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常委顛覆性的變化

何頻


【編者按:本文刊登在《明鏡月刊》(總第86期)2017年4月號上,是由明鏡火拍上四個電視節目整理而成,節目視頻鏈接詳見內文。】

香港《亞洲週刊》2016年5月刊登了對我的專訪,在這篇文章中,我主要談了對中共十九大可能出現的變局的看法。沒想到,這些看法引起了很多的評論甚至爭議。主要是我的看法,不太符合人們對中共黨代會的傳統預測和分析。在這次專訪當中,我主要講了三點:

第一,要不要繼續維持以前的對政治局常委的年齡限制,也就是所謂“七上八下”(67歲上,68歲下)?在十九大上這種限制是不是還要繼續沿用?我表示很大的懷疑,認為沒有很大的必要性;

第二,我認為不應該在十九大上確定“王儲”,因為確定“王儲”這種方式,使繼續擔任領導人的權力很有可能向“王儲”那一方面轉移;

第三,政治局常委這種體制,有沒有必要存在?這是大有可議的,我認為,這是中國政治封閉性的一個主要來源,權力鬥爭的一個根源,它造成最高領導人的權力過分地分解,不能集中,常委制沒有必要繼續存在。

我沒有“放風”的義務

這三點看法提出之後,出現不同的見解。這當然是正常的。但是其中有不正常的一點,也是我在評論中國政局的時候時常感到遺憾的,就是有人提出,我的這些看法可能來自中共高層的“放風”。我不知道別的媒體報道中國或者評論中國,是不是“放風”,但是至少我知道我自己,《亞洲週刊》這篇訪問,既沒有人對我“放風”,我也沒有“放風”的義務。我這些看法,也不是一時心血來潮,我與許多在中共體制內工作過的人、對中共體制很有研究的學者,進行了很多年的交流和討論;我自己也在過去幾年中不斷就這些問題深入思考,根據我對中共體制運行的情況和政治取向,做出了這些分析和預測,中共在十九大上有可能實行,也有可能不實行。如果實行,是因為我確實講到了中共體制裡面的一些根本的問題;不能實行,是因為中共體制有它的慣性、惰性,以及跟其它體制一樣,有利益集團的糾結。這種體制,變革起來是很艱難的,即使在我看來變革很合理、很必要,他們也未必按照我的想法去實行。這裡我講出來,主要是我的一些思考。但是後來情況發展變化,似乎真的成為了某種可能性。

我提出應該廢除政治局常委,我希望將之廢除——我曾經開玩笑,最好十九大廢除政治局常委,二十大廢除政治局委員,二十一大廢除中央委員會……雖然是玩笑,但也是我的期望。我同時也指出雖然必要性和緊迫性很強,但阻力也很大,所以真廢除的可能性比較低,我還是傾向於推測會繼續保持政治局常委。這也就是為什麼明鏡要出版一本書——《中共十九大常委》——這個書名和內容也就反映出,我們還是認為,保留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是偏大的。我只是希望,在最後一瞬間,顛覆我們現在的認知,將政治局常委這麼樣一個根本沒有必要存在的體制給廢除。

有人一口咬定,這肯定是習近平授權給你的想法;也有人斷言,這就是支持習近平搞個人獨裁、集權。但我發現,提出廢除政治局常委,並不是我的發明。早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所的所長嚴家祺先生就提出,應該廢除政治局常委。我之前不知道嚴家祺先生有這麼一個說法,現在才找到這個發明人。我不相信嚴家祺先生當時提出這種想法有後面的政治勢力,我更至少知道我自己提出這種看法,很大程度上是我自己一廂情願。

“七上八下”紅線應撤除

關於年齡的“七上八下”,有人也猜測,這是不是代表王岐山勢力、或者代表其他不願意退下的政治局常委“放風”?因爲有政治局委員很想進政治局常委,如果將“七上八下”廢除,這些人就有可能實現“常委夢”。坦率地說,我並沒有考慮這些因素,更沒有考慮最敏感的、大家最關心的現有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留任,是不是跟這個廢除年齡限制有必然關係。

我們知道,王岐山在現在的政治局常委中是能力比較強的,在中紀委書記任上,他也幹出了一番事業出來——不過這個事業很受爭議:一方面很受讚揚,認為中共反腐敗有了實質性的動作,但另一方面也受到很多人的批評和質疑,認為是習王“選擇性反腐”,並沒有從根本上觸動中國的腐敗機制本身;同時,中紀委本身也是一個亂權的機構。我不確定王岐山是不是會繼續留任,這個變數很大。但我傾向於認為,他留任的可能性越來越低。具體原因,我將另外找機會說明,因為這是一個比較大的話題。這裡我要強調的是,破除七上八下的說法,在中國大陸得到了很多共鳴。在我的訪問之後,中共體制內有位人士,就說中共並沒有“七上八下”的規定。他的說法當然是不對的,人們在過去這十來年看得很清楚,“七上八下”就是一條紅線。但他的說法,與我的說法,有意無意地形成了一種呼應,說明破除“七上八下”的年齡限制,有了一種可能性。最近,一位中共元老——政治局常委、前中央組織部部長、發現和推薦胡錦濤進中央的宋平,也說了,幹部到了一定年齡,還是可以發揮餘熱。這種說法,好像更進一步為“年齡不設線”掃除了障礙。

“年齡不設線”很重要的依據就是:隨著科學發展、醫療水平提升,人的生理年齡、身心的真實能力,與過去有了很大不同。人不僅壽命更長,能夠有效工作的時間也拉長了。“一刀切”的方式,既不符合現實狀况,而且讓一批人過早地退下來,也是對政治資源的浪費——這些都是基於中共體制本身思考的,並不是站在體制外和批評的角度。我提出破除年齡限制,不是僅僅以王岐山或其他某位領導人為動因,而是從現實政治的角度來講,年齡放寬,應該是一種趨勢,這不會因為王岐山的上或者下而遭到根本否定,應該成為中共未來認可的定論,新的規則出現的可能性比較大。

《中共十九大常委》修訂版。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漫画宣布习名入党章时胡锦涛闷读 温和派李源潮张春贤刘奇葆杨晶宋普选曹建明孙政才阢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