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改不是蔡英文獨角戲

林青弘

談起《中華民國憲法》,「冰斗」(台語音同「反桌」)就是最貼切的感覺。以大中國為規劃藍圖的憲政體制,很難想像適合台灣所需。政府官員口口聲聲說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事實上,忌憚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打壓與封殺,中華民國被迫改名已是國際慣例。台北世大運圓滿落幕後,官網的城市介紹,仍然把台灣當成「中華台北」,台北市位於「中華台北島」的北部。要說中華民國是獨立主權國家,恐怕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淫威之下,不能獨立自主,只能自我安慰。

蔡總統深知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的主權價值與存在意義,台灣人民就算要變更國號、縮減領土,縱然程序合法正義,對岸的中共若是不同意甚至武嚇反對,大多數的台灣人民,明知《憲法》不合需求,也不能自主改變。因為軍事恫嚇,不能看成是說說而已,面對國家未來與人民安全,嘴砲擋不住大砲、幹話抵不過生化,大家要嚴肅面對台灣的未來,憲改就是台灣捍衛民主自由,長治久安的必要途徑。

蔡總統在今年國慶文告提出朝野政黨領袖對話的芻議,如此政治宣示,益處甚多,非常需要跨黨齊心實現,為台灣找尋可長可久的國家模式。國家認同需要政黨領袖協商溝通,台灣內部只要團結一致,無論朝野如何面對中國崛起,不分黨派面對中共,都能累積強而有力的談判籌碼。兩岸困局不只是蔡總統的個人事,更是朝野政黨可以協商溝通的國事。

跨黨合作開創新局

中國國民黨面臨「九二共識」不再有「一中各表」的空間與曖昧,今後兩岸關係或國共往來,更需要新模式與新架構。對內可以滿足台灣主體性的價值與民意要求,對外要安撫中國的政治需求。台灣不能掉入一中陷阱,不能自動奉送台澎金馬為中國的政治貢品。台灣也不能矮中國一截,不能屈居地方政府或從屬自治區的不對等地位。對於民進黨而言,擱置台獨建國,託言台灣未來由住民自主自決以外,在處理兩岸關係時,仍然需要務實接地氣,妥協接受兩岸政治框架。

每個月發薪水就要募款或借錢,對於中國國民黨的往後發展,徒留窒礙不便,打擊政黨感情與黨內士氣,藍綠對話,一定有必要。政黨領袖在修憲共識上往前推進,形成共同框架、逐條審議的修憲空間,在各取所需的滿足下,每個政黨的最大公約數即能促成修憲成功。台灣需要憲政空間,不只是討論體制上的權責相符,面對中國步步進逼,更需要憲政上的反制高度和防禦體制。重新定義兩岸關係,解除統一前提,將「不統、不獨、不武」的維持現狀精神,確實明文入憲。

修憲若能成功,跨黨合作即能開創新局。國民黨面對執政再起需要新契機,民進黨處理兩岸、面對中國進逼都需要新籌碼,朝野在此緊迫壓力下,期待各黨領袖共同促成憲改會談。朝野憲改在一起,台灣未來更長久。

自由作家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