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媒體監管:「盛世」景象,如誰願?

梓鵬 BBC中文記者

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之際,中國網民的輿論空間正在縮緊,精神食量正在日漸匱乏,他們也正自願或者不自願地「與外界隔離」。這「盛世」景象,如誰願呢?

2011年,微博平地一聲雷,在"溫州動車事故"中改變了信息源的傳播方式,給予了大眾一個各抒己見的平台和機會。

此後,微博網友更是越發給力扒出了紅十字會吃捐款等問題。微博更是成為外媒了解中國時政和普通人聲音的重要窗口。

但上月底,新浪微博的公告稱向所有用戶公開招募1000名微博監督員後許多用戶噤聲,微博的活躍度一線下降。而且自10月1日開始,新浪微博必須進行實名登記。

當然對於網絡欺凌和詐騙等問題,此舉確有作用。但醉翁之意不只在酒。

拱手相讓群主之位

近幾年微博戾氣稍重,中國網民開始轉至封閉的社交媒體微信。前兩年微信還是天津爆炸和中國股災等大事件的信息源,網民對時政能各抒己見。不過,上月底,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對網絡群組討論加強管控。

簡而言之就是"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

微信
中國當局近期發佈了一系列新規定,加強對網絡輿論的管理。

規定一出台,嚇得筆者一位喜歡建群的朋友趕緊拱手相讓自己的群主之位。她說:"我幾天內讓出了幾個群主之位。還解散了幾個群。"

在中國,像這位前群主者眾。這不,管控目的達到了。

倒下的VPN和淪陷的WhatsApp

中國網民不笨,知道微信群聊天后台有監控和微信平台有關鍵詞屏蔽功能。於是乎但凡有點招和辦法的網友一開聊"機密"就搬去臉書旗下的社交平台WhatsApp。畢竟今年7月前,此地還安全,眾人認為這是外國公司的平台,應該安全。

直到今年七月中旬,中國有關部門一聲不響的技術干擾給WhatsApp海內外用戶一個大"驚喜"。用戶不得不使用VPN才能順利傳輸視頻和圖片。

沒有VPN?那對不起,當時就傳不了視頻和圖片了。

幸好這個干擾和間斷只持續了幾天,又恢復了正常。但網友知道,中國的有關部門"小試牛刀"後,WhatsApp也淪陷。

九月初中旬,干擾又來了。這回淪陷症狀一摸一樣。

只是網友們可用的VPN少得可憐。

中共十八大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親自擔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對網絡出擊。

今年8月1號,蘋果的中國商店下架了60多個VPN應用。

在中國大約7億網民中,有約2億網民經常使用VPN閲讀在國內被屏蔽的內容,包括像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社交媒體內容。

開發商們一片怨言,稱向蘋果上訴。有用嗎?

整頓VPN的動作從今年年初開始。今年1月中國工信部宣佈,所有提供VPN的開發商必須從中國政府取得牌照。

「19大之後恢復正常」?

好吧,國外的東西看不了。看看國內的吧。國內也好不到哪兒去。

比如今年6月,中國的廣電總局叫停網站視聽節目。被要求關停試聽節目服務的有微博,ACFUN(俗稱A站)和鳳凰網等。因為它們不符合國家規定的時政類視聽節目和宣揚負面言論的社會評論性節目"。廣電總局想要達成,"進行全面整改,為廣大網民營造一個更加清朗的網絡空間"。

網絡一片哀嚎,年輕網友們開始"哀悼"A站。

中國網友眼裏快人快語的"金姐",也不得不在8月底跟觀眾朋友們說後會有期。中國變性人金星的電視脫口秀於8月底被叫停。目前尚未接到複播的消息。金星的秀關注民生,重點在文娛。上節目的多為明星,甚少談及時政。不過"金姐"這麼快人快語,網友稱"啥都敢說",萬一說多了,說過了如何是好?還是先叫停吧。

jin xing
《金星秀》於今年8月底停播。

沒了中國上半年網紅級的脫口秀相伴,網友們想,我還有陪伴了二十幾年的《鏘鏘三人行》。咔嚓,九月中旬,這節目也被就停。被叫停的還有鳳凰衛視的《時事辯論會》、點評國際新聞的《震海聽風錄》。據中國的《新周刊》統計,《鏘鏘三人行》對56%的觀眾有觀念上的影響。

觀察人士認為,中共19大即將召開,當局循例收緊對媒體的限制。

十八大前中國政府也對媒體加強新聞管制。一些網民也表示理解,也寄希望於未來是否會放開媒體和網絡環境。

VPN供應商Green的客服在回答客戶的在線問詢為何無法登錄時說:「19大之後恢復正常,VIP補償一個月。」

真的過了19大,網友就與這個世界重新連接了嗎?

等著吧,18號就開會了。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