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真正的對手:政治機器人

——中共十九大領導層的不穩定性

 

何頻

 

https://si.wsj.net/public/resources/images/BN-VQ671_1018CC_M_20171017230115.jpg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開幕大會上。

他確實想改變體制

早上好,謝謝主席,謝謝大會邀請我參加這個有如此眾多國際學者、政治家參加的盛會。

這段時間以來,世界上各種媒體、各種人物都在猜測一個謎:兩個星期之後的中共十九大將會出現什麽樣的領導班子?這個班子,是強化了習近平的個人權力,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是一個政治派系平衡的產物?或者說,習近平並沒有像外界傳聞的那樣個人權力強大,反而被這次大會證明他只能接受體制的制約,最終他與前任一樣,曾經真想有所作為,但大會選出的班子顯示出來讓他難有施展。到底是哪一種情況呢?大家都在等待謎底揭曉。

但是我今天不想具體地去討論誰將在這次大會上晉升政治局、成為常委,或者哪些人會留任,哪些人是黑馬,那些人會落馬。我想強調的是,依照我目前掌握的資訊,習近平還是努力在想改變體制,雖然他表現出來的傾向,是會向傳統的個人獨裁方面轉變,還是會領導中國走向政治民主化,都缺乏足夠的信息來支撐任何一種說法,不能輕易作出判斷。但是從他在十八大以來的所作所為,顯示出來,他確實想改變這個體制。
但是中共的體制有巨大的彈性,同時也有非常堅硬的內核。任何一個人想要改變這個體制,都會身處極度的危險之中,習近平先生也不例外。這就是為什麼他從十八大以來,他真正做的事,最重要的並不是兼任了十幾個小組的組長,事實上那些小組大多數都是空有其名,並沒有真正實質性地推動變革。而他真正有所作為的領域只是軍隊。

為什麼他要從軍隊入手?這正說明他清醒地認識,自己要變革體制具有巨大的風險,只有軍隊才能成為他堅強的後盾、威懾的力量。這也說明,他只對軍隊有真正的控制力,因為在軍隊體系裡面,他是唯一的一個非軍職的領導人,雖然軍隊內部是派系眾多,但整個軍隊受制於文官系統,相對於其它系統要少很多。

從另一個角度看,習近平敢動軍隊的一個原因是:他知道這個軍隊已經腐敗到無法打仗,未來一段時間,也不可能具備打仗的能力。所謂中國與印度開打,所謂在南海交火,以及所謂大陸對台灣的武力統一,或者說中國在某種程度上軍事捲入朝核衝突……對於習近平來講,都是不存在的計劃!他需要的只是利用軍隊來顯示自己改革的決心,同時用軍隊來對企圖阻止他、挑戰他的權威的人,形成威懾力量。

習近平的對手是誰呢?外界有很多的想像、很多的描繪,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內部信息傳出來。這些消息有些細節可能是真實的,有些思路可能是正確的。但是,無論是江澤民、曾慶紅,還是李鵬或者其他的政治元老,他們由於年事已高,很難對習近平真正構成致命性的威脅。這些人只能通過代理人,發揮在公開的言論中看不出來的影響力,來牽制習近平。

譬如說,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江澤民勢力的主要代表,他雖然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靠後,但了解中國政治的人都知道,他是中國最強有力的實權人物,他對中國的行政體系、金融體系,甚至中國從上到下的黨政體系的了解程度和掌控能力,甚至對國際社會、媒體的實際操控能力,超過了習近平。他以支持習近平反腐的名義,實際上在中國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建立了自己的體系,插入其中——他是中國真正的二號人物。他對習近平的現在和未來的權力走向,都有巨大的牽制力。

政治機器

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雖然不是政治局常委,和王岐山一樣,幾乎可以肯定,會在名義上退出政治權力圈。但他這麼多年對政法系統的掌握,實力不亞於一些名義上比他地位更高的政治局常委,因為他掌握了刀把子。即使他退休之後,政法系統已經佈滿他的子弟兵。

