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需要中美友好關係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左)與美國總統川普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美時表示希望中美保持友好關係,不但為特朗普訪華之行鋪墊,也是新加坡的生存之道,同時讓亞洲各國不用在中美之間靠邊站,被兩國爭霸波及,損及國家的核心利益。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訪問白宮,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談。他坦率地提到,新加坡希望美國與中國建立良好的關係,有助亞洲與世界的和平。他也帶來禮物給美國,宣布購買美國波音客機三十九架,包括二十架七七七和十九架七八七,為美國創造至少七萬個就業機會。特朗普對於新加坡購買波音客機表示感激,也對這位周旋於中美之間的華裔政治家給予極大肯定。

李顯龍在此時此刻訪問美國,正是北京十九大閉幕的重要日子,也是新加坡與中國外交破冰之後的重要時刻。這個城市國家近年曾與中國外交關係陷入寒冬,裝甲車在香港被扣,只是冰山的一角。在南海問題上,新加坡被視為站在美國的一邊,也因此觸怒了北京,進而導致北京的反彈。但隨後李顯龍於月前訪問北京,極力修補關係,不要讓他父親李光耀當年辛苦經營的中新特殊關係付諸流水。

中新關係特殊,不僅是因為新加坡的七成人口是華裔,也因為新加坡的建國,與台海兩岸都有淵源,新加坡的空軍基本上是台灣的退役空軍將領參與創建,新加坡的部隊在寶島訓練,稱為「星光計劃」,而新加坡早在八九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之初,就投資蘇州工業園區,在管理方法與國際人脈上,提供重要的靈感。

但最讓全球華人矚目的,還是新加坡為兩岸關係搭上了一道橫跨台灣海峽的政治橋樑。一九九三年,汪道涵與辜振甫在新加坡會談,轟動全球,也讓兩岸的和平關係奠下了重要的基礎。這也顯示新加坡的獨特地位,具有被兩岸信任的特色。而在二零一五年間,習近平與馬英九的高峰會談也在新加坡舉行,打破兩岸的僵局,也讓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都感念不已。即使到了這次中共十九大,習近平在三個半小時的演說中,還特別提到「兩岸領導人的會晤」,就是指二零一五年的「習馬會」,展示北京對於「老朋友」都不會忘記。

但中新關係的天空一度烏雲壓頂,南海島嶼的主權之爭,新加坡的立場被北京視為偏向美國,強調南海的自由航行權,而北京則認為,南海的中國島嶼主權並無影響任何國家的自由航行權,指出這是混淆視聽。由於新加坡是美國的重要軍事基地,為南海巡航的美軍提供後勤支援,而新加坡對於中國在南海造島等議題,不斷與美國同聲同氣,讓北京不快,這都為兩國的關係投下了難以消除的陰影。

其實北京也在亞洲的戰略中布局,極力加強與大馬和菲律賓的外交關係,對新加坡是隱形的制衡。在大馬的皇京港投資,要取代新加坡在馬六甲海峽的角色,這對新加坡構成了極大的威脅。而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從過去馬尼拉的親美政策,改為與中國修好。這也使得美國失去在菲律賓的影響力,無復當年地緣政治上對菲律賓的仰賴。新加坡的戰略位置對美國越來越重要,但也導致北京的猜疑。

不過中新雙方歷盡劫波,終於一笑泯恩仇。新加坡決策者最後發現,新加坡的最大國家利益,其實是要在中美兩大強國中保持平衡,不要靠邊站。最有智慧的策略,就是鋪設一道外交橋樑,讓中美新三國都可受益。這也是為何這次李顯龍在白宮公開提到,期望中美建立友好關係,才能為東亞和平與世界穩定做出貢獻。

這也是亞洲很多國家的期望。他們不希望在中美兩國之間作出「痛苦的抉擇」,而是希望可以分享中美兩國的優勢與經濟的利益。沒有人可以否認中國快速崛起所帶來的商機,也不能抹殺中國「一帶一路」的巨大誘惑。但另一方面,美國強大國力的支撐、美元的優勢與金融勢力的助力,都是不少國家不可或缺的資源。如果贏得兩個世界的肯定,就可以使得亞洲更趨和平穩定,不要陷入權力的動盪中,不要被中美爭霸的浪濤所波及,損害了自己的利益。

其實中美兩國都在為自己的核心利益而博弈。特朗普今年十一月間訪華,與北京在十九大之後的新領導班子見面,也將為未來五年的中美關係定調。新加坡的核心利益就是推動中美加強友好關係,不要讓亞洲其他國家被迫要靠邊站。這才符合今天全球外交實踐的發展,避免零和遊戲,告別冷戰時期的意識形態,才最符合各方利益,不再進入「非此即彼」的漩渦中。

當然,特朗普訪華的關鍵議題是朝鮮問題。如果美國在台灣問題對北京有所承諾,不干擾台海和平統一的進程,北京將會在朝鮮問題上助美國的一臂之力,加強制裁,讓朝鮮的糧食與能源領域都要承受強大的短缺壓力,最後金正恩要坐上談判桌來解決廢核問題。這是特朗普孜孜以求的亞洲之行的目標。新加坡推動中美友好關係,剛好為特朗普的北京之行作出重要鋪墊。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