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收緊自治 香港一個獨特功能將消失

陳帆川

上周到中文大學,看一齣有關反右運動的紀錄片,現場座無虛席,據目測絕大部分是內地生。有人問導演:「這部片子,大陸能放嗎?」導演沒有回答。那一天,是十九大報告重提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的翌日。

對於一國兩制,內地同胞傾向強調「一國」,對香港人一直以來的優越感看不過眼,認為是時候平起平坐;與此同時,「港漂」們卻在享受「兩制」帶來的寶貴空間,包括資金保障、教育認受性以及一個認識歷史的機會。隨着中央對「兩制」的定義日益收窄,對於內地年輕一代來說,不見得是好事。

當日放映的紀錄片《遼西紀事》,藉老百姓追查祖先檔案的經歷,講述1950年代末一批被劃成右派的知識分子,被送往遼寧省西部接受勞教的遭遇。鍾情反右和文革題材的導演胡杰,映後接受觀眾提問,迴響熱烈。這樣的政治題材,如果放給時下香港學生看或者會全場打瞌睡,畢竟裏頭談及的政治運動對新一代來說非常陌生。不過對於來自內地的莘莘學子來說,卻是非常地切身。

「我想尋找爺爺當年的檔案,但都找不到方法……」有內地生稱,看完該片後重燃追尋先輩檔案的念頭;另一名內地生隨即舉手,提供建議:「我靠了一些關係,找到了爺爺的檔案,可以跟你分享一下……」亦有人說爺爺當年從勞教回來後,對箇中經歷三緘其口不欲多談,「我是看了這部片子,才對當時有所了解」。

整場分享會的氣氛非常特別,明明發生在香港,卻為香港人所陌生。一張張年輕臉孔訴說着同一個時代背景下的家庭經歷。而那些故事對於香港同齡人來說卻是非常遙遠。但這樣的一個分享會又不大可能發生在內地,因為太敏感了。所以對於那些南下讀書的年輕人來說,香港還是獨特的,從這裏可以認識祖國、歷史甚至先輩祖宗的另一面,亦證明香港之於大陸的功能不限於供應正牌化妝品與廉宜名牌袋。

還能否擔當內地同胞認識祖國的窗口?

只是這樣的空間不知再能維持多久。《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在本周十九大閉幕前夕發文,解釋中央對港的「全面管治權」。文章以2014年「一國兩制白皮書」作基礎,直指「一國兩制」不等同「一國兩治」,批評香港有些人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認知存在『過高想像』,也就是對高度自治權懷有不切實際的期望」。

可以預見,官方只會持續以「白皮書」作基礎貶抑「兩制」、矮化「自治」,過程中必然收緊言論自由。未來香港還能否擔當內地年輕同胞認識祖國的一扇窗口呢?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