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勸君莫反郭文貴



郭文貴爆料是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最吸引世人眼球的政治現象。幾個月來,郭文貴先是從反對公安常務副部長開始,隨後戰火燒到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近些天來甚至改變了他過去不觸及更高層的立場,將中共最高領導人牽扯進來。在地球的另一端,北京當局則對郭文貴現象經歷了一個尷尬沉默、言論圍剿、政治打壓、最後動用外交、金融、法律等各種手段進行全面絞殺的過程。郭文貴和北京政府的這種互動不僅娛樂了國內外不少對中國政府不滿的民眾,也為外部世界提供了一個觀察一向封閉、詭異的北京政局的新維度。

中共當局對郭文貴採取各種手段進行嚴厲打壓本是預料之中的行為,這說明郭文貴的確觸動了他們的痛處。一些西方媒體用各種“技巧”的方式冷處理與郭文貴爆料相關的新聞也不足為怪,因為近些年來一些與中國有利益交織的西方政府和商業、學術等集團屈從中共的淫威已經成了一種“國際政治新常態”。我唯獨對海外民運的一些活躍人士也出面指責郭文貴感到十分不解。郭文貴不斷揭露中共政權及其權貴們的貪婪和殘暴,這些難道著不正是海外民運多少年來希望全世界所了解、所痛恨、所反對的嗎?

從中國自由民主命運的根本利益著想,我想勸海外諸君:且慢反對郭文貴!這首先是因為郭文貴所揭露東西能夠讓世人更加清楚地認識到中國政權的本質。郭文貴雖然不是中共官員,但是身為大商人,他與中共高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對於政府貪官們及其親眷的貪婪和醜惡、對於情報機構脅迫商人和其他人士參與特務活動的作法、對於官商勾結利用司法手段劫財的勾當等等,有著令人信服的具體例證。郭文貴提供的那些實例能夠真實生動地戳破中國官方媒體不斷製造的謊言,幫助人們更清楚地認識那個政權的卑劣和齷齪。

我反對指責郭文貴,還因為郭文貴的爆料行為在客觀上壯大了爭取自由民主陣營的聲勢,他一方面通過揭露當代中國政治、商業、社會的黑暗來凸顯了人民要求建立自由民主政體的政治合法性;另一方面也通過他高姿態的曝光聚集人氣,將自由民主運動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這些年來,共產黨對歷史全面歪曲和對持不同政見者殘酷鎮壓;不少短視的西方政客和商人也著眼於眼前的蠅頭小利,轉而對日益囂張的中國執政者實行妥協。因此,海外民主運動處於低潮,郭文貴的加入,客觀上起到了為民主運動助力的作用,應該歡迎。

與此同時,郭文貴的獨行俠式運作方式形成了一個新的令大陸政府害怕的政治反對運動的平台。在郭文貴的爆料中,有些是他過去親身經歷的事件,還有不少是在他出國之後、尤其是在公開成為大陸秘密的公開爆料者之後從國內收集而來的資料。郭文貴成了大陸不滿政府的民眾通向世界輿論、通向關注人權的國際組織、通向能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的正義力量之間的一個媒介。因為郭文貴的名聲和膽量,各種信息不斷地流向他那裡,他又將其散播開來,這對於大陸情況的透明化起著積極作用,也開辟了政治反對運動的一個新戰場。

中國的官方說,郭文貴是大奸大惡之人;海外民運中也有人說,郭文貴人品有問題。對郭文貴的人品我不了解。假如過去郭文貴真在中國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我也不會感到驚訝。要在中國發達而幾十年如一日地潔身自好、不做壞事,這樣的人是鳳毛麟角。畢竟那裡有一個逼良為娼的制度環境,又處在一個指鹿為馬的荒謬時代。但是,假如過去做過壞事的人站出來揭露正在做壞事的人,這總歸是一件好事;知情者的反戈一擊更能對這個不合理的制度、對仍然在這個制度中大行其道的壞人擊中要害。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助其一臂之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