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外交權 實為向特首發出指令權

就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入境香港被拒,林鄭月娥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時重申,如果入境事務涉及外交,就是中央政府事務。她更表示,不排除前港督彭定康日後入境香港被拒的可能性。以外交權為名褫奪香港的出入境自治權,其性質之惡劣堪比以《基本法》解釋權褫奪港人選舉權被選舉權。而林鄭安之若素,顯示中共尋求「中央政府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權」已落到實處。

林鄭須交代如何接受中央指令

林鄭月娥雖然表示,入境事務是香港高度自治的範圍,應該交由入境事務處按程序處理,但不否認羅哲斯入境香港被拒是中央的決定,又強調自己無法更多地解釋香港政府如何同中央政府共事,甚至以不能透露反恐安排作為行政不透明的辯解理由。

《基本法》規定,中央政府只管香港的外交、國防。但中共透過釋法,不斷地擴大其權力範圍。今年5月,北京舉行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時,主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更狂言,除了保障中央直接行使外交、國防等權力,還要制訂和細化有關規定,行使對特別行政區法律備案審查權、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任命權、《基本法》解釋權和修改權、特別行政區政制發展問題決定權、中央政府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權以及聽取行政長官述職和報告權等。

由林鄭的解釋來看,中央拒絕羅哲斯入境香港的指令,應不是直指向入境處發出,而是向特首發出,即直接行使外交權的方式是透過行使向特首發出指令權。這不只攸關香港的出入境自治權,也攸關特首的憲制權力,林鄭有必要清楚交代,今次如何接受、執行中央的指令,更有必要交代如何看待中央的指令與《基本法》規定的香港自治權與特首行政權。

為出入境自治權淪喪敲響警鐘

羅哲斯被拒入境,為香港出入境自治權的淪喪敲響了警鐘,既是港人出入境自由失守的惡兆,也是香港邊境失守的惡兆,更印證高鐵西九總站一地兩檢方案對香港人權、自治權、法治的破壞力不能低估。

其一,如果因政治因素而被香港拒絕入境的個案越來越多,如果中國對香港的出入境管制發出的指令越來越多,勢必影響香港出入境自由的聲譽,甚至影響特區護照持有人享有免簽證入境外國的自由。

按港府公佈的資料,現時有158個國家和地區給予特區護照持有人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安排。但由國際金融顧問公司Arton Capital編製的「護照指數(Passport index)」榜,香港特區護照只得到142分、排第15位,遠遜於以158分並列第一的德國護照和新加坡護照,而中國護照就以59分排在第67位。由於多個排位有多個國家並列,香港實際落後於44個國家,如果出入境管制進一步中國化,評分、排名勢必下跌。

其二,中國直接就香港出入境管制事宜向特首發出指令,無異於褫奪了香港的出入境自治權,無異於把邊境管制線由深圳延伸至香港,顯示香港的邊境已失守,淪為中國直接管治的範圍。如果說這是暗搶,那麼,高鐵西九站的中國口岸區就是明搶,或者說,那是特區政府主動割地。在割地過程中,中央是否同樣行使了對特首的指令權?林鄭是否因為接受了指令,以致於拒絕就一地兩檢進行公眾諮詢,甚至拒絕讓律政司司長、運房局局長出席由13個大專學生會舉辦的一地兩檢論壇?林鄭不能不向市民作出交代。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