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死路一條 核戰一觸即發


2015年簽訂的伊朗核協議限制伊朗發展核武的技術。互聯網

見識過特朗普如何對待伊朗核協議後,更覺得北韓核危機沒有其他出路,只有訴諸戰爭。剩下的問題是美國、北韓兩國的「狂人」領袖何時按捺不住先動手!

伊朗核協議是美、英、法、德、俄、中、歐盟經過多年反覆商討才達成的協議,是罕有以外交方式控制核武擴散的範例。2015年達成的協議規限伊朗要接受國際機構檢查及監管,也限制伊朗提煉濃縮鈾的能力及數量,把伊朗發展核武的時間大幅推遲至少十年,還可能再進一步推遲。在防止核武在中東這個火藥庫擴散的問題上,協議絕不是「好過冇」的貨色,而是有實際約束力及效果的條約。若果協議執行效果理想,更可以作為藍本讓其他野心勃勃要搞核武的國家在安全有保證的情況下放棄發展這種大規模殺人武器,令「蘑菇雲」危機不會遍佈全球。

其實,特朗普政府並沒有發現伊朗違反協議的規定,國際監察機構也沒有指控伊朗有任何違反協議的做法,特朗普只以伊朗繼續支持恐怖組織為理由不肯再確認協議,並以此要求國會訂出更嚴厲的規限及要求,若未能達成新協定則把舊協議作廢,這變相是要單方面重寫協議。

對於這種單邊主義、輸打贏要的做法,其他西方盟友、俄羅斯已表明不同意,也不會就協議重點重啟談判,伊朗更不會接受美國改寫核協議內容。結果極可能是,美國自行退出協議,另搞一套對伊朗的制裁方案,跟西方盟友及外交夥伴分裂。

更重要的影響是在朝鮮半島核問題方面。在多位閣員包括國防部長馬蒂斯、國務卿蒂勒森大力堅持下,特朗普雖然一再威脅要把北韓燒成一片火海,美國政府官方立場依然是以外交及政治途徑解決。蒂勒森仍繼續四出奔走拉攏中、日、俄等共同應對北韓核武危機,重建六方會談機制,他還因此而被特朗普嘲諷「嘥時間」。

現在中、俄兩國看到特朗普政府如此輕易退出有約束力的國際協議,與美國合作搞六方會談的意願將會大減,變相令國際外交努力變成non-starter,沒有人願意牽頭也沒有人願意follow,外交談判未開始就注定失敗。而在沒有六方會談框架下,美國的所謂外交解決北韓問題策略注定成空話。

對北韓而言,美國的做法進一步說明放棄核武計劃沒有任何好處,只有擁有硬實力包括用核武反擊美國才是自保的唯一方法。利比亞前獨裁者卡達菲接受西方國家游說及壓力願意自行放棄研發核武,結果當西方反臉支持反政府游擊隊時,自己死無葬身之地,國家則陷入長期紛亂中。這樣的教訓已令金正恩不易同意放棄核武。

東北亞或變核廢墟

伊朗算是另一個「乖孩子」,經過馬拉松談判後同意不即時發展核武及接受國際監管。可美國一轉換新政府,原來的協議立時不算數,推倒重來另訂更嚴厲的規限。按這個邏輯,即使伊朗同意接受新規限,特朗普又可以突然想到的原因撕毀協議,再重新談判。伊朗肯定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單邊主義勒索,向來跟國際社會關係欠佳的北韓只有更感到外交之路不通,必須加快發展核武與長程導彈自保。

朝鮮半島核危機一旦走向戰爭,北韓以手上核彈、導彈攻擊美軍基地是必然的事,美國也不會猶豫以大殺傷力武器反制,到時候東北亞以至亞太島鏈都會成為攻擊目標,變成核廢墟絕不是不可想像的事。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