習近平與這些實力人物會是一個什麼關係?這種關係是否會有突然的變化?不只是在十九大上會有所表現,而且更有可能在十九大之後的一段時間表現出來。

其實這些狀況的出現,反映出中共體制的力量。中國人都知道,中共體制,叫作“組織”。組織的力量遠遠大於個人的力量,具有不可挑戰性。它集中了、吸取了人類眾多政治規則、方式,有強大的適應能力、調節能力和殺傷力。任何一個人,掌握好了這個組織,就可以極大地擴大他的個人力量;掌握不好,組織就會把你吃掉,不管擁有什麼樣的頭銜。

我今天給這個組織,命名為:政治機器。

我們知道,英國科學家霍金說過,如果人類繼續研究發展人工智能,機器人會最終主宰甚至毀掉人類。但實際上,中國歷史上,人類歷史上,政治機器人已經出現!在過去幾十年間,中共的力量還比較弱,在熱戰和冷戰中,都沒有扮演主導性的角色。但是冷戰以後,中國與蘇聯和其它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完全不同,走了一條經濟改革開放的道路,改革開放使中國有了強大的力量。

幾年以前,大家還在嘲笑“中國製造”,是廉價的、粗製濫造的產品。但是這些巨量的廉價產品,產生了巨額的收入;這些巨額的收入、外匯,使得中共鞏固了經濟實力,度過了危機,強化了政治機器,使得其升級、進化,並向全球輻射出影響力、侵蝕力。

幾年前,我在美國國會的一個聽證會上提出,現在的美國不是能不能支持中國的人權、民主進步化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和價值的問題。因為中國的力量已經不僅僅打入、侵蝕了美國的系統,而且在全世界前所未有地滲透,包括對各國的政府、企業、學術機構和大學、媒體……西方在二戰和冷戰中取得了勝利,但是未必能抵擋得住中國經濟力量的誘惑。因為中共正好命中了西方社會最大的、永不熄滅的渴望,就是金錢!金錢!金錢!

我把這種現象,叫作“中國式的病毒”。這種說法,被認為確實是用來描述中國模式及其影響的一種形象貼切的說法。

但是很多人還是認為,中國的體制有巨大的不合理性,不公開,不透明,內部的衝突一直存在,矛盾會越來越積累、越激化,與西方民主體制形成強烈對比,而中國體制最終不能解決問題,會導致崩潰。

不過從目前看起來,盡管中共進行了激烈的權力鬥爭,中國發生了無數起劇烈的群體事件,老百姓在社交媒體上發出獨立聲音,但是總體來講,中共體制還是在升級過程中,中共的精英分子,不可避免地要和這個“政治機器人”進行磨合,才可能得到他們的名譽、利益。如果沒有利益,很難想像,會有這麼多人願意與這個體制拴在一起。腐敗,是這個政治機器生存的唯一基礎。

誇大了習近平的操控力

中共的反腐敗,並不是要摧毀這個機器,而是要用這個機器來分配腐敗利益,用反腐敗來保證這個機器更長久地運作——他不能允許任何個人的利益在這個體制中無限制地膨脹。反腐敗是這個政治機器的自我節制,而不是根治;腐敗是這個機器必要的“燃料”。

現在外界誇大了習近平的權力,誇大了習近平對十九大的操控力,低估了體制本身的力量。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習近平當然是想提攜自己的人馬,例如來自福建、來自浙江的官員,以及他熟悉的原來31集團軍的將領。但事實上,這些官員都需要經過幾十年曆練,才能爬升上來。這個過程不可能幾十年來一直都由習近平親自培養。他必須接受一些規則。而更多人,在歷史上與習近平沒有淵源,雖然他們現在爭相取悅習近平。

政治局常委,不論是五個人還是七個人、九個人,多數必然並非習近平的人馬,而是由前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前的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曾慶紅等人安插的各種人物。他們到今天,符合了進入政治局常委的資格。從目前來看,習近平在十九大的政治局常委的人數來講,遠遠不構成壓倒性的優勢。這對習近平來講當然是不可容忍的。我曾經建議取消常委制。

