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十月革命到中國革命


張博樹小檔案 
中國憲政學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也是《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著有《中國憲政改革可行性研究報告》、《從五四到六四:二十世紀中國專制主義批判(第一卷)》、《改變中國:六四以來的中國政治思潮》等。

江迅

張博樹認為,共產黨人引進「十月革命」並據此成就的「中國革命」,造成了中國現代轉型與制度現代化的巨大扭曲和中斷,所產生的惡果已被中共建政近七十年的歷史所證明。

中國憲政學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張博樹,九月二十九日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說:「十月革命百年是一個沉重話題,原因之一是我們迄今尚未從這段歷史陰霾中走出。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即,這個已經沒有懸念的會議,大致會延續習近平的『黨國中興』和『紅色帝國』之路。雖然從歷史哲學角度看,這終將是一場笑劇,相比較而言,十月革命和一九四九年革命還多少有點悲劇意味,但它卻有相當的現實能量,甚至具有某種正在崛起的影響力,乃至引起人們對文明性質和未來走向的彷徨。十月革命竟以如此形式貽害當今世界,這在十年前還是無法想像的。這也決定了,希望中國走向民主的人們註定要付出更多的堅韌、耐心和努力。」

《致命的列寧》是華文知識界反思十月革命的第一本出版物,作為作者之一,張博樹聲稱參與這本獨立出版品的工作十分有意義。他說,書中不僅有從哲學、歷史角度探討十月革命給中國及人類帶來什麼影響的學術論文,也有文學性較強的作品。張博樹與王天成是美國新創辦的《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在美國這些年,他依然關注中國問題。他發表在這一雜誌的最新研究《紅色帝國的政治經濟學——兼論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向》引起熱議。

違背人類文明基本方向

張博樹接受採訪時說,「二十世紀中國經歷了一個很曲折的過程,本來一九一一年中國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中國的現代化進程,特別是政治現代化已經有了一個方向,那就是要建設一個民主國家。但很可惜,十月革命以後在中國成立了共產黨,把共產革命當作中國未來的方向,當做解救中國的一個藥方。我們不否認當年的那代共產黨人他們有他們的理想,但經過一百年,最後的事實證明,一九四九年以後開闢的新的道路,實際上是違背了人類文明的基本方向。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十月革命對中國人不是什麼好的消息」。他認為,「俄國十月革命對中國帶來的最大也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馬列主義』的引入,但最終對中國的政治、社會發展都沒有起到好作用」。

張博樹在《致命的列寧》一書中的文章篇首就說,二零一七年,「十月革命」百年。這場革命引發的後果深刻影響、形塑了二十世紀人類史。它曾經被認為代表著人類的希望,最終卻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災難。二十世紀三大極權主義政權,它孕育了兩個,但這場革命本來是要「消滅階級」、乃至「消滅國家」的。它的使命中還包括和私有制、甚至私有觀念「徹底決裂」,這不啻於要向人性挑戰,當然,同樣敗得很慘。

他認為,「從歷史哲學看,這一切何以發生,又何以可能發生呢?特別是,『革命』的原發地是俄國,這個既被人讚頌、又遭人詛咒的國家如何成為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十月革命』改變了這個國家嗎?還是說,它的所有結果反倒證明著這個國家最傳統的那部分力量的強韌有力?在上述設問後,我們自然不會忘了中國。百年中國史,我們與『十月革命』有太多的瓜葛,剪不斷理還亂,至今仍未從它的巨大陰影中走出……既然我們還承認這是一場『悲劇』,某種深刻的、悲涼的東西總是值得挖掘的。這使我們在批判歷史的同時保持對歷史的一份虔敬,哪怕我們的心頭在滴血」。

中國也深受十月革命之害

張博樹在一萬五千五百字的長文《人性、歷史、帝國的多重變奏——十月革命百年祭》的最後章節,談了「十月革命與中國」。他說,過去一百年,中國也深受「十月革命」之害,雖然它是作為榜樣被激進的中國知識分子引進來的。毛澤東稱,「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據說這個革命「改變了整個世界歷史的方向,劃分了整個世界歷史的時代」。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之所以區別於「舊民主革命」,中國革命之所以成為「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其依據就在於此。中國革命還要走向「社會主義」並最終建成「共產主義」。這些就是中國共產黨人的「理想」,並寫進歷屆中共黨代會的綱領。

張博樹認為,歷經二十八年「苦難輝煌」,中國共產黨終於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正式建政,這令無數革命者歡欣鼓舞、淚流滿面,並被詩人胡風謳歌為「時間開始了」。然而,今天人們知道,這裏包含了多麼巨大的歷史悖謬。如果說,就俄羅斯而言,「十月革命」斬斷了它的制度現代化進程,把俄羅斯建設一個現代民主國家的時間整整推遲了一百年,且至今仍未有結果,那麼對中國來說,共產黨人引進「十月革命」並據此成就的「中國革命」,同樣造成了中國現代轉型與制度現代化的巨大扭曲和中斷,這個中斷產生的惡果已被中共建政近七十年的歷史所證明。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