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报》:在当局控制下的中国经济

2017年10月13日中国安徽淮北某地迎接中共19大的文艺演出。图片来源:路透社/Stringer

 

【今日经济 】 : 中共19大召开在即,法国《世界报》周末发表8个版面的特刊,从政治、社会、经济、外交等不同角度,介绍中国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强势集权五年后的国家现状。在今天的“今日经济”专栏节目中我们就向大家介绍《世界报》驻上海记者关于中国经济形势的分析报道。报道的标题是:“在当局控制下的经济”,文章认为,尽管中国官方话语不断提及开放经济,但习近平政权实际上加强了对私人经济的控制。

*

文章写道,9月25日,中国政府首次就企业家在中国的角色与地位问题,发表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一方面凸出企业家角色之重要,承诺要保护知识产权,另一方面也强调,企业家要爱国,要为人民的利益服务。《红色资本主义:中国脆弱的金融基础与强势的崛起》一书的作者Fraser Howie就此评论说,话说得很好听,但如果想在中国成功,你必须首先服务于党,而不是人民。《世界报》这篇文章指出,随着中共19大临近,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当局想尽一切办法加强对经济领域的控制,甚至不惜拆解那些雄心过于庞大的企业巨头。王健林就是一个例子。他曾经是中国最富有的人,不久前他旗下的地产企业万达还在收购好莱坞电影制片公司,在世界各地物价最高的城市收购豪华宾馆。但8月底,有传言说他被禁止出境,在此之前他还放弃了原本在泰晤士河畔距离伯明翰宫不远处的购地计划。除万达之外,复星集团、海航集团、安邦集团也都成为当局的目标,银行监管部门在今年6月下令各银行彻查这些集团的贷款偿付能力。

 

自2013年以来,仅这四家企业的海外并购行动就总计高达830亿美元。但是,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处于劣势、资金外流压力明显的背景下,这些海外并购行动开始让北京感到不安。2016年底,当局开始就所谓“非理性投资”发出警告。今年4月2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次讲话中更将金融安全列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元素。Fraser Howie就此评论指出,通过整顿私营企业,习近平表明,西方概念中的企业公私之分在中国不适用。其中当然有金融风险、有资金外流等特殊问题,但这些都是次要的。习近平最想证明的是:在中国社会中,没有哪个领域是他或中国共产党不能干预的。Fraser Howie认为这种趋势很令人不安,因为中国的国营企业近年来表现不佳,效率极低。

 

《世界报》文章总结说,对某些企业集团来说,政府收紧控制的后果尤其严重。万达集团几乎已被拆解,在以77亿欧元卖出77家旅店以及在13个旅游项目中的股份之后,万达集团已经只剩下对旗下游乐场的经营权,而这些游乐场的所有权已经换了主人。9月28日,国际评级公司标准普尔将万达集团的的信誉评级降至最低级。海航集团和复星集团因为管理较好而尚能支撑,但安邦保险则可能难以挺过眼前的危机。其领导人吴小辉因为与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孙女联姻而一度被看作是惹不起的人物。但自今年5月以来,安邦集团已被禁止出售保险产品。据彭博通讯社的消息,今年7月,安邦集团与保险业务相关的收入因此锐减99.6%。在北京大学任教的经济学教授Christopher Balding 向记者表示,收入如此暴跌之后,企业不可能不陷入破产边缘。但他认为安邦会平稳破产,央行想必会出手相助,避免企业骤然崩溃。6月底,安邦已经售出在各大国有银行的股份66亿元人民币。而吴小辉本人6月份被捕后就再没有公开露面。

 

《世界报》驻上海记者就此写道:这些清洗行动表明,中国当局为了维稳,不惜牺牲大型企业。但是,由于只顾眼前维稳,外界期盼的、也是当局承诺过的多项改革迟迟不能启动。某些观察人士还认为习近平在巩固权力之后,会启动改革,但持这种观点的人越来越少了。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他实在看不到任何事实或任何措施,可以显示习近平是自由经济改革派。文章指出,的确,习近平最关心的好像是国家的稳定,并为此不惜代价。文章引述Fraser Howie写道:短期内控制货币汇率,控制股市,甚至控制经济生活的规模是可能的,但这是一种限制性非常强的政策,从中、长期看,它会在经济生活中制造很多紧张关系和摩擦,使得经济生活无法适应变化。

 

法广RFI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