那麼可以想像,習近平為了實現自己的雄心,會設法讓政治局常委形同虛設。也就是說,在未來,讓政治局常委更少扮演真正決策的角色。比較更多地讓政治局擔負更多使命。雖然在政治局,習近平的人馬也未必能有壓倒性優勢,但他可以安插進更多自己信任的人,像上海的應勇,北京的蔡奇,重慶的陳敏爾,中組部的陳希,中宣部黃坤明,還有國務院的劉鶴,政法系統的王小洪……這些人在政治局中能成為他的堅強的輔助者。

不過對於習近平來講,他用這些人也有困難,這些人能被重用,是因為與習近平個人的關係,得到他的欣賞;但他們也表現出來缺少宏觀的視野、專業的能力,全國性和國際性的管理經驗,這些方面,其他渠道升上來的許多官員比他們要強得多。所以在政治局中,習近平未必有足夠的力量,像他在軍隊中那樣運用自如。

習近平下一步要改變的東西非常多,除了十九大的框架,他還要在經濟系統、黨務系統、宣傳系統、政府系統、人大系統、政協系統、外交系統、國安和政法系統……每個系統他都迫不及待地要進行變革。但是要推動變革,他必須像在軍隊抓出郭伯雄、徐才厚這些領導人,最近又抓出聯合參謀長房峰輝和政治部主任張揚,才能拿到軍權、打開局面一樣,在這些系統,也需要抓住最有實力的人物,當然,是以貪污的罪名搞下他們。

也就是說,十九大之後中共更多高官會被抓捕——他們現在在台上,十九大,他們會進政治局甚至常委,但可能也是走在前往秦城的路上。但這些人比軍隊的那些人更有實力,習近平是不是能取得最終勝利,還是未定之天。

“病毒”可能重寫人類文明進程

但十九大這個班子,與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的班子有個很大不同,這就是政治局常委會可能不再會重演過去各自為政的局面,也不會日常化,習近平可以否決他們。政治局可能每個月會開個會,比常委會更有決策力。但是不論十九大選出什麼樣的政治局常委、委員,其中有一些也會在十九大之後被清洗。清洗的人數越多,越顯示習近平的權威增長,權力提升。到二十大的時候,他就有更大的可能性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和地位。

不過根據我對中國體制的了解,習近平推動這場變革的難度,遠遠超過鄧小平,很可能超過毛澤東——不論他往哪個方向走,都是極有風險的。因為這個政治機器,你掌控不好,他會將你吃掉、同化掉。現在的判斷,我不樂觀,甚至可以說悲觀。習近平是否能二十大上繼續擔任中共領導人,值得懷疑。體制的力量比他個人的力量更強大,而他的力量要靠體制來運行。

在這種狀態下,除非出現中共體制無法控制的重大事件,否則政治改革、香港、西藏、新疆等地方的自治,不可想像。

現在,中共不但要將這個體制“人工智能化”,而且還試圖把它變成一個“永動機”,不斷升級,日益強大,恆久運作,永遠執政。這就不僅使中國的政治轉型遙遙無期,而且會進一步滲透全球、決定全球的命運。現在在世界舞台上,中國的力量已經不亞於美國,習近平受歡迎的程度在很多國家、商家,甚至遠遠超過美國總統。

中共輻射出來的,目前還只是“病毒”滲透,未來這個“病毒”一旦爆發開來,可能重新改寫人類文明進程,甚於冷戰、熱戰。

我希望我是錯的,我也相信這不是人類的末日,我只是發出警報,讓人們有充分的警醒。而人類一旦醒悟,總是可能避免滅頂之災。

(2017年10月6日在一個閉門的國際學術會上的發言。《内幕》7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非常赞同,跟何先生的想法接近,只是没有像何先生想得这么清晰明白。这个体制就像癌变组织,生命力极其顽强,力量具备时就会伺机扩散,健康组织根本无力抵挡。然而,癌变组织扩至全身达到极盛时,也是整个生命体的灭亡之时。希望人类能够像好莱坞片子中的情节那样,最终能够战胜快速生长的、力量强大的、异变的邪恶组织。
    悲哀。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