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前秘書「腳痛」拒赴十九大 解放軍前大校:不滿習搞個人崇拜

 


百歲高齡的李銳是中共改革派老人的代表人物。



中共十九大後日開幕,各路代表昨陸續「喜氣洋洋」赴會。《蘋果》獲悉,被內地左派視為「骨灰級黑毛(反毛澤東)」、「叛徒」的中組部前副部長、毛澤東前秘書李銳,雖收到當局信函邀他作「特邀代表」出席十九大,但他最終決定不去,原因是「腳痛」不便。解放軍前大校羅宇認為,李老拒出席顯是表達不滿,不願為習近平站台。

接近李銳的人士對本報證實,李老早前已接到當局信函,邀請他作為「特邀代表」出席十九大,黨內雖不少改革派老人都希望李能應邀,代表他們在十九大「發聲」;其中前國家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更主張「必須去」,並給李銳寫下幾條建議,希望李老在會上陳言;包括「不要搞個人崇拜」、「對知識分子更尊重寬容」等,但李銳最終決定放棄參加。

為中共黨內少數開明派

「他的腿不好,腳痛,現在還是不方便,所以不去(十九大)了。」《蘋果》記者昨致電李銳家,其家人這樣回應。本月8日,同為中共黨內改革派代表的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長何方出殯,李銳因腿疾未能去送別,由夫人張玉珍作代表出席告別儀式,並致送花圈。李銳、何方、杜導正都屬中共黨內為數不多的開明派人士,李、何都是被奪權前敢言雜誌《炎黃春秋》的顧問。

李銳作為中共延安時期(即30年代中共在延安轄據時)參加革命的元老,曾任毛澤東秘書、中組部常務副部長,地位尊尚,但因其對毛「不恭」及對中共多有批評,被視為黨內「異類」,退休後僅1997年十五大時獲以特邀代表出席。

毛左轟組委會「眼瞎了」

此次十九大當局「欽點」他,一度引起內地毛左們不滿,指十九大組委會「眼瞎了」,「這是對毛主席的極大不敬和污辱」。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現居美國的解放軍前大校羅宇接受《蘋果》電話採訪表示,中共黨代會特請老人參加都經仔細斟酌,因要對外傳遞某種訊息。習近平邀李銳也有目的,最大可能是要李代表黨內不同派別聲音,「但李老拒絕了,原因表面上是腿恙,但我相信他其實要對習表示一種姿態,就是不滿意,不滿意搞個人崇拜,不滿意扼殺不同聲音,不滿意封殺網絡等」。

羅宇指,中共黨內用肢體語言對「黨」表達不滿例子很多:「1955解放軍第一次授元帥銜,彭德懷具體操辦,把自排第二,跟在朱德後面,結果授銜儀式上林彪、劉伯承因缺席,說我不舒服,不參加了。他們就是用這種方式對元帥排名的不滿,讓毛澤東難堪。」


李銳(右二)早年前往趙家悼念趙紫陽。

延安時期元老 文革蒙冤20年

李銳出身於民國初年湖南一個官僚富紳家庭,但背叛自己家庭,讀大學時投身中共革命,成為延安時期的元老。他因有大學學歷,於中共黨內少有,建政後受重用,35歲出掌中國水電建設,40歲又兼毛澤東的秘書,前途大好。

廬山會議遭撤職除黨籍

豈料1959年廬山會議出現「彭德懷反黨集團」,李銳受牽連被戴上「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帽子,遭撤銷職務,開除黨籍,下放北大荒勞動。文革期間又因得罪陳伯達,被關押在秦城監獄;直至文革後復出,蒙冤20年。

李銳最富戲劇性經歷是在延安與前妻范元甄的恩怨情仇。《炎黃春秋》曾報道,范比李小四歲,長相漂亮,寫得一手好字好文章;1943年中共「肅反搶救」,李銳被保安部門抓去審查,范則由黨組織派人「幫助」。

而代表黨組織幫助李妻范元甄的,就是後來成為中共書記處書記的鄧力群;有婦之夫鄧在窰洞為有夫之婦小范做思想工作,做着做着兩人就滾到炕上去了。李銳出來後毅然與范離婚並大病一場。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