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對話的昨日與今日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繼國慶談話首度提出,在憲政改革推動過程中,將邀各政黨領袖會談後,蔡總統日前出訪前,再度呼籲朝野政黨領袖對話。對此,親民黨與時代力量反應比較正面,相關幕僚已初步會晤聯繫;最大在野黨國民黨的態度則比較保守,府與黨的幕僚長迄未能見面會晤。國民黨吳主席雖沒有拒絕,但強調要有誠意;而其黨內幹部則表示,基層對此反彈聲浪不小,黨主席指示要再多聽基層聲音,才會進一步判斷,目前態度傾向保守面對。

蔡總統此時拋出朝野領袖會談,憲改應該是主要議題之一。有鑑於當前的政治形勢,特別是國民黨自認黨產被抄家,一肚子火,是否願意平心靜氣從國家與黨的未來發展作最好的戰略評估,殊難意料。同樣的,蔡總統在已可聞到選戰氣氛的此時拋出這高難度議題,能否成局也不好估量。

在台灣,藉朝野對話而相互磋商,進而凝聚改革共識的,記憶猶新的是李登輝在1990年代兩度邀集朝野召開「國是會議」與「國家發展會議」,從而完成從動員戡亂體制轉型為正常民主憲政體制的民主化。儘管對這轉型的結果,仁智互見,但說那是上世紀末台灣關鍵性的改革,殆無疑義。

形成大妥協的共識

這兩次朝野對話,大背景是解除戒嚴、終止動員戡亂,要構建什麼樣的體制?建立什麼樣的政治新秩序?當時執政的國民黨不只是「完全執政」,而且還掌握絕對優勢,如果強勢一意而為,剛建黨不久的民進黨根本無力進行真正有力的杯葛。但是,正因為這改革牽涉國家社會長久有分歧的重大問題,如果沒有基本的共識形成一定的妥協,強行由「有力者」主導新秩序,那只會把緊張的力道留到後來,形成新的動盪。

不管什麼原因,當年構建的新體制、新秩序,經過20年的實際運作,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因此,修憲之議,一直未絕。現行體制,要架漏牽補過些時日,雖也沒有立即迫切危機,但長遠而言,許多政治紛擾勢將繼續不斷。當年李登輝的改革,一方面是回應在野的改革要求,一方面是客觀形勢的需要。現在,執政者主動提出憲改議題,當然有其認知。如此,就應該負責地提出相關的方案構想,設法說服在野力量與社會,推動改革的必要性,尋求其支持,真誠進行對話、磋商、妥協,建立共識方案;而在野一方也應戰略性地著眼於長遠的可能,共同參與構建一個自利利人的秩序方向。

在民主體制中,針對長久有分歧的重大問題,透過朝野的對話、諮商、協商,形成相互妥協的共識,這本身就有著重大的意涵。這意謂著國家社會發展的重大方向,不是像一般政策般,通過不同立場、不同主張之競爭或對決來作「力的決定」,而是通過對話、諮商、磋商,形成更廣大堅實之基礎,即民主秩序中最可貴的「大妥協」。只有這樣,國家社會才能在大的方向、秩序上,擺脫反覆紛雜的相互糾扯。

中共剛開完十九大全會,修正了黨的章程,宣告了「習近平時代」的來臨。這個新的時代,有著更強勢集中的一元權力關係,「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面對這強勢一元集中的政權,台灣如果不能通過政治過程形成一個和而不同之民主秩序,一直陷在反覆紛雜的相互糾扯,繼續互鬥互耗,那我們有本錢因應新形勢嗎?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