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議會 虛假的授權

政府上星期提出無約束力議案,要求議會支持政府「三步走」落實一地兩檢。民主派奇招突出,以即時審議《銀行業修訂條例草案》,阻止政府按計劃開始辯論議案。一直強調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的林鄭月娥露出真面目,警告不排除同步啟動「三步走」。議案今、明兩天繼續辯論,如無意外將通過;但議案即使經這個不公義政制扭曲的議會通過,也只是林鄭意圖製造虛假民意授權的招數。

救援安排至今未公開

政府現在的架勢,就是無論如何都要強推一地兩檢。但一地兩檢牽涉的問題,已不單是違反《基本法》與否的憲法問題,也不止是越境執法隱憂、兩地法律差異引申的具體執法爭議。針對隨時人命攸關、可大可小的不同實際處境,如何處理解決,政府至今仍未公開清楚交代。

例如保安局長李家超早前表示,一地兩檢下人們在西九站內地口岸區,以及屬於大陸管轄範圍的高鐵車廂上,一旦遇到緊急狀況求助,會由內地部門處理;但為方便港人,他正與內地商議,爭取讓市民打999,然後轉駁到內地部門。不要說這安排還有待爭取,就算打999可轉駁內地部門,屆時若有人在港境行駛的車廂昏迷,求救電話轉駁內地部門後,內地部門會如何處理?再駁回香港消防處召喚救護車,然後進入內地管轄範圍救人?抑或待列車進入內地後,才由內地救護人員接應?

林鄭批評非建制派議員「無所不用其極」拉布。但正如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日前談到香港制度時所言,立法會可以有反對派,可以否決政府議案,也可通過拉布阻延政府議程,全部是香港法律、《基本法》及立法會《議事規則》容許,並且是一國兩制的一部份。「無所不用其極」的其實是政府,為強推一地兩檢,不惜一切。

泛民早在八年前已提出一地兩檢的法律問題,時任運房局長鄭汝樺為爭取高鐵撥款,曾公開表示不排除若無法實行一地兩檢,可研究折衷方案,例如兩地兩檢。眾新聞早前整理過去的資料文件,綜合出一地兩檢在2014年10月拍板(即傘運爆發後不久)、2016年2月港澳辦交設置佈局方案予特區政府。但過去一年多,政府一直沒交代與內地磋商進度與詳情,到了今年七月底現屆政府公佈方案,即採取公眾只能就範的態度。

一地兩檢屬中央任務

這幾個月來,非建制派、法律界(除大律師公會)及民間均提出了不少質疑,指出政府的方案法律上違反《基本法》,實際上也未必如政府形容那樣方便具經濟效益,並要求政府就此重大議題先作公眾諮詢。但政府充耳不聞,而且態度傲慢。民間提出其他方案,政府均拒絕對話討論研究,運房局長陳帆只說,民間的構思無新意、不切實際,政府方案才是最佳方案。至於大律師公會那篇連標點符號只有177字的聲明,沒有任何立場或觀點,只弱弱的促政府及時向公眾提供「三步走」詳情,如此「謙卑」,政府卻依然故我,指社會已有充份機會討論。

事實擺在眼前,政府心急強推一地兩檢,原因只有一個,因為這是中央派下來的任務。議案通過後,跟手與內地達成合作安排,由人大批准確認,到最後一步的本地立法階段,一地兩檢的問題會越揭越多,但到時林鄭一定以米已成炊,大律師公會之類就算提出甚麼異議,也無補於事了。

林檎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