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国无需既定“接班人” 摆脱溢美才是新时代

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先生。(AFP图片)
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先生。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10月26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专访表示,他认为这次被写入中共党章的“新时代思想”很多都是50年前的毛思想,毫无新意。而一个没有既定“接班人”的国家才称得上是共和国。

鲍彤被当局禁言一个多月后,于本周四在北京家中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电话专访。对于中共政治局新一届常委会名单显示,“六零后”的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未能晋升常委。鲍彤表示,一个真正的共和国,无需事先安排“接班人”。他说:

“好像没有听说过哪一个共和国要有接班人。宫廷政治肯定有接班人,太子、王储。现在这是回归世界潮流啊,那就是不需要接班人了,如果是终身制也不需要接班。大概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会把中国当作一个共和国来看待”。

在中共最高层领导班子诞生之前,外界流传多个政治局常委班子的人选搭配。当本周三,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率全体常委公开亮相后,引起各界解读。鲍彤说,正是因为选举不透明,所以引起诸多揣测:“所以大家都要研究‘中南海学’,就像过去研究(前苏联)‘克里姆林宫学’”。

鲍彤表示,他对宫廷政治没有研究,但对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新时代”却有印象。他说:

“我脑子里面,新时代只有一个时代,就是列宁的时代,这是列宁自己说的。后来斯大林也说了,斯大林说的用意是要推出列宁主义。有了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还要有列宁主义?因为时代变了,是资本主义走向垂死,世界无产阶级要革命。进入这么一个时代,所以产生这么一个思想,就是列宁主义思想”。

对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鲍彤认为,汉高祖刘邦的新时代是开启汉朝,共产党的新时代应该是从毛泽东执政开始。他对此提出疑问:

“现在这个时代以什么为特征,要有‘新时代’就得有一个新思想,现在把‘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写进党章,这句话也不是新思想啊,是毛思想。这个已经是五十年前的旧思想,旧得不能再旧了,现在怎么变成新思想?我也搞不清楚”。

被问及十九大有无新亮点,鲍彤说,习近平带领新常委与记者见面时说,“我们不需要更多的溢美之词”,颇有新意:

“因为中国共产党历来非常喜欢溢美之词,就是歌功颂德。从共产国际以来都这样。既然共产党也可以不需要溢美之词,这倒有点新意。如果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溢美之词,我看这也许开辟了一个新时代,开辟了共产党不需要溢美之词,不需要歌功颂德的新时代”。

而一些在报道中很少给予中国“溢美之词”的西方媒体,如美国《纽约时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英国《金融时报》、英国《卫报》和英国广播公司等,就在中共新领导班子集体亮相当天,没有收到采访邀请函。当晚,在北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发表声明表示,上述媒体单位的记者被排除在外,使人只能认为,中国政府拒绝他们参加和报道习近平讲话,是为了告诫媒体不要对中国进行负面报道。这种用采访机会来告诫媒体不要对中国进行负面报道的做法,严重违反了新闻自由的原则。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嘉華 网编:李想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