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統江湖習近平 團派、海派成過往?

Hongkong Treffen von Xi Jinping und Leung Chun-ying (picture-alliance/AP/D. De La Rey)

習近平登上權力巔峰,思想寫入黨章,連美國總統都祝賀這位中國一把手取得了「非凡」地位。相比之下,政治局另外6名常委更像是給「習老總」打工的角色。如此抓權,究竟是為了什麼?

在十九大後的記者會上,習近平作了20分鐘的講話,介紹了其他六名常委。對於這個新領導班底的構成,外界曾經有諸多猜測和傳聞。在十九大會議期間,香港《南華早報》和新加坡《聯合早報》就提前公佈了"習李栗汪王趙韓"的名單。

"這次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常委的名單幾天前就被洩露出來了",政治學者、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說。"這是最高機密,如果沒有習老總同意,誰敢把它放出來,所以這肯定是習點過頭的。也就是說,習近平在幾天前就知道,這個名單不會動了。"

顯然,這是各方之前博弈的結果。普遍認為,汪洋是團派出身,一些人把韓正看作是江派("海派"、"上海幫")的成員。在曾銳生看來,這些派別已經不重要,他們"都是習近平要的人",習近平"是完全控制常委的"。

"全中國都是習近平的人"

他對德國之聲說,在目前的情況下,習近平就是不要再聽到,說誰是習的人、誰不是,只要愛國愛黨,就應該是習近平的人。"在過去5年,習近平已經把團派、海派都打垮了,現在提拔汪洋、韓正就是要給黨內其他派別看,不是要一直跟隨習近平才能得到提拔、重用。"

曾銳生也提到了李克強--這個被看作並非習派的領導人。他說:"十九大前的幾個禮拜,有多少傳聞說李克強可能要從總理位置上退下來,這要是習老總沒覺得可以,誰敢放這樣的謠言,他是國務院總理啊。這就是說,習近平已經在十九大以前把李克強好好修理了,李克強現在已經很乖了。"

十九大閉幕,習近平開始第二個任期,手中的權力遠遠超過前任。他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被納入黨章,成為繼毛澤東以後,將帶名字的"思想"收入黨章的第二人。

"路人皆知"沒有接班人

"思想"上,與毛澤東比肩。"執政"上,習近平也比前任更鐵腕、更集權。很多人注意到,這次的新晉常委中,似乎沒人像是習近平的"接班人"。對於這一點,政治學者曾銳生稱之為"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表示,習近平已經明示,不會在20大後把權力放下來。"習近平明顯在說,沒有接班人,你們也不要再提了。……至於二十大時他用什麼方法、什麼位置繼續維持權力,他可能根本還沒決定。"

在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看來,習近平甚至根本就不需要做出這樣一個決定。他說,"我之前就曾提出過,習近平會是中共最後一任領導人。這裡面有兩重意思:一是習近平會突破任期,不會交權,下面也就沒有接班人;二是,習近平的這種極權主義非常危險,會給中國政治、經濟帶來災難,而這種代價會發生在習近平的任期中。習近平任期的結束,也將意味著中共政治命運的終結。"

當然,習近平和中共不會認同這種說法。在習近平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十九大講話中,他提到了未來30年的展望,提出了讓中國"躋身現代化強國"偉大光輝目標。這一切當然是在黨的領導下。

追求權力,為了做事?

習近平的抓權,人人看在眼裡。他不但是黨政軍的一把手,也身兼多個"領導小組"的組長,被媒體封為"全能主席"。在習上台之初,一些政治觀察家對他報以期許,希望他能在將權力鞏固後進行"鐵腕"改革。如今,仍有學者持這種看法。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楊大利強調,習近平追求權力是和"做事情聯系在一起的",改變了胡溫時代"不折騰"的政治態度。

楊大利對德國之聲說,在十八大前的相當長一段時間,政治局常委屬於一個集體領導體制,各位常委各司其職,而這個體系在過去5年裡被打破了,無論是人大、政協,都要向總書記報告工作,權力變得更加集中。與此同時,習近平推動了一些重要改革。

"在海外,看到改革這個詞,就會想到經濟、政治的自由化,從這個角度看,會覺得政策沒有推動改革,可能還有所退步。但從中共領導人的角度來講,會覺得做了很多改革。"楊大利表示,在過去5年裡,反腐工作比較多,軍隊變革非常大,更重視環境保護。由於習近平的個人經歷,他對中國懸殊的貧富差距有切膚之痛,所以扶貧力度很大,強調要共同富裕。

這位美國政治學者表示,像習近平這樣經歷過很多的領導人,是會有一些歷史使命感的。他的公開發言雖然有一些是政治語匯,但也不完全是空話。他提到,習近平在見記者時強調,希望能有新作為,做一些事情。"可能感覺時間有限,能做的事情也有限。……覺得需要更有力的權威,讓社會更加守規則。"

德國之聲中文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