從務實的角度看也是必要的,因為中國海外投資需要穩定的環境,「否則錢就打水漂,所以必須介入」,但中國不會說干預內政,只會說「維護地區穩定」。

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在2013年召開了首次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提出「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工作方針,當時的解讀是中國多年着重對大國的外交而忽視周邊國家,轉而需要「補鑊」;但周邊外交後來被納入「全球伙伴關係網絡」下的次要概念,即中國與全球100多個國家建立不同層次的伙伴關係,當中既有「健康穩定的大國關係」(美俄歐)、第二是周邊外交,第三是對非洲、拉美和阿拉伯國家等發展中國家的合作。

首提周邊外交 仍需顧大國

牛軍分析指,中國沒有孤立的周邊外交,還是「大國的周邊」,即美國在中國周邊國家的同盟體,這是目前的政治現實,中國不可能把美國排擠出去而搞得好與周邊國家的關係,穩定的大國關係是中國發展周邊外交的前提,所以大國關係仍然排在首位。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